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CREATE A BETTER FUTURE THROUGH SPORT

78
Nike全球目的通訊副總裁Vanessa Garcia Brito
Nike全球目的通訊副總裁Vanessa Garcia Brito

以創新科技啟發世上每一位運動員,通過運動把世界推向更好,一直是Nike的宗旨。自1970年來,品牌積極支持女性參與運動,Nike基本會在2004年亦成立“Girl Effect”非盈利組織,幫助發展中國家的女性成長,發展潛能和追尋理想。環保和可持續發展是當下熱話,早在1992年,Nike已為地面製造商提供由回收運動鞋和多餘生產材料重用製造而成的循環再生物料“Nike Grind”,從品牌服裝和鞋類,以至世界各地的運動場地面, Nike Grind亦被應用在不同功能的產品中。早前,跨界創意建築工作室ESKYIU策動《ESKYIU PLAYKITS》多變互動展覽,Nike被邀作為文化及社區合作夥伴,除了為大眾帶來以Nike Grind製造及鋪設的展覽場地,更舉辦了《Take the Podium》座談會,邀請不同專業、地域同時熱愛運動的傑出女性分享她們的經歷及感受。

《Take the Podium》座談會以“Moving the World Forward Through Sustainability”為大前提,請來十位傑出女士分別以“Multiply Her Potential Through Sport”及“Creating Change For The Future”為主題,交換及分享她們對可持續發展及運動的貢獻、願景的看法及意見,Vanessa亦是其中一位嘉賓。
《Take the Podium》座談會以“Moving the World Forward Through Sustainability”為大前提,請來十位傑出女士分別以“Multiply Her Potential Through Sport”及“Creating Change For The Future”為主題,交換及分享她們對可持續發展及運動的貢獻、願景的看法及意見,Vanessa亦是其中一位嘉賓。
女子足球運動員吳海燕(左) 和香港女子游泳選手歐鎧淳一同分享運動經歷及怠受, 將激發女性潛能的概念傳承下去。
女子足球運動員吳海燕(左) 和香港女子游泳選手歐鎧淳一同分享運動經歷及怠受, 將激發女性潛能的概念傳承下去。

運動是生命的轉化

「運動是一種生命的轉化。」Nike全球目的通訊副總裁Vanessa Garcia Brito分享。

是次《Take the Podium》座談會以“Moving the World Forward Through Sustainability”為大前提,請來十位傑出女士分別以“Multiply Her Potential Through Sport”及“Creating Change For The Future”為主題,交換及分享她們對可持續發展及運動的貢獻、願景的看法及意見,Vanessa亦是其中一位嘉賓。對於運動如何改變她的人生,她說:「年輕時便愛上跑步,運動過程中讓我放膽追求夢想,上星期六我剛完成了首次50K跑步,我從未想過我能做到,直至我真的把它完成。我會走得更遠,消除一切的難關和界限。運動令我對世界變得更好奇,更懂得珍惜和感激所擁有。」

擁有羅格斯大學的學士學位和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的法學博士學位,Vanessa現居於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喜歡在大自然中探索,她除了是一位認可的瑜伽老師,她更擁有跆拳道的啡帶資格,同時也是一位參加了八次馬拉松的選手,征服了紐約、哥倫比亞特區、芝加哥、洛杉磯、柏林等,而目前她正在為超級馬拉松進行訓練。擔任Nike的全球目的通訊副總裁,Vanessa的工作可謂任重道遠,負責領導整個綜合通訊團隊,涵蓋可持續發展及創新業務、全球社區影響和多元化及包容性事務,啟發和激勵Nike的員工、消費者、社區、利益相關者及合作夥伴,讓他們通過運動的力量把世界推向更好的未來。工作雖繁忙且挑戰重重,Vanessa仍是樂在其中,問她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她說:「不應該是平衡,應該是“integration”(整合),因為平衡的話我只可以將50%時間放在工作,50%時間在生活,這並不理想,也不能好好發揮表現。我會不停反問自己究竟想要怎麼樣的生活?要什麼的經歷?我的人生次序又是什麼呢?運動讓我有清晰頭腦,更專注,縱使有時天氣寒冷,凌晨4時太陽還未升起,跑步要戴上頭燈,身體很疲累,告訴睡覺吧不要跑,但我內心仍叫自己just do it,你要起來,做吧!身體有情緒就由他吧!」

對Vanessa來說,運動不但能改變人生,更可以凝聚人羣,消除一切框架和障礙,在運動的世界裏,沒有人是孤獨的,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其中。因此,在她帶領下的“purpose team”,工作是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創造更多機會,並透過不同的平台讓大眾有機會跟社區連繫起來,透過運動認識可持續發展,「這是一個充滿使命感的團隊,也是我們的承諾。」作為團隊的領袖,Vanessa解釋不能像一般教練只着重表現,「領袖更要懂得關懷,嘗試去了解他們所關心和要求,要時刻對他們充滿好奇,當然要富視野,也應要靈活變通,推動他們的同時亦要鼓勵和幫助他們超越界限

19901

以運動啟發女性

談到女性運動史上的里程碑,不得不提1972年美國國會通過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規定「在美國,任何人都不得因其性別被排除在接受聯邦資助的任何教育或活動計劃之外,不得被剝奪此類計劃或活動應有的待遇,也不得受到歧視」,讓美國女子體育運動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當時高中和大學體育運動中徹底地推動了性別平等。幾天之後,美國奧運田徑選拔賽在俄勒岡州尤金市舉行,俄勒岡大學的幾位歷屆田徑選手製作了T恤並贈送免費運動鞋,鞋面上印有一個形狀像打勾符號的新商標,他們把自己的小公司命名為“Blue Ribbon Sports”,跑鞋則取希臘神話中勝利女神“Nike”之名。品牌的由來,其實與女性也有莫大淵源。

