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計程車司機——劫案(上)

專欄
2020.07.03
142
撰文:任達華

95yam01a

羅婆的房間有點陰暗,橘黃的燈光裏,我還可以聞到空氣中有點黏膩膩的杏仁味道。在有點陰暗的角落,羅婆拿出了一盒子,然後她死死的盯着我,堅定不容我有一絲的喘息。我感覺自己有點眩暈,盒子在我的眼中變成了兩個。耳邊羅婆的叮囑微弱又清晰:「逃命後,第一個墓碑下埋了它,再看到它的時候打開,早一步,都不行……」黏膩膩的杏仁味愈來愈弱,我徹底的暈了過去。再睜開眼是在一個空曠的室外,我本能的去摸我的後腰,沒有傷口,不是販賣器官,我的腎還在。而且,盒子也在。在確認自己完好無恙後,我不敢貿然的打開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裏。

環顧四周,這應該是離市區有些距離的郊外吧,但辨別不出具體位置。到底是羅婆實施了法,還是我冒犯了她,把我扔在了郊外呢?萬幸,要是扔到山裏,那真的就等於活埋了。我憑感覺的往前走着,從天亮走到天黑,又渴又累,終於看到前面有間貨倉,雖然看起來十分老舊,但也是個能休息一下的地方。貨倉裏沒人,有很多紙箱,距離門口最近的地方有張桌子,桌子上的破舊電視機旁散落很多圖紙,還有滿是菸蒂的菸灰缸,水杯裏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涼水被我一飲而盡,這台電視機,應該是古董了吧,我小時候家裏的電視機都比這台先進啊。但看周圍的環境,感覺這裏應該是個正在使用的地方,不管那麼多,先過了今晚,明天有人來了再說吧。

我拆了幾個紙箱鋪在地上,為了安全,又拿着幾個大紙箱擋住自己,躺在紙板上面,可能因為走得太久,紙板竟然感覺比牀還舒服,一下就睡過去了。半夢半醒間,我被一連串的聲音驚醒,但我一動也不敢動,那是,子彈上膛的聲音。

鄭秀文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95yam01a-2020070209131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