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回憶之場景

專欄
2019.07.21
152
撰文:彭秀慧

img_6307

台北是我到訪最多的一個城市。每一次來台北我都會來東區逛逛,即是忠孝敦化站附近一帶的小街;這裏有很多女生時裝店,咖啡廳,或者幾家晚飯的好地方。從我第一次來台北(應該是十多二十年前?),這幾條街基本上還是那個模樣。但因為每次和我一起來的伙伴都不一樣,隨着回憶漸厚,現在我來到這區就會有時空錯亂的感覺;我總好像在某個街角會突然看到某年自己曾經和誰走過,地上的行人告示字眼,是某次我和那誰在這裏拍過照,那家小咖啡廳曾經有我和誰聊過天;甚至是同一家餐廳,我也試過和不同朋友來進餐;這些年來,和不同朋友走過這幾條相同的街道,做着一樣或不一樣的事,當然,還包括了不同年代的戀人。而因為有着這麼多回憶,這個地方就再不是單單幾條步行街。也許你會想起,上次和你同行的人,原來已經是你和他 / 她最後一次或唯一一次的共同台北(異地)回憶,一些殘餘在腦海,不特別重要卻又深刻的記憶。沒有刻意想起,卻是眼前的景象重播了你人生某些片段。
一個地方所能勾起的回憶是很獨特的。地方是場景,只要你肯再次踏足和感受,你就可以完全「置身」於自己的回憶之中。這是所以年輕時,每次失戀,你盡量避免(或逃避)隨便到訪曾經和戀人經常出沒的地方,怕的是「觸景傷情」,怕在這個地方看到回憶中的自己。直到年紀大了,才喜歡讓自己間中沉溺在這些過去,懷緬那些曾經。
前提是這個地方沒有變。
不過香港的情況有點特別。因為地產發展得太順利,一年不見,舊樓已經拆卸變成高樓商廈;因為租金貴,你喜愛的小店總是因為撐不住而沒有在通知你的情況就悄悄結業;因為很多人貪新,明明好端端的老店卻要翻新成為和「潮流接軌」的裝修風格;因為做生意比什麼都緊要,沒有經濟價值的東西統統被取代;因為喜歡活化,本應充滿歷史味道的建築都被改頭換面成新派卻未必討好的面貌;場景不見了,你的記憶也一併被抹掉了。我們開始適應,開始覺得習以為常,開始對以前愈來愈無知,不要說一個城市的歷史,就連自己的回憶也愈來愈陌生。因為即使你想沉溺,想回到過去,不好意思,根本無位。
 

惠英紅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img-630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