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真誠的道歉

專欄
2019.07.13
75

那天醒來,步出客廳時,工人姐姐一臉為難的看着我,說有事要慢慢跟我說。看她的樣子,猜想她一是想回鄉,一是想借錢吧,我有過類似經驗了,這樣的開場白一定不是好事。結果卻是關我事:原來她早上帶狗出去散步時遇上鄰居也剛好放狗,對方的黑狗忽然衝過來襲擊我家小狗Disa,情況很危急,但對方主人卻無動於衷,眼睜睜目擊事情發生,只得我工人企圖推開小狗……話未說完,我回頭一看Disa,原來正躺在一角舐着傷口,已經沒有空埋怨工人狗狗出事怎麼沒有第一時間叫醒我,我衝過去檢查一下,傷口頗深。我當然非常心痛,工人姐姐繼續在投訴鄰居沒有幫忙,似乎等着我去評理的樣子,我就立刻拿起鎖鑰往鄰家屋子走去。

來到屋子前,按了門鈴,那邊工人很快就開門了。道明來意,我要見的是她僱主。她掩上大門叫我等一下,結果這一關門就是兩三分鐘,怎麼了?想推搪嗎?想逃避責任嗎?還是在想藉口?還是根本不願意見我?這時,屋內那隻黑色唐狗,一直在吠,更看到門口旁邊放着一條藤條,心想這家人也不會好惹;我一面等,心情愈來愈壞,換了幾個站立的姿勢,對這家人的印象愈來愈差,我開始想起那齣電影 《Carnage》,(也就是之前黃秋生與吳君如的舞台劇《狂揪夫妻》),講述兩對家長因其兒子在學校毆鬥而會面接觸,從兩邊彬彬有禮交談,最後演變成互相討伐的「暴力」劇情。我開始想,自己應該準備一副什麼臉孔和態度?

主人終於出現了,是一位太太。始料不及的是,她竟然穿着一件浴袍,全頭濕透,很明顯她幾乎是從浴缸剛剛爬出來的。對於我之前幾分鐘的不滿,我已經稍稍覺得不好意思;接着她連聲對不起,一面在解釋當時情況,又說那頭黑色狗狗是從狗場領養,兩年下來性格依然難馴,連她身為主人也很無助。說真的,這樣的故事發展,是我完全沒有想過,看到那頭黑犬躲在茶几下繼續大聲吠,十足一個知道做錯事的小朋友;太太一頭濕髮的在解釋情況,我心中的怒火也逼於無奈地被熄滅。

一心上門找晦氣的我,面對和我一樣愛狗的主人,當然明白她的內疚。我也沒有多說,只有立即帶狗狗去看醫生。幸好醫生認為傷口並不嚴重,處理一下應該可以慢慢康復。難得的是,太太竟然繼續發短訊道歉和給予慰問,她說:「身為主人的錯,責無旁貸!」除了要求立刻賠償醫藥費,還連續幾天關注Disa 情況;我作為受傷小狗的主人,也實在沒有必要繼續追究,我也不希望她會把情緒發洩在小黑狗身上,所以反而和她交流了很多關於養狗的方法,她也承諾以後不會再用那條藤條。

一個真誠的道歉,一個願意改善的態度,一個立即行動的決心,只要讓人感受得到,看得到,原來真的可以化解不少負面情緒,不過可能有很多人還未學懂。

許志安 惠英紅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bka.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4/MPW2644_A086-094_005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