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紅帽新說(三)

專欄
2020.12.06
19
撰文:任達華

17yam01a

並不是所有的神獸都是惡靈心無善意,也並不是所有的獵人都心甘情願為獵人。有人因為有着特殊血統閃耀一生,有人卻認為這個特殊是一場詛咒,是對獵人殺戮的一場懲罰。

紅帽家是獵人家族中最古老的一支,根基穩固,技能超羣,世世代代的獵人都沒有懷疑過自己的使命,直到紅帽外婆的出現。

外婆小時候也和小紅帽一樣善良活潑,雖然知道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但她也努力的過着陽光的生活遠離抑鬱。外婆在很小的時候,家附近總有一條小黃狗出現,牠毛絨絨,又怯怯的,幾次出現後,外婆和牠從陌生變得親密起來。家族的規矩,獵人是要遠離動物的,外婆不敢明目張膽的帶着小黃狗回家,只能先在外面找個地方把黃狗安頓好,每天帶着好吃的餵小黃狗。小黃狗似乎也是有靈性的,明白外婆的好意,安心的等待。

直到有一天,颱風過境,大廈被風吹得吱吱作響,樹木幾乎是連根拔起。外婆太擔心小黃狗,就冒雨偷偷的把狗狗帶回了家。為了掩蓋氣味,外婆在房間裏放滿了辣椒和蒜頭。但獵人就是獵人,動物的氣味,又怎麼是幾顆蒜頭可以掩蓋的呢。小黃狗很快的就被發現了,也毫無懸念的被外婆的父母扔了出去。整個童年外婆都在心底默默的惦記和思念着小黃狗。

也許命運就是要和獵人家族開個玩笑,在外婆長大成人後,外婆又遇到了小黃狗,但這一次並不是什麼溫情的畫面。外婆以獵人的身份在清理惡犬的巢穴,龐大兇狠的惡犬紛紛的被外婆的黑袋子吸進去,變成手辦玩偶掉了出來,最後一個少年,沒有任何抵抗的問着外婆:「你還記得我嗎?」沒錯,他就是當年的小黃狗。也是惡犬的後代。外婆回憶小時候的種種,並沒有忍心去傷害黃狗,而黃狗自己也說,自幼牠很叛逆,也並沒有認可家族的所作所為。

都是青春的模樣,又有着年幼的牽絆,兩個完全不可能有善意交集的獵人和神獸,確奇妙的在一起,催化成懵懂愛情最美好的模樣。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17yam01a-20201203073428-1024x64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