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Serrini
熱門文章
Serrini
莎妮妮

Serrini專欄:奇怪的芬娜

93
13.09.2018

幾年前第一次聽Awkwafina就是那首My Vag,搞鬼有趣,主旨大概是「我的(某器官)最好,『你』的就最差」,二元對立用你我女性部位來口爽一番。超越世俗規範和政治正確的饒舌音樂,往往是最直接的情緒宣導,饒舌真的沒有必要教化社會,而也許最佳的社會教化是透過越界表達來de-educate一下繃緊的大眾。

這位聲音沙啞、書呆子般的華裔女生是一位29歲東岸饒舌手,今年五月出新EP──In Fina We Trust。甜甜粉紅色封面配上一個溶解中的Awkwafina卡通造型,好有Rick and Morty荒誕感。

Awkwafina新EP一開始就很「亞裔」,開首The Fish(Intro)就有亞裔在外國常遇見的場面──被認錯是另一些亞洲人。Awkwafina在這首intro被一個地鐵乘客認出,娘裏娘氣男人的質問讓整個場面更加荒誕,性別認同浮動不代表種族或其他社會議題上自動有胸襟。猜了幾個荷李活亞洲人面孔:Bing Bing Fan、Komiko Glenn、Constance Wu,最後一句「邊X個係Awkwafina?」在outro再首尾呼應,荒誕世界框架建立完成。

在「我的超豪男友」(有Awkwafina搞笑演出)電影開場一幕要靠楊太太的財富塞住種族歧視者的口,不少饒舌者都一樣會炫耀自身成功或龐大財富來確立「自豪感」。流行社會不斷重複「成功是最大的報復」這道理,聽起來好像拒絕處理矛盾根源,但如果露面(visibility)就是賦權的話,一個成功的亞裔(女)饒舌手的存在就可以啟發好多年輕亞洲人,一套成功的亞裔演員荷李活電影也如是。美籍華人朋友說他們小時候聽歐陽靖是因為其自信華人聲音,在外唸書的朋友說吳亦凡在海外的成功也是他們民族自豪感的一部分。

最近GTB推出《大香港精神》專輯,討論類民族、類身份議題,有個白人朋友講起「GTB就是香港Awkwafina哈!」也許他說大家都是幽默感饒舌單位,但踩界racist!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