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如何定義Y/Project?創意總監Glenn Martens:我們不是街頭品牌

834
19.02.2019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我當時連John Galliano和Martin Margiela是誰都不知道」,比利時時裝設計師Glenn Martens坐在咖啡廳內笑說着。那大概是十五年前年少無知之時,不過,他現在手中的Y/Project幾乎能與Maison Margiela平起平坐,是每季巴黎時裝周最讓人期待和一票難求的時裝騷之一。Glenn Martens嘴上和下巴留着鬍鬚,頭上的棒球帽稍微遮掩了前一天留下的倦容,因為他正在香港Joyce店內忙着向媒體解說今次與Joyce合作的別注系列。

Glenn Martens於香港Joyce店內向媒體解說今次與Joyce合作的別注系列。
Glenn Martens於香港Joyce店內向媒體解說今次與Joyce合作的別注系列。

從室內設計轉戰時裝設計

Glenn Martens出生於比利時布魯日,2004年大學畢業於Sint-Lucas室內建築設計,當時是廿一歲,「對我來說,廿一歲出來工作太年輕了,而且仍在尋找自己想做些什麼。」後來,他得知安特衛衞普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Antwerp)是間著名的設計學院,尤其是時裝設計。要知道,這間坐落在只有200平方公里小城市裏的學院,孕育了不少時裝界最先鋒前衛的設計師,包括俗稱安特衞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的Raf Simons、Martin Margiela和Dries Van Noten等等。「就這麼發生了,我只是聽說那是間出名的學校,但我其實並不清楚,只覺得時裝設計可能更有趣,所以我就去面試了。後來他們就錄取了我,一切都非常突然。」就這樣,Glenn Martens在裏面待了四年,從對時裝毫無概念和知識,到2008年碩士畢業後拿着驕人的成績,被Jean Paul Gaultier聘請為初級設計師。Glenn Martens形容為「非常幸運」,他說:「我為此搬去了巴黎工作,在Jean Paul Gaultier設計了兩個男女裝系列。」僅僅半年時間,Jean Paul Gaultier的工作態度令Glenn Martens明白,工作需要的是一份熱忱。「與Jean Paul Gaultier工作學習了很多,也很好玩,因為他是個非常享受生活且充滿熱忱的人。時尚界是個惡劣的行列,運作非常快,你知道的,許多的系列、許多時裝騷,還有不少人為了利益而在背後不擇手段。所以,享受其中是非常重要的,沒有理由做一份工作但不去享受它,而Jean Paul Gaultier就是一個例子,帶着好玩的心情去創作。」

Glenn Martens從Jean Paul Gaultier身上學懂工作需要的是一份熱忱。
Glenn Martens從Jean Paul Gaultier身上學懂工作需要的是一份熱忱。

離開Jean Paul Gaultier後,Glenn Martens隨即成為法國設計師Yohan Serfaty同名品牌的首位助手。或許沒有多少人知道,Y/Project便是Yohan Serfaty之後在2010年創立的品牌。Glenn Martens在Yohan Serfaty短暫任職了十一個月後,還曾為Hugo Boss前藝術總監Bruno Pieters創立的品牌Honest By工作過。2011年,他更嘗試推出自己的同名品牌Glenn Martens,那是一個走Normcore路線的小眾品牌,簡約實穿,與其目前掌舵的Y/Project風格大相逕庭,但細節中仍帶着似乎是比利時設計師天生擅長的解構主義。「我當時非常勤奮地工作,因為作為一個小品牌,我必須獨立運作,沒有資金,沒有背後金主,沒有龐大的人際網絡,任何事情都需要親力親為。當時只有兩名實習生,協助設計、生產、銷售和媒體等工作。沉重的工作量令我每星期七天,從早上工作到半夜。」回想到這裏,Glenn Martens不禁笑了出來,似乎對自己年輕時的瘋狂幹勁感到不可思議。那段期間,Glenn Martens還為Hugo Boss擔任創意顧問,以賺取穩定的收入來維持個人品牌。可惜,Glenn Martens在做了三個季度後就關閉了。

