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講電話

專欄
2019.05.27
669
撰文:彭秀慧
相片提供:風車草劇團
相片提供:風車草劇團

因為《回憶的香港》,翻開了我們七八十後一代不少成長的回憶,其中一個重要的段落,原來是我們和電話的回憶。在還沒有手機、網絡的年代,講電話是我們和朋友之間最重要的聯繫方法,也是我們做完功課後,除了看電視聽收音機以外最沉迷的娛樂節目。
在演出裏,這一場戲唯一的道具就是那個舊式家居電話,從排練到演出,我拿着那個連着一條長長電話線的聽筒演戲,於我也是一個切切實實的觸感回憶。有多少年沒有用過這種家居電話?還記得縮在沙發上,窩在被窩裏,傾至耳朵發熱疼痛,手肘麻痺是等閒事。我從小學開始就喜歡「煲電話粥」,記得那時候每個星期六,我都會和我最好的朋友傾通宵電話;根據我的記憶,我最長的一通電話應該是十小時,對方是一個我只見過一次面的男生,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模樣我完全沒有印象,卻記得那個晚上我聊到半夢半醒之間還是要支撐下去一直聊,大概那就是情竇初開的歲月,兩個陌生人才會有這樣的能耐吧。
說起情竇初開,也就不能不提對異性朋友來電的期待。每天晚上守在電話旁的日子,每次電話響起時的心跳,對家人霸佔電話時所拋的白眼,還有自己在聽筒裏情話綿綿的時候遇上家人突然拿起電話「分機」要打電話,然後自己提高嗓子向着屋子另一邊大叫:「我講緊電話呀!」冷不防讓「男朋友仔」聽到了自己對着家人「狂燥」的一面。
這一場戲有一段是「三人會議」情節,不過是十來句對白,卻總會引起觀眾尖叫,原因是人人經歷過,又幾乎已經忘記。當年因為這個「先進」的電話功能,造就了不少試探和偷聽,兩個人夾好打給一個第三者,其中一個保持靜默,接電話的人蒙在鼓裏,毫無防範地吐露真言--這其實就是今天我們的「screencap」對話吧--可說是出賣朋友一種,也實在有點無賴。
我又不妨自首說說自己年少做過的無賴事。比軟硬電台節目更早,我已經和我的同學開始了整蠱電話,例如我們會打電話到快餐店點外賣,花了幾分鐘點了幾十個不同款飯盒,最後對方問:「送去邊度?」我們就快閃一句:「送去你屋企!」然後收線!我們還試過隨便亂打一個號碼,有人接聽,我們就假裝是電台隨機致電邀請參加問答遊戲,我們還會配備鬧鐘作計時聲效,而對方竟然又真的和我們玩起來!認真罪過罪過。
講電話的回憶數之不盡,都已成過去,從有線電話到無線電話到手機再到網絡世界,人和人之間的溝通方法已經遠遠超越了一條電話線,更加方便迅速;稍稍嘆息的是,科技發展又好,自身成長又好,從前的那種專注,那些等待,那份單純,也已經隨着歲月消失了。

 

相片提供:風車草劇團
相片提供:風車草劇團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06A602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