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區瑞強.世紀名曲

區瑞強:差利—This Is My Song, Eternally, Smile

專欄
2021.01.08
53
撰文:區瑞強

1574336835_o0-1280w

差利卓別靈(Charles Chaplin)可說是無人不識。他不但是默片時代的電影大師、喜劇大師,原來也是音樂大師!

小時候,我翻看差利的默片名作,每次都笑得人仰馬翻,倒是沒留意到電影配樂也是由差利一手包辦。直至我在音樂上開始懂性,迷上懷舊經典歌曲,才赫然發覺差利原來是作曲高手。

22albert01e

22albert01b

先講《This Is My Song》,大家都認為這首歌是Petula Clark的原唱代表作嗎?其實不能盡言。話說差利在約一九六七年創作了這首歌的旋律和歌詞,準備在即將開拍的電影《A Countess from Hong Kong》中用作插曲。(電影譯名《香港女伯爵》,由馬龍白蘭度和蘇菲亞羅蘭兩大巨星主演。)差利原本屬意這首歌由一位男歌手演繹,但他赫然在雜誌上看到他的墓碑照片,才得悉他已逝世多時,差利於是將曲譜歌詞寄給當時已成名的Petula Clark(已唱名曲《Downtown》),但Petula Clark嫌歌詞「老套」,希望差利改詞,但差利拒絕修改。在雙方猶豫未決之際,竟被「阿Sir級」歌手Sir Harry Secombe率先演繹了這首歌,並放進了電影原聲唱片,但反應一般。而Petula Clark雖嫌英文版「老套」,卻用德文、意大利文和法文歌詞,再配上浪漫風情的配樂,重新灌錄了這首歌。一個月後,Petula Clark才演繹英文版的《This Is My Song》,令這首歌成為了她的代表作,並登上了英國流行榜第一位!

22albert01d

22albert01c

其實在差利的音樂作品中,在再早三十年前推出的《Smile》《微笑》,就更深入民心和更具影響力。《Smile》是差利電影《摩登時代》(《Modern Times》)的主題曲。這齣電影我已看過幾次,都沒有在電影中聽過這首歌,原因是這是默片,但歌詞還是在電影最後一幕的對白字幕裏出現了。當差利和女主角坐在路旁,想到敵不過殘酷社會的壓迫,感覺疲累無助,女主角潸然淚下,說:“What’s the use of trying…”差利安慰她說:“What’s the use of crying…You’ll find that life is still worthwhile, if you’ll just SMILE!”

在重唱《Smile》的版本中,我最欣賞當中兩位歌手的演繹:一個是Nat King Cole,另一個是Michael Jackson。這也是Michael Jackson最喜歡的歌曲之一,他的兄長Jermaine Jackson也曾特意在演唱會上演唱《Smile》來悼念亡弟。

差利另一首名作《Eternally》(一九五二年),也是其電影作品 《Limelight》(《舞台春秋》)的主題曲。除Petula Clark重唱過之外,更早的還有中國歌影傳奇女星李香蘭,也曾用國語演繹《Eternally》《心曲》。

 

關智斌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1574336835-o0-1280w-20210104094352-1024x60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