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A Journey of Time

149
30.05.2019
Rhonda Ng
圖片由品牌提供

黑洞「被」現身了。

一直以來,我們只知道愛因斯坦,只知道霍金,只知道遠在某光年某一點,存在着一個洞,一個神秘莫測似是吃人於無形的宇宙陷阱;我們卻未見過黑洞真身。

終於,來自世界各地科學家聯合組成的事件視界望遠鏡(Event Horizon Telescope, EHT),望穿秋水攝得首張黑洞照片。這個連光也擺脫不了的「洞」,好難想像究竟有幾大(事實是大到你根本想像不到!),不過,黑洞裏面,時間彷彿靜止了─如果說,進入黑洞是我們身處這個宇宙的終結,黑洞另一端,也許便是新宇宙的開始吧!

宇宙無垠,人類渺小,兩者落差豈止光年計?

我們爭分逐秒原只為了等待時間停頓。迷思,同時藏於腕上微型宇宙裏面。只因無獨有偶,愛馬仕曾於日內瓦錶展裝置一個巨型黑漆月亮,將與會者的眼球全被吸進去……

敢問一聲,方寸時計是否也知道,人生一趟,究竟值得我們花多少時間去走呢?

Galop d'Hermès
Galop d’Hermès

New Satellite

去年始,愛馬仕腕錶正式加入SIHH聯盟,猶如打開新一頁,心情也不同了。

來到第二年,算是舊生,卻不因此放軟手腳,相反,推出全新腕錶樂此不疲,甚至染指高級腕錶必爭之地─月相腕錶。一枚Arceau L’heure de la lune雙月相腕錶叫人忘不了,能夠同時顯示南、北半球時間,功力堪稱非一日可練成,機芯厲害,也為品牌來年發展方向一錘定音,複雜腕錶成為他們打開新宇宙的隨意門,就連日內瓦展館裝置,也以月球為設計靈感。

一月展覽展館內,一個直徑3.5米的黑色巨型「地球」擋在大門,直如品牌投下一個巨型信息,赤裸表白自家腕錶的遠景,野心不小。「地球」不惜工本裝飾,表面貼滿二萬零四百八十塊三角形瓷磚光伏電池,不停暗閃,不停緩慢轉動,透過地板倒影,更如恍似看見兩個地球同步旋轉,眼前即時形成一個全新宇宙面貌。

巨型黑色「地球」裝置,網絡被譽為今年SIHH十大難忘場景之一。
巨型黑色「地球」裝置,網絡被譽為今年SIHH十大難忘場景之一。

場館裝置操刀者,駐倫敦的日本藝術家Hideki Yoshimoto,他原是航空天文工程學博士,擅長藝術和機械人交互設計。一個觸得到的地球,看似科學,深藏詩意才是藝術家本意。

巧思至此,品牌藝術總監Pierre-Alexis Dumas也感動萬分,「我們一直希望能夠透過一個『物件』,帶起時計的可塑性,突出其獨特功能。「若能融合科技創新的理性,與人們肢體語言的感性,這便是我們所追求一枚腕錶的價值。」Dumas感性,即使宇宙高深莫測,時計「的搭」之間,也只不過是咫尺之親罷了。

玫瑰金鑲鑽Galop d'Hermès腕錶,炭火紅色亮面短吻鱷魚皮錶帶。錶圈鑲上150顆鑽石,約0.66卡。錶面40.8x26毫米,錶耳內側間距10毫米,防眩光藍寶石水晶錶鏡,瑞士製造石英機芯,防水30米。
玫瑰金鑲鑽Galop d’Hermès腕錶,炭火紅色亮面短吻鱷魚皮錶帶。錶圈鑲上150顆鑽石,約0.66卡。錶面40.8×26毫米,錶耳內側間距10毫米,防眩光藍寶石水晶錶鏡,瑞士製造石英機芯,防水30米。
316L精鋼Galop d'Hermès腕錶,自然色Barenia小牛皮錶帶。錶面40.8x26毫米,錶耳內側間距10毫米,防眩光藍寶石水晶錶鏡,瑞士製造石英機芯,防水30米。
316L精鋼Galop d’Hermès腕錶,自然色Barenia小牛皮錶帶。錶面40.8×26毫米,錶耳內側間距10毫米,防眩光藍寶石水晶錶鏡,瑞士製造石英機芯,防水30米。
錶冠設於6時位置,設計獨特。(左) 全錶沒尖角位,長梯形錶面通通都是圓角。
錶冠設於6時位置,設計獨特。(左)
全錶沒尖角位,長梯形錶面通通都是圓角。

Galop!

