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任達華.任達華

任達華:黑貓阿樂

專欄
2019.01.19
74
撰文:任達華攝影:任達華

19yam01a

 

我是一隻流浪的黑貓──雄性,六歲,你可以叫我阿樂,在這條街上自在的生活了兩年多,我忘了怎麼來到這條街上,但我知道,短時間內我不打算離開,你不要以為流浪,代表着痛苦,飢餓。恰恰相反,我活得自由自在,吃的肥肥的,甚至這幾天我都在想,要不要控制一下體重。

這條街,每天起的最早的是阿香婆,她最喜歡的就是收集紙板箱,推車上的紙板疊得愈高她愈高興,可她已經老得直不起腰了,那麼重都推不動,每天早上阿香婆都吃一個紅豆包,我路過的時候,她也會分給我一小塊,我們總是這樣靜靜地坐在推車邊慢慢地吃。

街尾有一家茶餐廳,我在這裏解決一日三餐,最喜歡蛋撻出爐的時候,香氣我晚上做夢都會夢到,老闆娘是湖南人,會背着她的壞脾氣老公偷偷給我吃的,也讓我走進店裏,有的客人很喜歡我,他們吃什麼都會分我一點,但老闆在的時候就會拿掃把把我趕出來,我十分的不喜歡他。

茶餐廳對面的樓裏住着一個很好看的女生,她很喜歡看書,揹着大大的書包,我覺得在她的背包裏跟着她走出街會是最開心的事,可她很怕我,每次我想接近她,她都會嚇得跳起來,但,她是不怕貓的,隔壁街的大花貓她就總餵吃的,還會撓撓它的脖子,唉,可能是我是黑色的貓吧。

有人怕我,但有人愛我,這條街上住着一個拍電影的,有一天餵了我兩盒魚罐頭,我就讓他抱了一會兒,哪知道他竟然把我帶到了片場,那麼多刺眼的燈,我又懵又怕,但他們說我會演戲,瞪的發綠的眼睛和黑色的毛很有氣勢,可他們用繩子把我拴了起來,太可怕了,我趁機跑了,找了三天我才走回這條街,以後我可離這個拍電影的遠點。

我雖然流浪,但我也有固定的住處,就是胖子家,他是這條街睡得最晚的,也是家裏最亂的,以至於我每天從窗戶跳進去他也不理,胖子每天都在打電玩,每天他老爸都要吼他好幾次,胖子有時候會一邊哭一邊繼續玩,有時候我們會對望,然後我繼續找個舒服的姿勢睡覺,他繼續他的。

有一天晚上胖子父子發生很激烈的爭吵,吵得我睡不着,抓狂極了,胖子後來一直哭,然後他走到陽台上,站得那麼高,還在哭,哎呀,一個男人哭什麼呢,我第一次靠近他,在他腳邊一直蹭;胖子你安靜一下,我想睡覺啊。沒想到胖子一把把我抱住了,哭的更兇了。第二天,胖子早早就出門了,我聽到他和別人說,黑貓有九條命,我給了他一條,他要好好活着。

這條街還很有趣,還有很多故事,再過幾年,我再決定要不要離開吧。

姜濤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19yam01a-1024x36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