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任家美味—冰糖葫蘆

專欄
2021.11.19
182
撰文:任達華

1251b2c1-0188-4c76-a623-65537b1932d1

前幾日在北京工作,突遇寒流,也迎來了北京今冬的第一場初雪。漫天洋洋灑灑的雪花,極具浪漫色彩。今年的雨水極其豐沛,以致初雪也比往年更猛烈一些,伴着狂風,呼嘯一整夜。日出遠望,白茫茫一片,我興奮得像個小孩子,衝進雪地裏拍照和家人分享這極致的美景。

雪地裏三三兩兩的人羣也在嬉戲打鬧着,任意的揮灑着歡樂。人羣中,一個個小小的雪人慢慢的被雕琢出來。添上鼻子眼睛彷彿就被賦予了靈魂。而固有的印象裏,白白的雪人,一定要拿着一大串紅紅的冰糖葫蘆。沒有這一抹紅色,冬天似乎都不完整。

在我小時候,南方是沒有冰糖葫蘆這種零食的。到成年以後才偶爾在市集見過,印象中,咬一口糖霜粘牙並不好吃。以至於在影視作品裏看到小孩子拿着冰糖葫蘆開心的模樣都覺的那是一種錯覺。八十、 九十年代,我開始往來內地工作,終於嘗到了正宗的冰糖葫蘆。

我還記得那是一個寒冷的北方的冬天,冷到戶外呵口氣都可以看見白霧。馬路邊穿着厚厚棉衣的大叔邊跺腳邊吆喝着冰糖葫蘆。他的旁邊停着一輛自行車,車前綁着紥得結結實實的草垛,一串串晶瑩剔透,紅得垂延欲滴的冰糖葫蘆紥在上面,搖曳在寒風中。我毫不猶豫的買了一串,印象中是非常便宜而且很大的一串。拿到手迫不及待的就咬了一大口。大叔燦爛的笑容襯托着歲月的痕迹,用親切的普通話說:「慢點小伙子,牙!」

這個提醒太及時了,第一口冰糖葫蘆的印象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那就是一口冰凍山楂啊。外殼的那一層冰霜已經變成脆脆的超薄糖衣,碰到牙齒的一瞬間,瞬間炸裂破碎。山楂已經去籽,在戶外零下二十幾度的氣溫下,速凍成山楂凍,冰涼混着山渣還有一絲絲酸味。一口咬半顆山楂,味道先酸回甘,解膩過癮。和在南方吃到的冰糖葫蘆完全是兩個食物。那一瞬間的驚喜是冰天雪地的北方留給我的第一絲清甜。久久回甘,沁人心田。

再望向窗外,人們在嬉笑玩耍,拍照留念,而我,拍下他們的瞬間。處處是風景,處處是回憶。伴着冰糖葫蘆甜,這就是身邊的小幸福。

姜濤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