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岑傲明.視評

【岑傲明視評】《全民造星Ⅳ》:香港標準

專欄
2021.11.05
391
撰文:岑傲明

進入十一月,電視台戰火再起,新節目多不勝數,但不得不提非《全民造星Ⅳ》莫屬。《造星》系列無疑是Viu TV皇牌節目,一年一季堪比無線做香港小姐。今年Viu輝煌追根究源都來自《造星》;不止是Mirror成為了Mirror,監製花姐黃慧君成為金牌經理人,當日PA仔都能夠升編導獨當一面。
第一季目的明確就是成立男團;第二季原意實踐Mirror初衷的可加可減機制,未竟全功,三人男團聲勢難及師兄;第三季目的不明,參賽者各散東西;來到第四季就重回到第一季的明確,既然Mirror是成功密碼,何不依循此法則成立女團呢?


早在第二季已推測Viu要做女團。《造星》概念原型《Produce 101》女男梅花間竹做了四季,造假風波後改版為《Planet 999》也是接着第四季的男團做女團,大陸愛奇藝和騰訊的兩系列選秀同樣做過男女團,只有Viu在做女團方面如此豫疑。這是商業考慮,除日本外,男團擁躉普遍都比女團瘋狂肯花錢,或者說是女飯比男飯更熱衷追星,女團比男團難經營。
據花姐說法,大眾可能覺得做女團令節目變得很「八婆」,但她期望今次節目表達到:「女仔都可以有夢想,女仔可以比男仔更堅強。」然而,《造星》很多迴響和節目效果都來自刻意而成的評審不公和賽制爭拗,即使前三季以男參賽者為主,也有不少花生可吃,甚至連上屆《造星Ⅲ》男女混合,也有女團成員的前塵往事。事實上本地女團雖不多,但幾乎每隊都傳出鬧不和,何況把一班女生放在籠子裏困獸鬥呢?花姐會否害怕「八婆」而放棄食糊招數呢?
老實說,批踭扯頭髮是選女團的看點之一,《Produce 101》裏看着花樣少女顰着眉嘟着小咀爭歌詞爭Center位也有很大樂趣,而最近韓國女舞團競技綜藝《Street Woman Fighter》熱爆到大陸平台立即複製,雖然節目成功在揮灑汗水的熱血風格,但節目初段都靠着舞團女漢子針鋒相對的「No Respect弱者指名對決」而引來注目。


女仔可以有魄力,可以有野心,也可以主動爭取,最重要是有堅強的實力做後盾,而這幾乎是《造星》系列一直以來最缺乏的。花姐總是說,找有才華的人表演不難,但她更希望表現參賽者純真和追求夢想的一面。然而,為何不能兩者兼得?為何要看五十分的人成長到七十分,而不是九十分的人成長到一百二十分?《造星Ⅳ》參賽者無論在巡禮或MTV表演,每個定格都跳不齊,首集表演者唱歌難聽也想做偶像,難道這就是香港標準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