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場不死】soundpocket展覽走入商場 藝術異域空間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不死富利來

【死場不死】soundpocket展覽走入商場 藝術異域空間

室內幽暗的環境,適合展示錄像作品

近年不少大型商場以文化藝術作招徠,商場內總要有幾件藝術品坐鎮,亦有商場自家畫廊舉辦活動,惟大部分都擺脫不了商業味,反之,實驗性的展覽,甚或是容讓藝術家以商場為場域進行創作的例子,卻是鮮見。

近月,本地藝團「聲音掏腰包」(soundpocket)的ASP十年展選址富利來,展覽展出過往十屆「藝術家支援計劃」參與藝術家的作品,分別分佈在商場四個舖位,包括一樓走廊尾的大舖、由商場內的小型畫廊Mist Gallery,以及另外兩個未出租的細舖。

比起乾淨企理、燈光冷氣完備的傳統白立方藝廊,富利來剛剛相反:二樓天花長期漏水,每逢落雨必定出現水桶陣;商場中央冷氣壞掉,除了店內的範圍均無冷氣;女廁不時無咸水,需用水桶裝水沖廁。所有現代商場的基本設施,它都沒有。用現代準則,它是一個與現世割裂、永遠停留在舊時代的異域空間。但soundpocket反而看中這地方的特色。

藝術家王思遨的《城中暮色》把窗框貼在牆上,又在牆上噴上日落暮色,當陽光普照時,與對窗窗框的影子互相重疊。
藝術家王思遨的《城中暮色》把窗框貼在牆上,又在牆上噴上日落暮色,當陽光普照時,與對窗窗框的影子互相重疊。

soundpocket行政總監黃嘉淇(Alice)指:「最初跟南叔提出有意短租時,南叔三番四次追問:你肯定?這裏可能不適合你。但是我們的藝術家都比較在地,我們之前也曾在觀塘碼頭辦展覽,這個場地跟社區很貼近,非常適合。」

她並非沒有物色過中上環的傳統地舖畫廊,但月租動輒八到十萬,超出可負擔範圍。富利來除了租金符合預算外,空間特色與作品意外地契合,甚至增添作品的觀賞意義,譬如位於走廊尾樓梯旁的大舖,有一排微微透光的窗,關上燈後幽幽暗暗,適合用來展示錄像作品。在舖的中央,懸吊着羅潤庭的錄像作品《逃生•愛倫坡三部曲:第一部–墮落》,他把恐怖生存遊戲《Outlast》(中譯《絕命精神病院》)的場景剪接成電影,錄像中的場景與商場空間互相呼應,「有點像逃到無人之地的感覺。」在富利來觀看這作品,也不免令人聯想到在不遠的新時代廣場取景的本土經典cult片《生化壽司》。

soundpocket行政總監黃嘉淇(Alice)
soundpocket行政總監黃嘉淇(Alice)
在一間無門口的小房間,周睿宏放了兩把吹向空無的風扇,作品名為《消音》。
在一間無門口的小房間,周睿宏放了兩把吹向空無的風扇,作品名為《消音》。

也有藝術家以富利來的空間特色為靈感,進行場域特定作品,如林國鑫的《浮躁》在一間幾十尺的細舖,中間有一串長長的插蘇,由天花駁到接近地面,藝術家在空間內添加了裝置和圖畫,與空間原有的使用痕迹交疊,牆上的灰黑痕迹、牆角的膠袋,是原有的還是藝術家留下的謎團?待觀眾自行聯想。原本這店舖未有冷氣,業主得知有人短租做展覽,即特意安裝冷氣,讓展覽空間更舒適。

進駐了短短個數月,Alice指這地方像一條村落多於一個商場,「這裏的店主經常到別的舖吹水吹足一日,而且不是相鄰的店,而是由走廊頭走到走廊尾。」她又指:「這次展覽開拓了不少平時不會看soundpocket展覽的觀眾,包括商場店主和附近街坊。這裏就近油街,又近地鐵站,在富利來辦展覽,不輸地舖。」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不死富利來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6/k210602sim-483-202106281033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