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愛讀《自私的基因》:當許多不順眼的事情出現,不稱職的人在高位,我也能以書中的框架來理解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區家麟愛讀《自私的基因》:當許多不順眼的事情出現,不稱職的人在高位,我也能以書中的框架來理解

英國演化生物學家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的作者Richard Dawkins是一位演化生物學家,他的主要貢獻是將一些複雜的理論寫得流暢、易讀。他在 四十年前寫了這本書,將他所屬的新達爾文主 義派別,綜合其時最新的理論,在數學邏輯上更為合理,能運用在其他的範疇。這本書更整合至生命的起源,羅列各種合理的可能性,亦提供基因上的解釋,回答人類經常探問的問題 ─ 如何分辨對錯、道德的起源等;以至男女 關係、各種生物的性格等,如何由基因塑造。

「這本書對我而言,是開啟了知識大門。 我過去修讀理科,但即使沒有修讀過理科也應該閱讀此書。我認識這本書是較後期,大約 三十歲時才接觸這本書。這本書未必對我有很直接的影響,但它將許多不同的知識領域統合,並有啟發性與爭論性。例如它探討現世的生存策略,什麼時候應予還擊,什麼時候應離開;應該與人合作,還是單打獨鬥?作者以生物學,或基因數式的概念,將討論構成知識的體系,將一些抽象問題變得清晰。若深入閱讀此書,追看其中提及過的書等,那個世界是十分寬闊,而且一切事物也能回歸科學的解釋與根源。自此我閱讀了許多相關的書本,甚至我在美國唸書時,也修讀相關的科目。

「閱讀不同書本能讓你累積知識的原點, 而有些書能將這些點連成線與網。這本書亦如是,能連成一個知識網,與更多知識體系連結,是它的重要性。我亦從此書開展思考新聞學。很多媒體學者也會運用到演化論,因為能了解新聞的本質。我們常言新聞價值,它是什麼?新聞價值就是異常(deviance),當事情 很怪異、違反倫常,它就是新聞。而新聞學說的”surveillance”(監察),是人的本質,也是生物的本質。演化論的規律造就了生物的特質,這亦形成新聞的本質,報道與探討,給予社會警號。

「此書與演化生物學常討論適者生存的問題,但『適』並非代表『好』。好像在香港這樣扭曲畸形的社會,扭曲、不講道理的人能迎合主流,才能生存。好壞的道德標準對演化生物學來說是沒有意義,它們關心的,是如何因應環境形成特定的規律。很多人讀過此書,會覺得世界很冷漠殘酷,而且是能在生物學上尋找到根據。這是自然世界規律,影響人的世界觀與道德觀;但更重要的是,作者認為,人是在地球上唯一能抗拒基因霸權的生物。很多人認為,世界是弱肉強食,人類也自然如此。但這是自然主義的謬誤,並非必然的推論。人類已發展至能破解基因謎團,甚至違反自然的地步,因此亦只有人類才有自主性,能判斷與超越基本的物欲追求,抵抗這種原始的呼喚。

「這本書最終是討論事物的演化規律,亦滲入我的日常生活。寫評論與新聞工作只是生命的小部分,更重要的是待人接物,以至如何看觀察世界的變化。當許多不順眼的事情出現,不稱職的人在高位,我也能以書中的框架來理解。這並非代表那些事屬正確,而是洞悉世界以這樣大的動力來推動,繼而選擇正確的事,即便它可能是違反人的本性。」

《The Selfish Gene》

(中譯本:《自私的基因》)是英國演化生物學家Richard Dawkins於1976年出版的著作,書中採用 適合大眾閱讀的語言,以生物學基 因與演化論的觀點,闡述人類社會 文化的演進,對於眾多被視為無法 解釋的行為,也作出科學上的合理 解釋。此書引起迴響,在該領域成 為經典的大眾讀物。2006年此書 更出版三十周年紀念版。

區家麟

資深新聞工作者,曾任職 無綫新聞與香港電台等公 共傳媒機構多年。著有《傘聚》一書,獲2015年 度香港書獎。他亦曾就讀 美國史丹福大學,去年修 畢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博 士課程,現為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專業顧問。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