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阿樂的初戀(下)

專欄
2019.02.16
92
撰文:任達華攝影:任達華

23yam01b

 

阿花太特別了,特別到她的離開都是注定的,阿花有雪白的皮毛,藍色像湖水一樣的眼睛,溫順的性格,即使流浪在街角,她也總是把自己清理得乾淨明亮。現在回想起來,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賺到的,這可能就是初戀的記憶吧。

當年我們兩個,一黑一白,每天都黏在一起,什麼也不做,只是挨在一起,暖暖的曬着太陽,日子都是甜蜜的,但我說了,離開是注定的。在我們一羣的貓中,阿花是獨特的存在,隨着她的長大,在貓羣中就更加醒目,終於,有一天,阿花被路過的一對夫婦強行的從我身邊搶走。阿花驚慌失措,我則窮追不捨,不管他們走多快,我都拚了命的跟着,一直追到寵物醫院。我透過玻璃窗,看着他們給阿花洗澡,清理耳朵,牙齒,還有給她剪指甲,打針,阿花一直在發抖和慘叫,我跳向門口,不停的抓着門板,但得到的只是一腳被踢出去,很遠很遠,滾落在人羣中,我不知道人們有沒有看到我的眼淚,我也不記得我是不是真的哭了,我只記得雖然狼狽,我還是跟着他們,回了家,雖然阿花在窗內,而我在窗外。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守着阿花,我明白人們對阿花的喜愛,但不明白為什麼對黑貓就是懼怕,如果可以,我甚至可以為阿花,變成家養的貓。但是,人們並沒有把我也留下。因為我日日夜夜都在窗外,阿花一直慘叫,那對夫婦為了讓阿花安靜,給她的脖子上戴上一個藍色的項圈,只要阿花一喊,她就痛苦的倒下,我看到她痛苦的表情,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應該離開了,因為我們徹底的是兩個世界的貓了,我的存在會讓阿花痛苦,那我只有離開,成全是最美的愛情了吧。

我回到街角,渾渾噩噩度日,最後,我把地盤還給了不再吃獨食的大黃貓,離開了傷心地。刻骨銘心的過去,即使後來我遇到再漂亮再可愛的貓,也無法取代阿花在我心裏的位置。

你問我有沒有回去看過阿花,當然沒有,已經是兩個世界,何必念念不忘。可能她現在已經不再叫阿花,有了一個洋氣的英文名字,可能她已經適應了女主人溫暖的懷抱,可能她已經不需要戴藍色項圈,並且有一隻同樣毛色漂亮性格溫順的貓作伴,當然,我說的是可能吧……

黃心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23yam01b-473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