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我不是藥神》: 最病的是國情
亞洲
2019.01.08
1960
撰文:畢明

17movie01e

最病的是國情

《我不是藥神》結結實實是套反映現實的諷刺悲劇,透過幾個血肉人物、流暢的佈局、引人入勝的情節,去說一個窮得只剩錢的國家,人民如何窮便不許病的故事。

取材自真實故事,大陸的確有白血病患者,大半生耗盡家財為續命,最後在財盡絕處,找到醫自己的印度仿製藥,救己後救過無數病友,但後來被關進看守所為囚過百天。

程勇是個形勢使然的英雄,片中的他沒有病,生活只欠錢,他鋌而走險到印度找藥回中國賣,冒被拉被鎖的風險,和那些苦苦求藥的病人一樣是為了:生存。

電影是關於:苦、病、窮、不公、欺詐、腐敗,社會是有這一面,在大國如何漂亮崛起之時,如何太空船登月之時,如何盛世昇平之時。

病人、窮人,每個社會都有,任你多先進文明,但不是每個社會都有吃人的藥醫制度、假藥猖獗成市,權力機構不為人民找公義,卻為保障大藥廠大集團的利益,靠攏勾結,助紂為虐,合謀草菅人命逼人民食貴藥;又不容許引入競爭,令病人求藥、求存活,必須賠上家產、賠上親友的家產。以「發病人財」來趁病打劫,可恥可悲,卻是誰都心知肚明的國情。

程勇由生存,到發財收山、立品,到後來出山濟世救世,他的轉變是一次領悟和覺醒。導演讓他看見不同的病人,他們是爸爸、是孩子、是祖母、是別人的母親,都是老百姓,都有生存的權利。程勇的經歷,是世人的見證,認清「病之國情」的悲哀和荒謬,「藥之國情」的猛於虎和喪心病狂。最病的不是疾患,是國情,是建制。

加入「緝拿藥神」的權力捕頭和他的掙扎更立體。他知道「假藥」、「不法的藥」,才是濟世醫病之方,但偏偏夾在建制和人民中間,被迫執行不公、達至腐敗、製造殘忍,他的痛苦是還有良知,並希望選擇做個「人」,但活於這種社會連生存都被打劫,如何做人?

因為吃藥,婆婆哭說她「房子吃沒了、家人被我吃垮了」,誰能不動容?高藥價背後,是深不可測的黑色利益鏈,藥企和建制的罪名呼之欲出,可惜就是影片在「有限空間」,僅能暴露醜陋,未能直線抽擊大惡。

 

畢明評語:一定要看

李佳芯 洪永城 黃智雯
人氣 TRENDING
劉愷威 鍾欣潼 李佳芯 宋慧喬 Wanna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