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見慣不怪?

專欄
2019.08.03
81
撰文:彭秀慧

img_7620
上周末,我的小契女來我家作客,正當她興高采烈地在我家天台玩肥皂泡波波時,她的眼睛忽然定着,大聲尖叫:「牛呀!」我循着她的目光看去,離我家不遠處的草地正有一大羣牛在棲息,吃草。契女繼續尖叫:「真係牛呀!真係牛呀!點解會有牛嘅?契媽!點解你好似冇嘢咁嘅?」對於住在鄉村多年的我,看到牛隊是平常,自然不過的事;但見契女發光的眼睛,想到她從來只會在教科書,電視裏看到「牛」這種動物,看到「真的牛」一定非常驚訝,我唯有向契女慢慢解釋:這班「流浪」於西貢的牛羣,是被漁護署放野的牛隻,牠們常常連羣結隊「周遊列國」覓食;我和村民已經把牠們看成是街坊。去年有一頭小牛仔和媽媽失散了,還受傷流落在我們這條村,我們其中一個村民擔當起暫養媽媽,收留了牠,為牠請來獸醫照料牠的傷口,又從牧場訂購鮮奶供牠營養,這件事甚至團結了我們所有村民,一起關心小牛狀況;待了一個多月,小牛終於可以和媽媽重逢,小牛再次回到牛羣大隊,是真正的大團圓結局。
看見牛牛,是我的生活日常,見慣不怪,我樂於有這種日常。
鏡頭一轉,跳去前天我去做 facial。
做facial和剪頭髮一樣,是單對單的服務,提供服務者和被服務者在非常親密的距離相處,聊天在所不免。風花雪月,話題始終還是會回到近日社會狀況。小姐一面為我按摩臉龐,一面平常地說起:「尋日喺正我屋企樓下添啦。」「噢,是嗎?你……住在上環?」「係呀。」「咁點呀?」「都係嗰啲囉……掟吓煙,好似有射啲唔知乜嘢,總之都係嗰啲囉……好嘈。」說的時候,沒有情緒,語調沒有任何高低起伏,我想起,這會不會就像是我和小契女對那羣牛不同的反應?是因為你已經見慣了,所以如此冷靜?我也好想像契女一樣問:「點解你好似冇嘢咁嘅?」
今時今日,香港人對於示威遊行,警民衝突,街上橫飛的催淚彈,橡膠子彈大概已經變成「都係嗰啲囉」,以往只在電影電視見到的畫面現在都變成身邊發生的「日常事」,但我們始終不能把習慣和正常放在一起,或者讓不正常變成習慣。警察舉槍射擊市民是不正常的,學生寫好遺書放在背包上街是不正常的,無辜市民回家時無端受襲是不正常的,記者會都沒有回應市民最急切的訴求也是不正常的,還有太多太多的不正常,我們又怎能將之都成為「都係嗰啲囉」?

img_4498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img-762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