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 : 計程車司機——破

專欄
2020.08.02
18
撰文:任達華攝影:任達華

99yam01a

睜開眼再醒來,天空是一片灰色的水泥頂,偶爾轟隆的震動還有碎渣砸下來。耳邊嘈雜鬧哄哄聽不清具體什麼聲音。我應該是死了,到了另外世界,那就等着死神把我接走吧。躺了很久感覺有人踢了我一腳:「走開啊,穿着這麼體面,還搶流浪漢的地方。」我爬起來,連忙道歉,原來我睡在了橋洞裏面,走出去,眼光刺眼,這,又是哪裏呀?

周圍的人都在講電話,忙得走路都不看人。我努力回憶剛發生的一切:應該是羅婆讓我穿越到了一九七五年,我又碰到了當年最轟動的大劫案,然後我跳到了墓地裏,但我沒有死。那盒子,應該不在我身上了。我慢慢的摸索着上衣的口袋,果然是空的。如果跳進墓穴也算是把盒子埋了的話,那我現在是不是要找到它,並打開呢。茫茫人海,一個人都不認識,要找一個木盒子,簡直天方夜譚。

手臂一陣痠痛,我應該中槍了啊。可手臂並沒有彈孔,只有陣陣痠痛。身無分文,又渴又餓,不能爸媽沒找到,盒子沒找到,把自己餓死。路上人們衣著也很新潮,這應該是個不錯的年代,我走進一家茶餐廳,故作鎮定的點了一份餐蛋麵,雖然準備吃霸王餐,但金額少一點,老闆的懲罰也會輕一點吧。

人太多,我和一個老伯拼桌,在他攤開的報紙上,我看到現在的日期九七年。老伯放下報紙隨意的和我聊着天:「年輕人,多吃點嘛,你的麵都涼了。這家的麵很好吃的。你住這附近嗎?我搬家了,兒子買了好幾間屋給我住啊,以後想吃這家的東西可就要走好遠嘍。」看着他開心的笑容,我說:「老伯,買樓呢,不要和銀行借那麼多錢。」老伯明顯不開心:「年輕人,要懂得投資啊。」他說完搖着頭起身走了出去,剛剛到門口,一聲巨響,「有人跳樓啊」,老伯撲過去,「我的仔啊,快叫救護車!」

混亂中,我看到了一同落下的,已經被摔開裂縫的木盒。幾乎是爬過人羣,我在鮮血中奪過木盒,打開有一個藥膏,一張紙條,紙條上寫:塗好痠痛膏,把麵吃完,然後回頭。麵幾乎是塞進喉嚨,又是一陣眩暈,熟悉的杏仁味,眼前的盒子好像又清晰了,羅婆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怎麼沒塗藥膏呢。」我回頭,原本看不清的臉現在徹底清晰了,是,媽媽?

鄭秀文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99yam01a-20200730094719-826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