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黑貓阿樂——傷離別

專欄
2019.07.05
2416
撰文:任達華攝影:任達華

43yam01a

老朋友們,我是你們的阿樂,六歲半黑貓。這隻很帥氣的拉布拉多是我的新朋友─導盲犬阿布。因為牠的主人有視覺障礙,阿布會負責主人的出行安全。起初我是偷偷的寄宿在阿布的家中,很怕被人發現把我這隻流浪貓趕出去,但牠的主人很好,發現了我的存在非但沒有趕走我,還給我準備了好吃的。

阿布戴上導盲鞍就進入工作狀態,那個時候我就盡量跟在牠旁邊,不打擾牠的工作。脫下導盲鞍,我就可以和阿布隨便的聊天了。我眼中的阿布一直是高大威猛,樂觀陽光,就像牠身上的毛髮一樣,閃着金光。但今天的阿布有一些不一樣,牠的心情有些低落,自己默默的望着遠方發呆。

原來今天阿布的主人去醫院檢查身體,阿布很擔心他。其實我很羨慕阿布,有人可以依靠,有人可以負責和擔憂。我試圖去開導阿布,和牠講我身邊的各種離別,阿花,我的大哥等等那些我生命中的過客。我盡量講得輕鬆些,過了很久,阿布對我說牠其實經歷過離別,因為經歷過,所以害怕。

第一次離別,是阿布出生三個月後。那時的牠整日和兄弟姊妹圍在媽媽身旁,直到那次導盲犬的初步篩選。現在阿布只記得媽媽的氣味,那種離開媽媽的傷心牠也都讓自己盡量的淡忘了。

第二次離別,是阿布在養父母家生活一年後。阿布以為牠會在那個家裏生活到老的,但是爸爸媽媽告訴牠,牠是一隻不同尋常的拉布拉多,世界上有更需要牠的人。那次離開是撕心裂肺的疼,雖然在以後的日子裏阿布明白牠不是被拋棄,但是現在想起養父母,阿布還是會眼泛淚光,我知道,那就是思念。

第三次離別,是阿布在接受專業訓練的六個月後。那半年的時光,牠每天都和教練生活在一起,與其說生活,不如說是阿布通關打怪獸。牠在教練的幫助下學會一個又一個技能,一步一步的在向着專業的導盲犬靠近着。那次的離別,阿布說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樣,牠更多的是興奮和期待,自己是專業的導盲犬了,是養父母口中,被別人需要的,與眾不同的拉布拉多。

阿布說到這裏沉默了,牠說永遠都不希望有第四次離別。我看着牠,終於明白為什麼狗是人類忠實的夥伴了,牠真的將自己的整個生命都和主人牽繞在一起。心中某個柔軟的地方微微顫了一下,我笑着和阿布說,放心吧我的朋友,不會的。

許志安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3yam01a-1024x86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