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沒有翅膀的雀仔

專欄
2019.02.28
214
撰文:彭秀慧

 

e

《阿飛正傳》的旭仔曾經說自己是一隻沒有腳的雀仔,只能夠一直的飛,飛累了就在風裏面睡覺,這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時候--表面像是說他那種不願停下的不覊,實在是一種沒法落腳的迷惘。那,如果是一隻「沒有翅膀的雀仔」呢?帶着鳥兒的身份,卻喪失作為鳥兒最值得驕傲的本能,又是怎樣滋味?

世界上的確有這樣一種鳥。新西蘭的國鳥「奇異鳥」(Kiwi),正是一種沒有翅膀的雀鳥。那一年,我正在構思《月球下的人》這個故事,剛好到新西蘭旅行,認識了奇異鳥,被牠獨特而略帶悲劇的身體構造吸引,馬上在網上搜集更多資料。原來奇異鳥之所以沒有翅膀,是因為在遠古的新西蘭,地面資源太豐富,又沒有走獸襲擊,牠們根本不需要飛起來去覓食和逃生,結果翅膀漸漸退化,成為現在的品種。這是幸運還是悲劇?後來我還發現一條三分鐘的動畫,故事關於一隻奇異鳥一直渴望享受飛翔的感覺,於是牠窮了一生氣力地把樹幹一棵棵打橫釘在一個垂直的懸崖,最後牠走到懸崖頂,一躍而下;身體下墮時在樹頂經過,感覺像在高樹上半空中滑翔,牠閉上眼睛,彷彿長出了翅膀,一時不知是狂風還是感動,牠落下了一滴眼淚……故事最終留白,但已經賺了我的眼淚,也啟發了我整個作品的靈魂:有些人窮一生精力想達成一個卑微的願望,縱使明知方法不可行,再愚笨也好,只要他自己覺得值得就已足夠。

aa-768x1024

「沒有腳的雀仔」無法落地,「沒有翅膀的鳥兒」卻無法起飛,兩者都關於飛翔,或多或少都帶着一點無奈。世上有多少人真的可以夢想成真?《月球下的人》是一個講夢想的故事,一個渴望能夠飛翔的女生,觀眾彷彿在看一個一開始就注定失敗的女生,從絕望開始,如何在重重難關中振作起來。

我沒有在新西蘭看到奇異鳥的真身,但所買的kiwi公仔到今天依然放在牀尾,每晚臨睡前看到牠我都提醒自己即使現實有許多事情不如你所選擇,當你願意擁抱所有限制,你還是有能力去選擇如何為自己活下去。

img_6367

黃心穎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E-2-1024x6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