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醫管局已對罷工施壓 作了被秋後算賬心理準備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醫管局已對罷工施壓 作了被秋後算賬心理準備

二月四日,醫管局大樓的大堂和門外,一眾公立醫院醫護人員高舉「我係醫護我在罷工」、「封關救港刻不容緩」的紙牌,正在進行第二階段罷工行動。

_dsf09911

前一天,工會與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公開對話,「你是否站在醫護這一邊,會向政府施壓要求全面封關?我只需要你答yes or no!」「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在會上多次向高拔陞提問,而對方多次以「認同減少過關人流,但不懂處理關口問題」作回應,引來現場不少醫護不滿起哄。

羅卓堯隨即向高拔陞提出,「你能否承諾不會對罷工的同事作任何秋後算賬?」「大家明,醫管局入面會一視同仁,一定會跟人力資源的守則去處理。」聽罷,工會宣佈局方未能就兩個提問作出正面回應,宣佈談判破裂離場。

漠視民意「人禍」臨頭

這一次,罷工的醫護人員表明要為守護香港病人而戰,然而,他們要冒着被醫管局處分的風險。「連日來都收到會員投訴,表示上層用不同excuse(藉口)向他們施壓。到昨日,全部罷工同事也收到電郵,威脅叫他們不要罷工。」羅卓堯說,在無法透過封關阻截疫情的這個階段,罷工已經勢必在行,許多醫護人員甚至等不及工會進行會員大會表決,就已先行請假罷工。

k200130-0182
「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

「當醫護人員的使命感,我們不想被騎劫。如果我們一個一個的倒下,就沒有人照顧病人。政府若全面封關,盡力做,疫情爆,是盡人事聽天命;做不足,就是人禍。」他說,罷工的醫護人員不止面對被秋後算賬的壓力,現在還被特首林鄭月娥抹黑稱罷工同事以極端手法達至目的。

「政府如何看待民意,大家在過去半年有目共睹。這場抗疫,政府可以在前一天說封關不切實際,第二天就宣布局部封關,擠牙膏式回應,永遠慢人一步。我們在行動前已發出聲明和聯署,但不獲回應。大家要知道,病毒不等人,不封關,萬一社區爆發,再做(罷工)就無用,到時我們就要趕回醫院救人。」他說。

意在幫人形勢危急不得不罷工

「罷工是要製造政治張力,讓政府回應。」他說,公共衞生是醫護人員的專業,他們有責任告訴市民疫情非常嚴重。「03年沙士,政府會公布儲備;但今天,連口罩的數字都沒有公開,引起全城恐慌。政府明明應該擔任領導防疫的角色,現在打仗,卻要士兵懇求將領做事,十分荒謬。」

_dsf0009

雨傘運動時,羅卓堯曾任學聯常委會主席,主力在旺角佔領區跟佔領者溝通、策劃行動。傘後退下火線,他選擇到公立醫院任職護士。「做一份幫人的職業,不是到私院服務香港十分一的有錢人。」他想不到,一份意在幫人的職業,結果因為形勢危急而不得不發起工業行動。

「醫管局員工陣線」在上年12月成立,已表明目標是聯繫各院專職同事,在不妨礙緊急醫療服務下發起工業行動,以響應反送中的三罷。羅卓堯說,當時會員人數只有二、三千人,但在疫情爆發、發動罷工前的一個多星期,報名成為會員的人數暴升至二萬二千五百人,已簽署參與罷工的會員達九千人,當中有六、七成是護士。

《基本法》廿七條訂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不過,羅卓堯表示,若醫管局按內部的人力資源守則進行處分,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仍有可能被列作曠工而被解僱。「因這次罷工,包含政治訴求和勞資糾紛兩種性質,過去香港沒有相關案例,工會將安排罷工基金為會員提供保障。」

他亦作了被秋後算賬的心理準備,「我搞得罷工,已經豁出去,若被解僱,我會再找工作。」

_dsf0065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k200130-01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