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Take:坐爆千人場!十年之後, 港摔終於遇上日摔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勁揪摔角

Good Take:坐爆千人場!十年之後, 港摔終於遇上日摔

「十年前搞港摔,真的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Hoholun感嘆。這一天,Dragon Gate在香港主辦摔角賽事;這一年,也是港摔成立十周年。Hoholun與一眾港摔選手,細細個就是睇日摔長大。香港只有兩個選手去過WWE比賽,其中一個是Hoholun,另一個就是Jason Lee。

當年去WWE,Hoholun的朋友形容是「姚明去打NBA」。「但是當年我去WWE都是平常心,反而今次Dragon Gate搞一場香港show,我有感動的一刻。」Hoholun說。

賽事結束,識英雄重英雄, 港日選手大合照。
賽事結束,識英雄重英雄,港日選手大合照。

Dragon Gate的香港業務代表Sawai Chihiro是幕後推手,「港摔的選手告訴我,香港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不知道什麼是摔角。換個角度看,不就是等於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市場可以開發嗎?」香港人對日本趨之若鶩,去年共有二百二十三萬人次訪日。在香港,拉麵店、壽司店就像便利店一樣,梗有一間喺左近。Dragon Gate老闆Toru Kido笑言,希望摔角文化有一日也可以像拉麵文化一樣,在香港遍地開花。

摔角都有女粉絲

不少人認為摔角暴力血腥,觀眾大多數是男性。可是Dragon Gate的粉絲,卻有超過一半是女性。無他,因為Dragon Gate選手大多數是有型、有美感的大隻仔。日摔風格拳拳到肉,但是Dragon Gate不會像WWE選手營造流血的形象。「我們期待,香港也會有更多女士喜歡摔角。」Toru Kido說。

業務代表Sawai Chihiro(左)和行政總裁 Toru Kido(右)
業務代表Sawai Chihiro(左)和行政總裁Toru Kido(右)

吉野正人是Dragon Gate的當紅選手,外號是”Speed Star”,形象也是參考短跑選手,穿上緊身運動褲。沒想到,原來吉野正人剛出道的時候,曾經有過另一形象─「泰山」。他聽到也忍不住發笑,那時因為剛出道,由前輩為他設定角色,後來漸漸打出風格,他就建立自己的品牌。

然而,吉野正人的摔角路也是崎嶇曲折。在日本,摔角相比棒球和足球,其實也算是相對小眾的運動。「我天生身形較細小,媽媽擔心我受傷,並不支持我成為摔角選手。」可是吉野正人對摔角的熱情,遠大於媽媽的阻力,他先去墨西哥學藝,之後才回流日本發展摔角事業,成為今日叫好又叫座的選手。

一眾日本選手日對夜對,早已熟知對方的招式。吉野正人希望有更多機會與國外選手比賽,對賽時會更有新鮮感。
一眾日本選手日對夜對,早已熟知對方的招式。吉野正人希望有更多機會與國外選手比賽,對賽時會更有新鮮感。

周末的大狂熱

日本選手想要參加摔角也如此困難,香港的選手面對的困境,相信更加複雜。Hoholun剛開始打摔角的時候,在亞洲也是剛剛興起,別人眼中看來可能是沒有出路,在Hoholun眼中卻是機遇。那時,他自費到各地參加訓練和比賽,去完英國受訓之後,在亞洲得到許多比賽機會,隨後更獲WWE邀請加盟。

摔角在香港看似小眾,其實分別在上世紀七十和九十年代流行過。七十年代,何守信是節目主持,不少人四、五十歲的人,都會認識「君子馬蘭奴」,以及「迷魂鎖李雲」。Hoholun那一代人,好多都睇過九十年代的「周末摔角大狂熱」,由亞洲電視播放,屬於風格較為卡通的WCW賽事,摔角手的名稱搞笑,有「女人湯丸亞歷士」、「火雲邪神蘇利雲」、「亡命金剛柯士甸」。

Hoholun在摔角圈闖出名堂之 後,開始兼任東南亞地區賽事的producer。
Hoholun在摔角圈闖出名堂之後,開始兼任東南亞地區賽事的producer。

筋肉人、假打、暴力、流血, 不同年代的香港人對摔角都有不同印象。十年前,Hoholun連同其他摔角手成立「港摔」,決定將摔角定位做「運動競技表演賽」。就像日本摔角,賽事都是在體育版報道。「好多人問摔角是真定假,其實沒有真功夫,是做不到摔角的動作,那你認為是真還是假?」

唔啱數? 照做!

