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籠罩下的看病記】等候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疫情籠罩下的看病記】等候

05.02.2020
奕晴

在乘的士往急症的途中,抬頭看天空份外藍。很想拉下車窗,吸一口新鮮自由的空氣。可惜防疫要緊,還是不敢胡亂拉下口罩。抵達急症室門前,司機還說:「希望你快點好返呀!」沒想到這突如期來的祝福,我說:「大家都要身體健呀!加油!」
為減低家人受感染,我獨自到急症室求診。步進大堂,已有數十人輪候,現場只有兩三個人沒戴上口罩,而大家多是低頭滑手機或是閉目養神。可能疫情未明,大堂變得很安靜,交談也不多。
經過一輪登記手續,護士將我分流為緊急級別,並讓我坐輪椅稍事休息,接着X光照肺。不久,醫生已要我留院,但要在急症室診症範圍等候安排病牀。

蕭瑟的診症走廊  最高危的急症室

作為醫院常客,從前連診症走廊通道都擠滿是病患和家屬,現在變得稀疏,帶着一種蕭瑟。面對那無色無相的病毒,走進疫情最高危之地區,龍蛇混集。每個局中人都變得小心翼翼,神經兮兮。特別是來自五湖四海的病人,連護士也跟我說:「急症室最高危最多菌,而最怕病人隱瞞病情。」
的確,疫情愈見嚴重,人人自危。有人為免觸碰病菌,早已戴上藍色外科手套;護士則叮囑我如想喝熱水,要先將醫院熱水壺的水倒進紙杯,再倒進自己的保溫瓶。
我被推到流感隔離區外的路口轉角等候,左邊與我不足兩三米的隔離區,不時有患上流感仍在發燒的長者進出;而與我一牆之隔的右邊,停泊着數張病牀,大多出現肺炎徵狀,正等候上病房。在我背後還有來自內地的家庭,二十多歲兒子受傷卧牀,父母雖戴上口罩,但不時在等候區走動,父親還不時以方言高談闊論,有些人見狀即退避三舍。候診區另一邊醫護這時高聲地說:「確診了!要安排轉送瑪嘉烈。」

醫護人員裝備不足 仍冒險照顧病人

聽着,自知抵抗力弱的我,不禁心頭一緊。病毒病菌重重包圍,危機四伏,我深怕被感染,「由無燒變有燒」,故不敢隨處走動,而在等候的個多小時,身體漸漸疲憊,出現輕微頭痛和忽冷忽熱的徵狀,不由得焦急,盼能快點送到病房。
面對茫茫的等候,看着醫護員工自己保護不足,仍冒生命危險走在最前線,不免感觸。「你做咩唔戴N95呀?」一位戴上綠色N95的文書問正替我抽血的抽血員姨姨。她苦笑搖搖頭說:「全日戴真係頂唔順,呼吸唔到,唯有戴外科口罩,危險都沒辦法。」作為病人,一方面替他們擔憂,一方面因為看到他們盡力為病人服務,對自己本來的憂懼也漸緩解。
終於上到急症室病房,護士替我量體溫,之前沒發燒的我,現在升至37.8,只戴上外科口罩的她馬上露出凝重神色,她說:「要再觀察一下。現在只要發現有發燒,就要即時送往隔離病房。」
幸好,睡了一晚,我的體溫終於回復正常。

whatsapp-image-2020-02-05-at-14-04-25
奕晴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whatsapp-image-2020-02-05-at-14.04.25-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