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Serrini
熱門文章
Serrini
莎妮妮

Serrini專欄:「陳詠謙之亂」(上)

6142
20.12.2018

近期網上熱鬧討論「陳詠謙之亂」,大量聽眾聲討填詞人之時又齊齊投入歌詞文本研究。有碰撞就有火花,廣東歌詞壇突然看似生機勃勃,在乎的人非常多。吃飯或開會時請不要看連登網民用「陳式填詞技巧」仿作歌詞的帖,會爆笑。大家如此靈活創作「壞詞」,對於「好詞」標準,看來大家都心裏面有個度量衡。大部分評論提到陳的意象運用生硬、前文後理不連貫和押韻奇特,不時感嘆「林夕黃偉文就唔會咁」,好像老爸話當年。博客「逆嘶亭」臉書點評十首陳式作品獲兩千多點讚和五百多轉發,可見網民忍久了就情緒爆發,狂歡一番。評論有趣,但看評論背後代表的讀者價值觀更加有趣。

篇章開首談《高山低谷》說到「渴望被成全」乃被動歐化句,主語不明更加兀突。字字珠璣凝練合文法當然好,想我都好想好似中咗頭獎有嘢唔使做老細又吹我唔漲。廣東話入詞要對音,實在值得更包容文法混雜,可不可以說一枚白菜一塊雞蛋一隻葱一個胡椒粉?春風又綠江南岸,就包容「綠」作動詞用吧。作者提到「只見人下墮」令人聯想到跳樓,那可能作者聽到「捲起那熱吻背後萬尺風波」會想到即將遇溺;紅酒就紅酒啦!什麼叫”a beaker full of the warm South”?混雜語法其實很普遍,文法不好、字面不能一看就明所以就評論「不好」,略滲「老海鮮」邏輯。《高山低谷》是一首要看整體和看context的歌,當年大熱,是因為歌曲擊中港人的無力感啊!後來我也問陳詠謙為什麼要塞句「我繼續埋藏我愛戀」,解釋後我也接受點頭,填詞人不是自主自決的呀。

另一個被狠批的是《別來無恙》(尤其「我現時自己肯做飯」已成meme),歌曲的感性也被網民嘲笑乃一個「打緊Xanga既肥仔」。好奇一聽,我有點明白詞人特意填得很蹩腳的用意,歌詞捕捉的是一個無甚taste的直男思路。除了副歌,全篇歌詞基本上不押韻,聽起來完全沒有歌詞範,更像的是一個「佬」在練習抒發感情(男性不善情感表達都可以說是父權社會產物吧),和網民說的「肥仔打Xanga」真的異曲同工。「我為何未懂得自白/我為何未捨得學習/恃住雄辯滔滔/隨便的把你喝罵」的叙事者是真的有表達能力問題的一個「佬」,從這個角度解讀的話,不難看出歌詞雕琢的原因──這個男人就是因為沒有情趣沒有溫柔沒有花言巧語留住芳心。如果歌者唱歌時候也不那麼投入感情和技巧,甚至off beat低吟出來,可能就更適合Xanga佬感覺。

希望下期再談更多陳式歌詞。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