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可元專訪】《與惡》殺人魔還原小鮮肉 王可元嚇怕賈靜雯

亞洲
2019.04.19
1240
撰文:劉家倫

被譽為本年最強台劇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不止集結超強陣容,如賈靜雯、吳慷仁、溫昇豪和謝瓊煖等實力演員,劇中最關鍵的殺人魔「李曉明」,更是整部戲的引爆人物,全劇只有五句對白,利用眼神已令人毛骨悚然。劇集熱播,飾演「李曉明」的王可元在網絡成為熱搜,劇中瘦瘦憔悴的樣子,現實中卻是身高一米八陽光大男孩。

全劇只有五句對白,王元可只能利用眼神做戲。
全劇只有五句對白,王元可只能利用眼神做戲。

上月播出台灣社會寫實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挑戰台灣社會議題,故事透過「無差別殺人事件」呈現不同立場的關係者視角,加害者家屬與被害者家屬的心理,探究人權律法的掙扎以及精神病識,同時亦反思媒體現象。
《與惡》除了在台灣熱播,在中港兩地亦成為熱話,王可元在劇中是串連所有人反思的關鍵人物,雖然在第五集被槍決,台詞還不到五句,但他事前亦做足功課,王可元接受《明周》訪問,提到接演這部戲前兩星期,剛完成由執導《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導演林孝謙的一套短片《情色小說》,飾演下半身麻痺的天才作家,不到兩周就得接拍「李曉明」這個角色,他在兩周內暴瘦六公斤,他說:「準備的時候,希望用生理帶動心理,刻意讓自己變瘦,感觀改變,身體變得不一樣,這樣調整之後,就能夠更靠近角色一些。」王可元技巧性讓自己減脂脫水,從「病態」變成「變態」,那段時間他更足不出戶,家人朋友都找不到他,只靠「已讀」的顯示讓家人知道沒事。

王可元的可塑性很高,希望將來多嘗試其他有趣和有意義的角色。
王可元的可塑性很高,希望將來多嘗試其他有趣和有意義的角色。

戲院槍響,冷血殺手李曉明的一句對白:「我好像做了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眼神恍惚,讓人打了個寒顫,這陣子王可元上街都受到注目,他說:「這陣子很有趣,好像開播後不久,在街上有位女生在旁邊經過,望着我定了神,問我為什麼在這裏?她應該是心裏想『李曉明怎麼在這裏?』那一刻我知道大家有共鳴了,過了兩秒大家點個頭就走了。」
在《與惡》之前,王可元也出演過不少作品,包括台灣短片《癡情馬殺雞》、網路劇《深藍與月光》、電視劇《通靈少女》等,也當過不少MV男主角;談到拍戲院開槍的關鍵戲,王可元說:「拍這場戲前,自己在房間閉關了兩天,直到開拍那一天才直接步行到現場,途中重複聽着同一首歌,心裏一直問『李曉明』為什麼會這樣做?但對這個角色來說,再多的問題都不會得到答案,到現場後心情有點混亂,拍完了覺得自己很勁,好像完成了一個使命。」

%e7%8e%8b%e5%8f%af%e5%85%83-%e8%88%87%e6%83%a1%e7%9a%84%e8%b7%9d%e9%9b%a2%e5%8a%87%e7%85%a7%ef%bc%88%e5%85%ac%e8%a6%96%e6%8f%90%e4%be%9b%ef%bc%89

劇中賈靜雯除了是被害者母親,更是新聞台副總監,這幕他們在案發現場相遇,連賈靜雯都說「李曉明」很可怕。
劇中賈靜雯除了是被害者母親,更是新聞台副總監,這幕他們在案發現場相遇,連賈靜雯都說「李曉明」很可怕。

今次與一眾大姐大哥合作,好像吳慷仁和溫昇豪,賈靜雯更是睽違十五年再度回歸台劇,「在拍戲院槍殺的一場戲見到靜雯姐,她說我很可怕喔!我想我當時的狀態應該很不對,讓她覺得很可怕;另一場印象很深,是跟慷仁哥對戲,他要說服我見家人,這場戲他給我的能量非常強,每一句都打動我心裏,我又要不為所動,很掙扎的樣子,每一場都非常非常珍貴,謝謝他們每一位前輩。」
雖然劇中戲分不多,但他接拍並沒有考慮,「收到劇本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戲分的問題,反而想到角色背後想傳遞的意義,遠比多於被觀看到自己重要,因為從『他』身上學會,我們要很溫柔對待這個世界,世界要更溫柔對待每一個人,沒有很在乎台詞只有五句,這部戲難能可貴的地方,是每一個角色都有脆弱的一面,幕前幕後都非常專業,大家都很願意把自己脆弱的地方打開給大家看,不會覺得有壓力,反而敬佩他們,整個劇組亦令我很放心去演。」

現在練得一身肌肉的王元可,由模特慢慢走到演員的路上。
現在練得一身肌肉的王元可,由模特慢慢走到演員的路上。

 

攝影:余惟
化妝、髮型:平平

木村光希 車銀優 宋慧喬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攝影師:余惟-梳化:平平-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