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自救補鴻溝 代長者、無家者申請消費券 捐贈電腦、數據卡予基層家庭 社協幹事:救得一個得一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數碼貧窮

民間自救補鴻溝 代長者、無家者申請消費券 捐贈電腦、數據卡予基層家庭 社協幹事:救得一個得一個

tan211125-lucas-0748-1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
尋找替代方案
吳衛東、黃文杰

在社區組織協會的辦公室裏,只見吳衛東忙作一團,才剛剛開完會,又準備帶同大批卡片到通州街公園派發給無家者。

吳衛東是社協幹事,十一年來一直幫助深水埗區的無家者;他早前帶同一班無家者,親身走到體育館,測試可否獲職員豁免使用安心出行,「有些露宿者沒有手提電話,連2G的都沒有,如果他們可以填紙仔入政府場所,只可以填我的電話號碼,我又怕他們忘記我的號碼,所以要隨時袋起我的卡片。」

深水埗的無家者都叫他做東哥,生活上遇到大小困難也會致電他。「他們很多人的2G電話都是我們社協買給他們,一百六十五元一部。」吳衛東曾研究過為三十多個無家者,每人添置一部智能電話,只因資源所限而作罷,亦擔心他們的手機被偷,「若他們的手機不見了,我們也難以再買多一部。」

吳衛東暫時的對策是,每當無家者須進入公共設施又不獲豁免,自己也會陪伴在旁,「因為有些無家者,可能沒有讀過書;對他來說,連寫『我沒有手機』五隻字也是一種困難。」

求助個案增 幫得一個得一個

撇除安心出行問題,無家者在日常生活中都經常遇到數碼障礙。他也留意到一些無家者和長者,無法透過政府網站申請消費券,卻又不清楚可如何應對,「其實六十幾歲,都很難懂得上網啦,無家者有些更連電話號碼都沒有;所以都是社協替他們辦手續,所有無家者的申請都是用我的電話登記。」

隨着更多公共服務數碼化,前來求助的人比以往更多。基層需要提供一年的銀行紀錄,才能申請綜緩,若他們沒有網上理財,便要每月多花五十元申請銀行月結單;基層長者在申請「醫健通」電子健康紀錄服務,也因為不懂在網上申請而找吳衛東幫忙,於是吳用自己的智能電話代為登記,替他們預約覆診時間。

「數碼障礙是一定會愈來愈多,只希望社會對追不上科技的朋友,提供替代方案。」面對更多求助個案,吳衛東也是抱着救得一個得一個的心去做,「目前的環境,我們惟有盡做。」

四出尋電腦 助基層學童上網課

吳衛東並不是孤軍作戰,社協還有其他部門一直關注基層的數碼需求。

黃文杰(Wendy)也是社協幹事,專責基層婦女和兒童事務。回想去年疫情初期,收到二千多個家長來電,因為學校通知他們要在家中上網課,「很多基層家庭根本連一部電腦也沒有,又或者家中的台式電腦,舊得不能上zoom,他們就覺得徬徨。」

Wendy便和同事四出尋找電腦或平板等設備,結果總共派發過千部手提電腦給有需要的家庭,「其實一開始都很困難,幸好社會上都有很多有心人,有的會捐贈二手電腦,有的直接捐錢讓我們購買新的電腦,我們都盡量找一些廉價款式。」

開培訓班教授知識

由於求援者眾,社協也只能靠抽籤形式將之分發。但上網難的問題,並不是單靠轉贈電腦便能解決得到,皆因基層未必負擔得起高昂的網絡費用,「他們也總不能每次都到圖書館連接免費Wi-Fi,所以我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向他們派發數據卡。」

碰巧當天也是派發數據卡的日子,只見中心內擠滿七十多位受助人,當中大多都是家庭主婦,也有學生和長者。組織亦準備了俗稱Wi-Fi蛋的網絡分享器,不少街坊領取後都反映不懂得使用,在場工作人員遂逐一教導。

Wendy提到,很多婦女都不懂得使用社協的手機應用程式,因此設立培訓班,教她們在網上處理日常事宜,「會教她們如何用Google form以及用WhatsApp跟社工聯絡。她們經常打電話來請教,所以我們也拍攝了短片,讓她們能重看使用步驟。」

她看到疫情間接令數碼化的進展快了,坦言整個社福界在應對數碼貧窮問題上也有點吃力:「我們也只能用有限的人手、有限的資源,盡量去幫這班人,但至少,一定不會讓他們變得無助。」

編輯推薦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數碼貧窮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