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區瑞強.友緣靚歌再重聚

區瑞強:我的民歌歲月(一)從哥哥的木結他說起

專欄
2022.10.07
撰文:區瑞強

7f2d84a3-77ec-4048-a6c6-712c54784832

小學五年班,我開始接觸結他,但民歌是什麽,我一概不知!

我之所以會彈結他,全因哥哥的關係。那年頭哥哥一如許多年輕人,也學人夾Band,唱的多是上世紀六十年代The Beatles披頭四作品。哥哥也曾帶我去看他夾Band,但我沒太大感覺。

那年頭夾Band,可是年輕人大陣仗的玩意,當中需要很多樂器,但作為年輕人、學生哥,經濟能力有限,哥哥和Band友,只能每人買個木結他回家練習。

哥哥夾Band,家裏並不贊成,認為那是飛仔行為,會影響學業。為了買結他,哥哥只好省吃儉用,儲錢購買。我還記得哥哥那把木結他,是在旺角彌敦道的中僑國貨公司樂器部買的,紅棉牌,中國製造,盛惠三十三元。就是這把結他,為我日後的歌唱事業埋下了第一顆種子!

小孩子總是好奇的,每當哥哥外出,我就會拎起他的結他,再拿出厚厚的《OK Hit Songs》歌書,這些翻版歌書在當時來說非常流行,在書報攤便可買到,裏面翻印了大量美國流行榜歌曲的歌譜和歌詞,更難得的是附有結他和弦的手指彈奏圖案,我便跟着這些Chord的指示自學起來,彈的也多是披頭四作品。

中一那年,我被送到清水灣三育學校寄宿,想不到寄宿學校,有如社會縮影,同樣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常會發生欺凌事件,好似冬天時,有同學會在半夜睡夢中被幾個同學拉進浴室裏淋凍水,又或者睡覺時發現牀墊下被人放上幾枚圖釘,而我,就因為會彈結他而救了我一命。

有一 次,助理社監哥哥帶了一把結他回宿舍,我在同學面前彈了一曲The Animals樂隊所唱的《House of the Rising Sun》,社監哥哥聽後驚為天人,即席吩咐校內學生以後不可欺負我,自從得到他的關照和加持後,便沒有學生敢來找我的麻煩,原來學彈結他也不是一件壞事啊!

到了中三,我離開了寄宿學校,輾轉回到市區上學。這一年,我開始有機會接觸民歌。話說新學校設有民歌組,我報名參加,覺得民歌組唱的歌,好像《Today》這些熱門民歌很合自己耳軌,加上自己有結他底,於是很快便跟組員打成一片,課餘一起夾歌。後來我參加了校內舉辦的首次班際民歌比賽,找來同班同學Philip做拍檔,兩個未公開表演過、毫無比賽經驗的傻小子,站在台上緊張到腳顫,選唱的是The Seekers的《I’ll Never Find Another You》,最後得了亞軍,而冠軍人馬就是當年的學兄關西蒙。到了第二年,我已不用參加,因為學校已安排我、Philip,跟校內三位學生組成民歌隊Tapes,其中一位女成員就是唱紅《心事》的學姊黃綺加。

往後我們參加了很多業餘歌唱比賽,包括星島業餘歌唱比賽民歌組、聲寶之夜等,均有獲獎,只是沒有得過總冠軍。出外比賽,讓我們獲得很多寶貴經驗,也開始參加一些校際慈善民歌晚會,認識了其他學校的民歌組同學,好似唸女拔萃的曾路得,還有作得唱得的陳秋霞,大家都是識於微時,至今仍是情誼不減的老朋友。

因為不斷比賽和參加民歌晚會多了,慢慢打開了人脈,我開始以Albert Au的個人名義演唱半職業的業餘民歌晚會,好似由《年青人周報》樂仕主辦,在大會堂、明愛中心等地點舉行的售票晚會,我已是表演常客,閒閒地一年演唱幾十場。

直至中學畢業,我竟向家人提出了一個大膽要求,就是准許我用幾年時間,自食其力的在社會流浪,體驗生活……

聲夢傳奇 姜濤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