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ADVERTISEMENT

女權主義引領風尚

17.04.2017
(法新社圖片)
(法新社圖片)

我出席紐約著名的時裝周時,發現女權主義再次流行起來。但我的體會並非來自一眾博客延綿萬里的數碼報道,又或我Instagram首頁上面滿瀉的頭排時裝新聞貼文,而是來自我和Freddy的對話。Freddy是我朋友的九歲兒子,最近剛由香港南灣道遷往紐約麥迪遜大道,是他讓我重新思考時裝裏的女權問題。他一邊享用一大碗可可米,一邊隨意地告訴我貓耳帽子(Pussy Hat)如何在美國大行其道。他說:「人人都頭戴一頂。」

讓我來介紹一下,貓耳帽子是緊貼頭顱的粉紅色冷帽,帽頂有一雙尖耳朵。這種帽子最近因為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大選引發的女性遊行中隨處可見。我不知道這些帽子本來應該像些什麼,是粉紅色的貓還是奇怪的女陰(譯按:“pussy”在英語中可解作貓兒或女陰),但無論如何,它們都是性別平等立場的象徵。然而,意見由一位(應該)對足球和寵物小精靈興趣大於時裝與名設計師的小孩提出,很自然便引起了我的注意。

真正的時裝之美並不是源自衣物的顏色或形狀,我感興趣的是時裝對世界現況的表達。我相信時裝能反映我們身處的時代,因此一直都喜歡從事時裝工作,先後成立了減少時裝界廢棄物的非政府組織Redress,和參與成立帶來社會改變的升級再造時裝品牌BYT。如果你把視線穿過棉布、髮型用品和化妝品,你會發現一整個圍繞我們身邊事物演化的行業。當時裝設計師發揮己任時,他們都是文化評論家。

所以,當Freddy道出他對貓耳帽子的意見時,我馬上提高了一半警覺。

數天後,時裝周由曼哈頓移師米蘭。在這裏,著名的意大利家族針織品牌Missoni讓模特兒戴上粉紅色貓耳帽子走天橋。所有時裝展賓客,不論性別,一概收到屬於他們的帽子,表示你不需要是貓兒或女性才能支持性別平等。

在其他地方,很多世界頂尖時裝設計師都把女權口號印在T-恤再帶到天橋上。Cue Dior的「所有人都該是女權分子」(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T恤,便有各式一呼百應的版本,例如「未來是女性的」(The future is female)和「全職女權分子」(Full time Feminist)。

除了口號T恤和貓耳帽子,我也反思了女性在改變時裝上可以發揮的力量,透過金錢的力量、購物與投資選擇。因為錢能說話,而此時此刻,它正要咆哮。

不論你有沒有察覺,女性愈來愈富有。一 家國際銀行最近預測,到了2021年,世界各地女性的財富將由現時的13萬億元增升至18萬億元。預計在未來五年,女性控制的私人財富增長,按年計算將超越男性。而這些富裕的女性更專注於可以令社會更美好的財務投資,估計女性在2021年時投資於道德倡議的金額將高達2.3萬億元。我在熱烈地鼓掌!這些超級女富豪可以同心協力地投資,令時裝體系可以做得更好,更尊重女性和環境。

但女性力量不只屬於身家豐厚的一羣。不論我們購物的地點是Prada還是Primark,女性都主導着時裝。約有六成的衣服選購來自女性服裝,而且女性可以影響高達八成的家庭開支。因此,只要女性的道德價值觀提高,我們便有能力透過購物令業界更加公平。

因為,說到底,如果我們想戴上貓耳帽子、穿上口號T恤再走到街頭爭取性別平等,我們必須謹記大部分時裝購物都影響着女性;無論是在柬埔寨、中國、寮國或拉各斯。據估計,成衣工人中有八成為女性,而且很多都在非人道環境下工作和生產廉價衣物。值得留意的事實是,財富500強公司中全球十五間最大規模大眾市場服裝生產公司,最高領導人都不是女性。你應該明白為什麼我們都需要戴上貓耳帽子。

因此,如果女權主義真的回歸時尚,我們需要推動的,便不應限於穿上口號T恤和戴着貓耳帽子。我們需要向女性的力量致敬,不論是投資或購物,都應支持道德品牌,以及更公平、更透明,和在各職能階層皆向女性賦權的供應鏈。

所以,下次我到訪紐約時,我會再跟Freddy見面,他現時正在非洲的遙遠角落為殘障兒童當義工。噢,我知道他對這段經歷也一定有些有趣的分享。

作者簡介

丁潔絲(Christina Dean),積極倡議可持續時裝,於 2007年創辦了非政府環保組織Redress,致力在時裝業界推動減廢。她也是升級再造時裝品牌BYT的聯合創辦人。丁潔絲經常在世界各地發表演講,被英國時裝雜誌《Vogue》選為英國「最具啟發性的 30位女性」之一,此前為獲獎記者和執業牙醫。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000_M17JV-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