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說唱HK style】Matt Force:記錄世代無力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廣東話說唱HK style】Matt Force:記錄世代無力感

06.02.2021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201222charlotte-120-1

靈感來自社會氛圍

LMF二十周年找來十位新世代rappers說唱 〈 W.T.F.H.K. 〉,打頭陣的為Matt Force。他的歌以意像化的歌詞,訴說新一代的無力感,深得同輩追捧,並獲選「香港樂評選」二○一九年的年度新單位及男歌手得主。

Matt Force自小學聽Hip Hop,中學開始寫歌。「有些人說Hip Hop反叛,我喜歡以自由來形容。」他指Hip Hop包含反建制反種族歧視的歷史發展因素,令到Hip Hop散發一㮔自由氣息。Hip Hop對他另一啟發,是就地取材的精神。影響他最深遠的,是好些美國九十年代東岸風格的rappers,包括Nas、Mobb Deep等,他們就是就地取材,很直白地說出所住的區域在發生什麼事。黑人住的區域發生很多幫派仇殺,充滿着貧窮打鬥,身邊家人朋友因種種問題坐監。他說:「他們藉說唱控訴不公平的制度,以歌詞介入社會,告訴整個世界知道,他們住的地方究竟在發生什麼事。」

Matt Force形容聽Hip Hop是很舒暢的經驗,「因為它有很多押韻及節奏感強,你會忍不住跟着歌詞唱。唱着就覺得永遠唱別人的,就表達不到自己。」是以,他中學就開始自己寫歌。
Matt Force形容聽Hip Hop是很舒暢的經驗,「因為它有很多押韻及節奏感強,你會忍不住跟着歌詞唱。唱着就覺得永遠唱別人的,就表達不到自己。」是以,他中學就開始自己寫歌。

他直言很受他們啟發,每天看新聞留意到有什麼不公平的事,就嘗試用自己的方法寫出來。但他卻想自己的說唱有點不一樣,「我的方法未必很直白,即是我有什麼不滿就用粗口罵,我反而想透過更多意象、故事化,把我身邊的東西放進歌詞內。」二○一九年,他發布的首張同名專輯《Matt Force》,靈感正正源自社會發生的事,「圍繞的主題都是末世,說我如何看這世界,無力感從何而來,希望聽眾也會有一種共鳴感。」

陪伴人走過黑暗

Matt Force緩緩訴說自己從小到大,都不是很會表達自己的人。直至開始做音樂,始發現這工具可以把心裏很多的不忿、不快放進去,然後整個人會舒服很多。他說:「如果我沒有音樂,我可能就已經很抑鬱。」

專輯《Matt Force》以末世為主題,Matt Force覺得香港面對着一個末世,一直以來擁護並覺得珍貴的文化、價值觀,在漸漸流失。
專輯《Matt Force》以末世為主題,Matt Force覺得香港面對着一個末世,一直以來擁護並覺得珍貴的文化、價值觀,在漸漸流失。

而他沒想到自己的音樂,也陪伴了人度過黑暗。他二○一七年寫了〈告別〉,那時正值他開始認真看新聞,認識社會很多不公平事件的時期。他寫下這歌除了向張國榮、梅艷芳致敬,更是在告別整個香港。在運動自殺潮期間,被人在討論區重貼。他沒預計過會有生命在運動中殞落,也想不到有人會以他的歌悼念。他寫這首歌背後,是想在人們渡過難關時,覺得有人明白他們。尤其在這不斷面對離別、失去的時代,他更希望歌曲能為聽眾帶來慰藉。「我比較悲觀、負面,但當聽到有人說聽完我的歌覺得安慰後,也覺得我做的事是有意義的。」

運動期間也催生了很多說唱作品,他認為說唱的好處是製作時間快,並能有力回應社會事件。再者,香港聽Hip Hop大多為年輕人,透過人們分享歌曲,能在短時間內凝聚一班人,為一件事發聲。近期,他的新歌〈Hostile Planet〉,靈感也來自這兩年香港發生的事。他訴說香港人過去二十多年來,一直透過很陳情、申冤式的態度,爭取覺得應得的事,但一直苦無結果。皆因,這地方一直給予的,是一種虛擬的自由。言論空間逐漸收窄,他作為創作者一方面感到氣憤,另一方面也有感覺到危險,但他說:「我會用僅餘的自由,盡量說我想表達的。」

香港音樂不止廣東歌

二○二○年是翻天覆地的一年,Matt Force說:「這年的香港我真的不懂形容,好像好奇怪,很多我們愛的人,不知為何都要走了。你會看到很多價值,很多我們珍重的東西斷崖式般崩塌。」他也不知道之後會如何,但接下來的創作方向,會想鼓勵人不要放棄。

早前Matt Force於線上有live演出,演唱了新歌〈Hostile Planet〉。
早前Matt Force於線上有live演出,演唱了新歌〈Hostile Planet〉。

他留意到近來多了很多人研究、推動本土產業及文化價值,如廣東話、字體、本地遊等。他冀望更多人可把香港這兩個字放於心內,在擅長的範疇發揮更多。而他也覺得自己可以做的不多,只希望能繼續在音樂出一分力。

這年他計劃發布有四、五首歌的專輯。另外也想出一隻Beat Tape,只有節奏樂沒有歌詞。Matt Force指香港比較少人做,亦想藉此告訴大家香港音樂不一定只有廣東歌。而且,他向來也想把音樂打出國際,他說:「除了繼續堅持用廣東話寫我的音樂,也希望做多點沒歌詞的音樂。希望海外的聽眾也留意到,或透過聆聽我沒歌詞的音樂,作為入口讓他們認識廣東話。」

〈告別〉歌詞:
每個人抑鬱 鬱鬱不得志嘅我哋已經準備消失
離開傷心地 我哋傷心地離去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2/k201222charlotte-120-1-2021020309474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