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ADVERTISEMENT

What we love will ruin us

15.10.2020
圖片:法新社

“No screens!”現在的家長管教孩子要出這一句。

以前的家長教孩子,限制是他們的看電視時間:「唔准睇咁多電視!」今時今日,改為不准上網,「禁止使用屏幕」,包括手機、iPad、電腦等等。文明和懂家教的父母,跟孩子約法三章,制定雙方同意的時間表,以前是幾點鐘可以看電視、看多久、不准電視送飯;現在是上網的screen time是幾時、多久,飯桌上禁手機。大概是現代版食不言寢不語。

有些家長,更選擇在若干歲前,完全不許孩子碰電子產品,很多矽谷的龍頭科技公司高層,更銳意不准家中小孩走近「電子毒品」,嚴正列為兒童不宜。點解?

美國人每日查看手機達九十六次,比過去兩年大增20%,平均每十分鐘便癮起要看一次,十八至廿四歲的羣組,檢看手機的次數更是國民平均數的一倍。

你一天的screen time多少?

四分三美國人試過一邊與人聊天一邊看手機,五分一人表示經常如此。台灣今年初也有類似的調查,發現每一百人就有七十三人食飯時看手機,每百人便有五十四人返學或返工時check手機;不同年齡層的沉迷狀況都不樂觀,癮患普遍。

Netflix的《The Social Dilemma》爆紅,要反思的人更深刻反思,沒自省的人繼續無知。明明是紀錄片卻像驚慄片,暴露及戳破社交網絡刻意令人大規模中毒、上癮。搜尋引擎又好,瀏覽器又好,為牟利,不擇手段餵食誘餌、令人黐着網絡不走:留言、like、typing顯示、notification,都令你欲罷不能。各單位都在網上偷竊、追蹤、記錄、分析、針對每一個人做你世界,演算法的真名是「不能自拔法」,只會變本加厲。

是我們已知的,至少有一部分人已醒悟、警惕,但今次由一些曾有份令我們沉淪、設計過有毒配方的前科技公司主腦現身說法、追悔,更具說服力及爆料性。

我覺得最可怕是網絡提供給不同人度身訂造的現實,一味派送迎合你的資訊,令人陷入萬劫不復的偏頗泥沼之中。同是維基百科的資料,同一個課題,在不同地方發出問題,會得到不同的答案。歷史和事實,不是得一個版本的嗎?

這頭有能力監控、誘哄、扭曲、建構compromised真相的魔獸愈來愈強大,能知道每個人的一切,比每個人知道自己還多,再加以利用榨取支配,這權力非常可怖。《The Dark Knight》中的Lucius Fox對蝙蝠俠說”This is too much power for one person”,一間機構都係。

網絡上癮,科技災難,是人類被前所未有地剝削,兒童由出生至成長毫無底線地被加害。不懂真實社交,十歲便開始sexting、活地阿倫說的”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太早一覽無遺,偏偏每天被網上審判外貌行為,互相欺凌至毫無自信。一切都在預視魔獸將失控,人類將被摧毀。

我又未至於太悲觀。

每個年代,都有預言、都有先知、都有大危機、都預測人類會滅亡。食物危機、能源危機、水源危機,都應該死咗好多次,今次輪到這頭魔獸,還有AI的威脅……

Neil Postman的經典著作《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是我的救命警訊,他幾十年前已說過電視作為新媒體,連新聞都娛樂化,那種資訊娛樂上癮的奪命。現在是出現更勁的變種新媒體而已。

Huxley的《Brave New World》更是還魂解毒必讀,早警告人類會”adore the technologies that undo their capacity to think”、”redo to egoism” and “drown in a sea of irrelevance”,共業是我們服食distractions的無限脾胃:”What we love will ruin us”。

世上萬惡的東西何其多,金錢之外,還有毒品。你用錢,定錢吞噬了你?太多錢的金融機構,非常邪惡;毒品,永恆害人,足夠的危機感和災難帶來醒覺改變世界。修正、監管、懲處、自律,自救,做人都係咁。

最大功德是做個有質素的羣眾,小心fake news、不做haters、fact check、停止任人餵飼放題,停止notification、定時斷網、跳出comfort zone,大把嘢可以做。什麼都不做不改,才是等死。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10/MPW2710_B071-078_005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