1978年,“Nike Women”正式作為品牌其中一項核心業務啟動,首次推出了以女子“Waffle”訓練鞋為主打的廣告,這是專為女性設計的產品系列之一。在1979年,一羣女性跑者聯合起來成立了“International Runners Committee”(國際跑者委員會),旨在將長跑納入女子運動項目。作為合作夥伴,Nike積極提供資金贊助和宣傳機會,希望女子跑步運動獲得更廣泛的認可。1995年秋季,一條名為“if you let me play Sports” (如果讓我去運動)的Nike廣告在當時引起激烈的討論,短片透過一羣小女孩口中說出運動對女性生活的多種好處,對白大致是「如果你讓我去運動,我會更愛自己、我會更自信、我會減少患上抑鬱症、我患乳癌的可能性降低60%、我會更有可能離開打我的男人、我不太可能懷孕……」廣告被《USA Today》的讀者評選為當年度最佳廣告。即使到今天,這則廣告仍深深影響女性運動文化,更是女性運動廣告史上最重要的案例之一。

廣告和產品上積極宣傳女性參與運動,Nike基金會在2004年創辦“Girl effect”,這是獨立和具創意的非盈利組織,在全球九個地區開展業務,活躍於五十多個如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盧旺達、南非、印度、菲律賓等發展中國家。Vanessa在剛加入Nike時就曾擔任“Girl Effect”的策略通訊和合作夥伴關係的高級總監,她分享:「Girl Effect專注於女孩的整個世界,陪伴她整個成年之旅,讓她創造她自己的故事。通過我們的工作,女孩懂得表達自己,重視自己並和人羣建立關係;在大家的信念和支持下,從基本的疫苗接種到教育,她可以找到她需要的東西,追尋理想。」作為一位成功的女性領導,問到她的成功秘訣,她說:「工作的初期,我有很好的導師,鼓勵我不要只想面對的局限,而是要接受挑戰;如果這裏有挑戰,便要想當中的機會。我認為我們要為女性身份而自豪,因為我們有超乎想像的力量,我們是女性,我們敢於創新、我們有勇氣、我們能與別人建立深層次和有意義的溝通和關係……因此我沒有感到局限,而是充滿機會。」Nike以運動啟發並服務女性超過四十年,時至今天,一直激勵女性運動員,為她們創造更美好的運動環境。

Nike一直為地面製造商提供Nike Grind循環再生物料, 製作過程就是橡膠、泡沬、皮革和織物合成物分離後, 再磨碎成各種大小的顆粒。
Nike一直為地面製造商提供Nike Grind循環再生物料, 製作過程就是橡膠、泡沬、皮革和織物合成物分離後, 再磨碎成各種大小的顆粒。

踏上可持續發揮之路

「可持續發展並非一份工作,是一個目的,更是生命的召喚。每當我上街跑步,我會考慮這是否一個『安全』的地方?有沒有乾淨的水源和清新的空氣?當你關心這裏的人,很自然再推進一步關心可持續發展;如果你想令世界變得更好,你要去關心空氣和水質;如果你想對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你便要幫助和裝備他們,給予他們選擇和機會,這就是Nike所積極處理的事。我們相信未來是一個循環,我們正在研究如何使用更少的資源和對環境的影響來製造產品,如何讓產品可重複使用,“closed loop”是我們的目標。」Vanessa解釋。

以運動的力量把世界推向更好的未來,這不只是關乎製造什麼產品,也關乎製造產品的過程。在Nike的世界,每件廢物也能轉化成資源,“Flyleather”和“Nike Grind”均是品牌兩大重要研發;前者由至少50%回收天然皮革纖維與水製作而成,品牌希望將製革廠的廢棄皮革轉化成皮革纖維,然後製成 Flyleather 來增加材質的可持續性並減少資源浪費。與此同時,Flyleather要比普通皮革輕上40%,耐穿性是普通皮革的五倍,在整個生產過程中也節省了90%的用水量。說到Nike Grind,早於1992年,Nike一直為地面製造商提供Nike Grind循環再生物料,製作過程就是橡膠、泡沫、纖維、皮革和織物合成物分離後,再磨碎成各種大小的顆粒;根據官方數字,在2017年Nike從垃圾堆填區中轉化了1250多萬磅廢料,而75% 的Nike鞋類和服裝產品都使用了 Nike Grind 材料,而不同的 Nike Grind 材料更應用在鋪設場地中。說起來,Nike 並不是第一次使用Nike Grind製作球場,早在幾年前,Nike就陸續在世界各地啟動「Nike Grind計劃」,像是位於日本東京,專門提供給奧林匹克運動員和殘奧會運動員為2020年奧運會進行訓練的“Brillia Running Stadium”;位於美國加州,擁有二十四個標準足球場地及人造草坪的美國加州“Silverlakes Turf Field Complex”,以及位於美國加州具有兩級彈性,能提供高衝擊援震和籃球回彈均勻性的「NBA國王隊的 Golden 1 Center」……都是Nike走向永續之路的實踐方式,而今次《ESKYIU PLAYKITS》展覽場地面積約394平方米,換算下來等於需要超過五萬對舊鞋的再生材料才能鋪設完成。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JD6A5042-1024x6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