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岑傲明.視評

【岑傲明視評】《最後一屆口罩小姐選舉》:認人遊戲

專欄
2021.04.02
203
撰文:岑傲明

ViuTV去年巡禮宣布舉辦的《最後一屆口罩小姐選舉》終於出街。單是節目名就夠噱頭;既有疫情帶來的共鳴,又有疫情總會結束的期許,戴口罩和選美兩者根本矛盾,像要發掘女性的內在美,乃是巡禮中最奪目的綜藝。

34tv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然而,節目來得有點慢。去年香港小姐復辦到決賽才四個月,《衝上雲霄大選》一個月搞出來,但《口罩小姐》十一月拍到二月,期間隊長之一的吳保錡@ERROR經歷三角糾紛和直播爆粗而暫時停工檢討,雖然節目除直播決賽外已錄畢,他會出席決賽但缺席宣傳,四缺一有點遺憾。

ERROR成軍兩年半,出道團綜《花姐ERROR遊》展示了人如其名的騎呢惡搞本色,《ERROR自救TV》再下一城,另闢蹊徑而成功,比傳統偶像男團更具獨創性。《口罩小姐》貫徹ERROR風格,麻甩仔愛靚女,「少少鹹多多趣」,娛樂性十足,不過一周下來,發現《口罩小姐》概念好,但執行上有難度。

34tv01b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34tv01c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The Voice》發明了評委背對選手,不看外表只聽聲音;去年尾韓國歌唱比賽《Sing Again:無名歌手戰》,選手在十強前不公布姓名,只用號碼稱呼;這些規則既有深意也有節目效果。然而,口罩和選美並存下,麻甩仔評審沒有摒棄外在美,反而揣測口罩後是否美女,更諷刺的是,看似是戴着口罩的盲選,其實他們早知大多數佳麗真身,就算不知道,也不難從佳麗申報的職業如模特兒等幕前工作者推測到佳麗外貌水準。這不是選外在美還是內在美的問題,而是觀眾和評審對於佳麗認知度不同步兼有巨大落差,更有隊長跟佳麗合作過而選人,令觀眾產生背叛感。

另一問題是口罩局限性太大。頭兩集四十進二十還不明顯,觀眾可以用職業介紹和表演項目去記人,但到二十進十七就很嚴重;本來就算不戴口罩,要記熟二十個女仔已經不易,有口罩更不知誰跟誰。製作組已知衰,摒棄用號碼稱呼而改用ERROR起的花名。老實說,若花名跟表演項目相關如「Maria」和「三小辣」,還勉強喚回記憶,否則很難把眼前人聯繫上。其實,一直覺得香港綜藝應該仿效韓綜加上名牌,幫助觀眾認人,也省卻後期打人名的工夫。

本來競猜佳麗真身理應是節目樂趣之一,但素人無從入手,即使已入行者,知名度也是一般,除非特別留意網紅界,否則對普通觀眾也很陌生。口罩以噱頭為主,影響節目效果,唯一就是脫罩確有驚喜,例如三小辣真身羅佩芝的確十足李佳芯。

 

許志安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34tv01a--2021040109090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