接下Y/Project後的挑戰

2013年,Y/Project的創辦人Yohan Serfaty因癌症去世,當時品牌的商業夥伴Gilles Elalouf正在尋覓合適的人選來繼承Y/Project,而Glenn Martens順理成章成為了品牌的創意總監,因為他曾為Yohan Serfaty工作過。不過,當年的Y/Project可不像現在般充滿解構主義和街頭元素,而是以皮革為主且類似於Rick Owens的暗黑風格,完全是兩個極端。如此強烈的風格對於Glenn Martens來說是極大挑戰,畢竟創辦人剛離開不久,基於尊重而有所顧慮。「最大的挑戰是整個品牌都在哀悼,所有人都感到傷痛,在這種情況下接手品牌是非常敏感的。與此同時,你必須尊重品牌基因,但又不得不慢慢加入我的想法。而第二大挑戰是當時整個團隊只有五位資歷淺薄的員工,我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教他們所有工作,包括如何使用Mailchimp」,Glenn Martens無奈地笑了。他坦言:「頭兩年十分難熬。」而Glenn Martens僅僅在五年內就把Y/Project打造成現今最炙手可熱的品牌之一,員工也由原本的五人增至目前包括實習生在內的三十人,或許他當年在同名品牌所磨練出來的毅力和經歷,在此刻派上用場。「五年內我們做了很多,在沒有任何投資資金下保持獨立,而且能達到這個規模,我感到非常驕傲。」

如今的Y/Project不再是Yohan Serfaty時代以皮革為主且類似於Rick Owens的暗黑風格。
如今的Y/Project不再是Yohan Serfaty時代以皮革為主且類似於Rick Owens的暗黑風格。

解構、中性、建築

我們該如何去定義Y/Project的風格,它有什麼獨特之處能吸引這麼多人穿上這個不易駕馭的品牌?

Glenn Martens熱中且擅長的解構主義為時裝增添了一點幽默和樂趣。
Glenn Martens熱中且擅長的解構主義為時裝增添了一點幽默和樂趣。

「Y/Project的品牌概念是關於多樣性,所以我們有很多衣服的構思是多功能的,可以更換,也可以改變。」例如一件牛仔和尼龍外套的合體,若打開尼龍外套的胸口拉鏈,便會露出牛仔外套的口袋,而整件牛仔更可完全套進尼龍外套的內籠。這其實並沒有什麼實際用處,但就是好玩,大家都樂於尋找Glenn Martens隱藏在衣服下的機關,他熱中且擅長的解構主義為時裝增添了一點幽默和樂趣。「我想讓人們覺得有趣,讓他們可以根據心情換衣服」,Glenn Martens如是說。而這種樂趣更表現在多種穿法上,例如雙重手袖便是品牌標誌性的設計之一,你可以將雙手套進任何一個手袖中,像小孩穿錯袖子而有點衣冠不整的效果,但Glenn Martens卻能把額外的手袖營造出像拱門般的立體效果,並且帶點頹廢而華麗的美感。今季一件同時縫有五個領子的T-shirt更是當中的亮點,那些都是真領子,每一個都能套進去,而非單純視覺上的把戲。由此可見,Glenn Martens十分強調衣服的結構性,這無疑建構出Y/Project鮮明且耐人尋味的風格,他解釋到:「每個系列的起點都是關於結構,我想這也許是受到早年室內建築專業的影響。」

Y/Project今季首次推出手袋系列,同樣擁有多種變化和用法。
Y/Project今季首次推出手袋系列,同樣擁有多種變化和用法。

Glenn Martens最近在一些衣服的吊牌上增加了一張“Unisex Sizing”的表格,上面列出男女士的尺寸參考,方便不同的性別在同一件衣服上選對尺寸。雖然近年不少品牌選擇將男女裝時裝騷合併,但風格強調無性別的Y/Project依然分開男女裝騷,但有趣的是,部分衣服會在兩場騷中重複出現,這確實成功讓人無視了衣服常被預設的性別羣組。Glenn Martens表示,他從不為性別定下界線。

“Unisex Sizing”吊牌方便不同的性別在同一件衣服上選對尺寸。
“Unisex Sizing”吊牌方便不同的性別在同一件衣服上選對尺寸。

同是巴黎後起之秀的Demna Gvasalia,其個人品牌Vetements常常被拿來與Y/Project做比較,因為兩者整體上擁有近似的風格。而事實上,單看細節、結構和輪廓,Y/Project明顯比Vetements多了一份更符合價格定位的奢華感,以及充滿浪漫的古典色彩和建築風格,即使是一件衛衣或牛仔褲。再者,Glenn Martens從不認同大家把Y/Project歸納為街頭品牌,他說:「當然,我們會參考街頭服飾,也會參考運動元素,但我們希望把它提升至奢華層面,而不是直接把倒轉的logo印在衞衣上,我們想做到真正的工藝。如果我們從街頭服飾獲取靈感,會完全將其轉變成更具概念性的,我想這正是Y/Project與眾不同的地方,因為我們不是街頭品牌。」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yproject-0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