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劉天蘭.品味架勢

劉天蘭:一瓶子的事

專欄
2021.06.25
189
撰文:劉天蘭

每當一位優秀人物辭世,我就會埋怨上天的設計不夠好,活到火喉正好,難得一身好本領的歲月,為什麼不能再揮灑再提升多幾十年甚至百年?可以的話,人們生活的質素會繼續提高,不用等下一個從頭投胎,再花數十年長大成材,如果可以成材的話。

數月前,就有一位如果沒離開,肯定能繼續帶給世人更多令人感動的首飾設計的傳奇設計師駕鶴西去,Elsa Peretti(1940-2021),那位在1974加入Tiffany & Co. New York獨特過獨特的意大利首飾設計師。

Elsa Peretti(攝影 : Eric Boman)
Elsa Peretti(攝影 : Eric Boman)

未聞其名嗎?但也許曾遇見過Tiffany造型精巧的純銀小瓶吊墜項鏈、簡潔自然的蠶豆型吊墜項鏈、瀟灑靈動的Diamonds by the Yard項鏈和線條流麗Bone Cuff 吧?件件精品都是Elsa Peretti革命性的設計,還有Snake Scorpion 及Mesh 系列,美不勝收。

劉姑娘認識Elsa Peretti卻不關首飾的事,回溯於三十九年前某天,是一瓶子的事,後來在《號外》雜誌為文記之,那篇文章叫做《在北角找到Tiffany》(一九八二年九月號)

「全身透明得晶瑩可愛,像橫放的一顆蠶豆的瓶身,配上一顆混圓而尖頂的小瓶蓋,瓶內的短桿別樹一格的輕微彎曲,在淺黃色的液體中安然而處,打開瓶蓋即傳來一陣清香,整個rock Crystal 瓶子放在手上感覺很有分量,很精緻。反轉瓶底,竟然發現Tiffany & Co New York字樣。「這是我們替Tiffany造的香水瓶,這一個裂了少少,所以沒有寄出,在紐約買要五百美元呀。」我背後的聲音再解釋,我混亂了, Tiffany & Co. 這顯赫的名字竟然與香港北角英皇道的一間工廠大廈有關?答案是:絕對有關。

我到印刷廠探朋友,朋友拉我到隔壁珠寶工廠蹓躂,陰差陽錯,竟然給我在大堆寶石樣本及成丘的文件中,發現了那個香水瓶,是Tiffany & Co. 的設計,已經令我高興,還要發現是由香港人做的,簡直就令我驚喜及驕傲!

46tina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46tina01b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那工場的負責人還告訴我香水瓶的設計師前兩天才剛來過香港巡視生產,說的就是Elsa Peretti, 哈,自己竟然和大師前後腳,雖然當年孤陋寡聞,未知大師何許人也,只覺得她那瓶子好美,即時決定要知道多一些有關這位設計師,乾脆寫信到紐約第五街跟五十街交界的Tiffany公司去問,是的,那是個沒有電郵的年代,我用郵票寄信查詢。

「一股衝動去了信,預料Tiffany的公關說什麼也會回句話,誰料到文章連照片及設計簡介,足足有半寸厚的一封大信,沒到半個月就從紐約寄到我家門,反應熱烈,反應熱烈。」

三十九年前從那疊資料,我知道她的前半生,三十九年後她離世了,恰巧Netflix在播她的好友 Halston劇集(劇中Elsa的角色頻頻出現,畢竟她和他互相影響甚深),真有點時空交錯的味道,讓我下一回細說這位優秀奇女子的前世今生吧。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6/46tina01c-20210624102452-150x150.jpg?v=162453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