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直擊第70屆柏林影展】 李康生患病紀錄融入《日子》 蔡明亮找排檔勞工做主角

亞洲
2020.02.28
165
撰文:宣柏健
左起)李康生、Anong 及蔡明亮關係有如家人
左起)李康生、Anong 及蔡明亮關係有如家人

第70屆柏林影展將於三月一日圓滿落幕,今年影展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據報八成的中國電影業界人士均取消行程,而大會也表明一直密切留意疫情,並在放映場地加設酒精搓手液,讓大家觀賞電影時更放心。今屆競賽部分中,台灣名導蔡明亮憑《日子》入圍競賽部分,他更與兩位主角李康生及Anong Houngheuangsy 親赴柏林,分享拍攝緣起。

《日子》以李康生與Anong Houngheuangsy的生活日常為題材,兩個孤獨靈魂在曼谷遇上,互相排遣寂寞。電影貫徹蔡明亮的極簡風格,全片只得幾句對白,體現出人的孤獨與落寞。蔡明亮曾憑《河流》及《天邊一朵雲》在柏林影展奪獎,這次重訪他自言心境平靜了許多,「今次來柏林影展,可能年紀大了,不會再像從前般太在意,感覺較像度假。」
新片《日子》以在泰國工作的寮國勞工Anong Houngheuangsy為主角,也是繼蔡明亮前作《黑眼圈》後再次觸及外勞題材,「幾年前在排檔吃過Anong Houngheuangsy 的麵,他休息時我和他聊天,然後也交換了聯絡方法,成了朋友,大家都用很簡單英文溝通。有一次我打給他時,他正在給我看他煮飯的樣子,我覺得很吸引,於是便將這些小節化成這部電影的一部分。數年前我拍李康生生病,拍了兩三年,存了一些片段,後來拍Anong, 就覺得可以將二人的片段連結在一起。」

李康生與Anong 在曼谷展開一段平淡而帶點遺憾的關係
李康生與Anong 在曼谷展開一段平淡而帶點遺憾的關係

都市人的寂寞,向來是蔡明亮作品的恆常主題。蔡明亮笑言面對寂寞,如今的心態也和之前不同,「現在拍寂寞會比較逆來順受,可能跟年紀有關,孤獨也可以處之泰然,對生活有平靜的感觸。我跟小康和Anong 之間像介乎父子與朋友的關係,人與人的關係本來有很多可能性,簡單的說就是我很愛他們,那種愛像家人。家人會吵架,但無論如何都是家人,所以不會說因為有爭執就以後不找他拍戲了。父母子女也會經常爭執,但說到底子女還是父母的小孩。Anong 現在已是我團隊的一員,都想繼續找他拍戲。反正我現在已經六十歲,也不急於拍很多戲,三十年來我只拍了十一部。我跟電影圈本身也較有距離,不太喜歡太多交流,因為我覺得很麻煩,反正我都是繼續做我喜歡的電影就好。當然有影展邀請的話我也會欣然參加,當中可能出現過問題,但都沒有隔夜仇。」

Anong 從沒演戲經驗,今次素人演出頗有實感。
Anong 從沒演戲經驗,今次素人演出頗有實感。

Anong Houngheuangsy首次參演電影,拍完《日子》後正式搬到台北居住,當蔡明亮助手,入行經歷相當戲劇化,「我起初根本不知道蔡明亮是導演,只是因為他常來吃麵,所以大家多了交流,繼而成為朋友。當他拍戲時,我不覺得在拍戲,只是起牀、煮飯,休息,就像平時日常生活一樣。當然,我也需要花點時間面對鏡頭,例如做飯有時要做幾次,拍睡覺部分也得起來再拍。」
與蔡明亮相識近三十年,和他合作無間的李康生,談起片中看醫生的情節也頗有感受,「五、六年前在為電影《行者》進行訓練時因為太累,坐飛機時突然出現輕微中風,到現在我也一直在看中醫。導演紀錄我看醫生的情景,我雖然不願意,但也讓他拍了。始終不想自己最狼狽的部分被拍到,但最終還是覺得隨便吧!反正他就像我的第二個媽媽,我還是會聽他說。」

Wanna One 朴寶劍 宋慧喬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1-41-e1582794133486-683x102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