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計程車司機——逃亡

專欄
2020.09.13
17
撰文:任達華

05yam01a

我只是一個代碼,卑微的存活在一個虛擬的世界,本應該沒有情感的完成每一下鼠標和鍵盤敲擊形成的指令,但我卻有了情感,人類的情感,多麼悲催的生活。不管我是否能接受這一切,這就是我的現實,也終將是我的宿命。

按照羅婆的說法,我這樣的「錯誤」應該在系統一次次更新的時候被自動刪除,而我存活了這麼久,是因為我不像其他的「錯誤」卡在固定的時間節點原地不動,我是一直在移動和穿梭的,意外的躲過了這麼多次的「殺身之禍」。但這樣的幸運已經太久了,為了存活,我必須做好生存計劃。

在意識到我原來是遊戲中的虛擬人物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的外貌真的一直沒有改變,所以我的第一步,是要完成我以為的十年宿命,找到父母,重溫我的家庭時光。我在羅婆的幫助下,在遊戲裏的各個時空穿梭,與不同時期的父母會面。

我喜歡早上迷濛着雙眼和爸爸一起搶洗手間;喜歡迎着朝陽騎着單車去學校;喜歡放學後回家吃上一碗媽媽做的熱乎乎的麵條;喜歡周末一家人看場電影,找家新的餐館去試試新菜。這些幸福的瞬間,我都喜歡,念念不忘。我一次次回到過去,去重溫每一個能給我力量,讓我淚目的瞬間。

我想停留,但不行,因為時空中還有另外一個我。在家裏,我捨不得睡,因為轉瞬即逝,羅婆那裏只是中轉站,絕對不能暴露。我就這樣一會兒是有家的幸福少年,一會兒是顛沛流離的逃亡者,在某個分裂的瞬間,我也在猜測,這個遊戲的設計者,也是一個溫暖的人,畢竟在這龐大的數字世界,還創造了一個平凡的小世界。

逃亡的日子,並不那麼美好,生活的反差讓我忘了自己為什麼要逃亡,甚至有時候忘了自己為什麼還要活着,我蜷縮着,顫抖着,幾度夢魘,我又夢見了那隻黑貓,和我一樣叫阿樂的黑貓。

也許,夢境,就是世界上的另外一個我,向自己傳遞的訊號吧,是嗎阿樂?

 

鄭秀文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05yam01a-20200910082834-1024x8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