在香港推廣十年,港摔總算累積到一批支持者。近幾年開始一年舉辦兩次賽事,每次做兩日,總能夠賣到四、五百張票,而且全場爆滿。其中百分之十是日本人,百分之三十是外國人,其餘都是香港人。「在香港做show,其實唔係好啱數。」所謂唔啱數,是因為就算賣掉所有票,都只是打個和,有時還要倒蝕。港摔沒有贊助,所有開支都要一力承擔。一場賽事,起碼有一半是外國選手,機票住宿是固定開支,連同工作人員,以及所有選手的出場費,通通都是開支。「但是我們都會照做,一定要報答香港的fans !」

新一年,港摔與Dragon Gate已經商量好,希望可以做到四場show,春秋由Dragon Gate主辦,夏冬由港摔主辦。Dragon Gate的業務代表Sawai Chihiro為了在香港和日本推廣摔角,特地找來居港日本藝人和泉素行做司儀,又請他去日本「受訓」,拍攝節目。「摔角也是運動娛樂,和泉素行是娛樂藝人,絕對是相輔相成。」老闆Toru Kido還讓他成立 “Fishball Gate”,成為「會長」。「將來我就會向Dragon Gate挖角!」和泉素行打趣說。

居港藝人和泉素行是"Fishball Gate"的「會長」,他認為魚蛋是香港的代表食物,希望藉由摔角,讓更多日本人了解香港。
居港藝人和泉素行是”Fishball Gate”的「會長」,他認為魚蛋是香港的代表食物,希望藉由摔角,讓更多日本人了解香港。

Hoholun說,來年1月,港摔會再次主辦賽事「熱血寒冬」,而且是第一次連續做三日show。「不過每次都要等三個月才知道效果,但是我們實在負擔不起每個月搞一場。」如果三日都爆滿,就是有七百多個觀眾。「我們希望,夏天可以搞一個一千人的show,目標在修頓!」Hoholun躊躇滿志地說。

話雖如此,在香港訂場,已經是第一個難關。當初能夠找到柴灣青年廣場,也是靠Hoholun的小學同學幫忙,因為同學剛好負責租務。青年廣場一半屬於政府,另一半屬於私人管理,相對寬鬆。「香港人對於未曾做過的事情,總會有戒心。」康文署,收到嗎?

日摔在香港搞一場show,是許多港摔選手夢想成真的一刻。
日摔在香港搞一場show,是許多港摔選手夢想成真的一刻。

穿人字拖的producer

籌辦一場摔角賽事,並不是人人都做得到。正如足球員,不是每一個都可以轉型做教練。Hoholun有一次被人臨時拉伕,成為馬來西亞一場賽事的prodcuer,他才發現自己有策劃的能力。一場show,如何看起來連貫又有戲劇張力,如何令觀眾愈睇愈投入,很視乎producer如何邀請選手、如何安排對戰。

以10月的Dragon Gate賽事為例,第一場是香港對日本,作用是帶動觀眾情緒,投入「身份大戰」。隨後是日本選手對打,提供水平較高的演出,讓觀眾欲罷不能。這一切,都講求producer擂台經驗,以及在摔角圈的人脈,可以請到什麼樣的選手。現在東南亞有八成賽事都與Hoholun有關,有時他只是選手,有時他會兼任producer。最近,他就在澳門幫忙訓
練新一批摔角手。

港摔成立十年,觀眾是選手們走下去的最大動力。
港摔成立十年,觀眾是選手們走下去的最大動力。

長期飛來飛去,Hoholun已經沒有在香港租屋,他的「家當」只有三個篋,一個放摔角裝備,另外兩個放個人物品,其餘紀念品都放在家人的住所。Hoholun今年三十一歲,五年前他接受訪問,曾經說過三十歲之後再作打算。「現在我除了做摔角,看來也不可能轉行了吧?」他自嘲。

記者還記得,第一次見到Hoholun的時候,他穿著一件白衣短袖T恤,一條黑色有破洞的牛仔褲,腳踏一對人字拖。聽到拖鞋的撻撻聲,就知道他在附近,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隊友常常稱呼他做「黃生」,記者以為是戲謔,後來才知道是尊稱。聽過他描述港摔的藍圖,記者也在心中暗暗地說了一句「黃生加油。」——港摔,加油!

足球員不用自己砌龍門,但是摔角手要自己搭擂台。希望港摔的擂台,可以愈走愈遠。
足球員不用自己砌龍門,但是摔角手要自己搭擂台。希望港摔的擂台,可以愈走愈遠。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勁揪摔角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wrestling-photo-0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