馬術,是品牌的基石。

2019年瑞士日內瓦錶展新鮮出爐的,還有Galop d’Hermès腕錶,正正是以馬匹馳騁之姿作設計靈感。銀色粒紋錶盤,蛋白石光澤,粉銀色轉印阿拉伯數字,深灰色外框,鍍銠指針,全錶簡約極致,沒有一絲累贅。設計師Ini Archibong說:「我有幸能夠見識品牌的家傳產品資料”conservatoire”,發現他們實在十分有遠見,這正好啟發我很想做出一個不受時空約束的設計。」Archibong生於洛杉磯,畢業於洛桑州立藝術學院,以及加州帕薩迪納藝術中心設計學院環境設計系,現居瑞士,雙親為尼日利亞人,聯合國似的背景,令他能以雅緻冷靜的風格展現設計。

Galop d’Hermès腕錶是Archibong首次與品牌合作的成品,也是他首度踏足鐘錶界的設計項目—對於設計師來講,這何嘗不也是一個能讓人盡情馳騁並且一試斤兩的機會?「對啊!這是我第一次設計腕錶。依我所看,腕錶不止是一件消費品,更可以與人產生親密連結,我估我跟愛馬仕最合拍的地方,便是大家都講究設計簡約而不簡單,是為設計而設計。我熱愛大自然,每當我出外放狗,大量靈感便會湧現腦中,也許這是因為心情最放鬆,整個人完全融入大自然所致吧!個腦一有構想,我更加不讓自己停下腳步,繼續散步,繼續行,一邊行一邊聽音樂……直至想好了,馬上回家將所有想法放入電腦,其實自94年起,我已開始試造3D模型,現在習慣3D思維,反而少畫sketch。」男人與狗,便是三十五歲Archibong的生活寫照。

Galop d'Hermès腕錶 設計師Ini Archibong
Galop d’Hermès腕錶
設計師Ini Archibong

腕錶共四款,精鋼無鑽和鑲鑽,玫瑰金無鑽和鑲鑽,除了「愛馬仕」啡、藍和紅等等,更有編者最愛的象灰色錶帶,色選盡佔知性天下。錶殼一樣被拿來大做文章,「創作的材質是光線,我希望創造一個可捕捉光線的形狀,更因此學會了勾畫符合空氣動力學的形狀和展現未來風格的線條,利用不同的表面質感,探索光線的效果。

錶背刻上品牌H標記,直如蓋上身份和品牌的釐印。
錶背刻上品牌H標記,直如蓋上身份和品牌的釐印。
設計師口中「渾然天成」的圓角梯形錶面和圓濶的數字刻度。
設計師口中「渾然天成」的圓角梯形錶面和圓濶的數字刻度。
設計師創造一個可捕捉光線的形狀,更因此學會了勾畫符合空氣動力學的形狀和展現未來風格的線條,利用不同的表面質感,探索光線的效果。
設計師創造一個可捕捉光線的形狀,更因此學會了勾畫符合空氣動力學的形狀和展現未來風格的線條,利用不同的表面質感,探索光線的效果。

「我就是喜歡設計out of the box。」初嘗為女人作嫁衣裳,漢子柔情,也盡情展現在新錶上。「女性的美,可以呈現在線條上面,這枚腕錶最能突出女性化的特質,便是全錶沒尖角位,長梯形錶面通通都是圓角,然而,腕錶尺碼刻意放大,不能太纖細,因為我想突出女性柔美的同時,也能加入些許剛強韻味,做到中性美。」常言道,男人看女人,較女人看女人,更能發現一股隱而不閉的誘惑。雖然未算科班出身,然而,Archibong一再強調自己是一個十分守時的人,也重視時間管理,時計就是生活的基準。「講到時間,精確度很重要,然而,也要顧及享受時間的樂趣,兩者不一定對立,我的時間晢學相當自由;「其實,做什麼都好,懂得適時利用時間就好了。」

Rhonda Ng
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Galop_d_Hermes_steel_ambiance_2_copyright_Mel_Bles-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