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風落雨示威撞車性侵工傷 創傷無所不在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致我們心中的裂痕

打風落雨示威撞車性侵工傷 創傷無所不在

以下是黃宗顯醫生講述的個案的治療經過。

小題:幾番風雨

「去年出現一個很大的颱風,名叫『山竹』。我遇到的一個個案,就是一個人因上班途中遇到『山竹』,被吹倒在地上,並撞到其他物件受傷。病者腦海中自此經常出現這樣的畫面,他重臨某些環境便會驚慌,遇到天氣不太好或風大一點的日子,他會十分害怕,不敢外出。再後來,只要下雨,他已經無法上班。整個人變得很繃緊,整天只能窩在家裏,繼而和家人衝突,影響了家人間的關係。他亦因此而失眠,覺得自己沒用,覺得這個病治不好。這個個案最初使用藥物治療,效果一般,半年後,他仍然無法到某些地方,後來改用元認知治療,他學習到靜觀,我們鼓勵他上街,情況慢慢改善,病人最後終於可以自如出門。」

小題:遠方的催淚煙

2019年8月5日,示威者在金鐘逃避催淚彈

「另一個案是一個6.12的參與者。這個個案叫人很深刻,因為那些情緒影響到他的整個生活,最後無法出外工作。這個患者是一個前線的示威者,他中了催淚彈。我很記得他跟我描繪當時看到的景場,他說當時見到許多警察,他用了一個詞語,說當時的情況就好像『屠宰畜牲』一樣。這句說話我聽到也很震撼,後來他陸續提到『催淚煙放題』、『像活在喪屍片中』等字眼,這些句子都很能反映到事件於病人心中的強度。他跟我說,他當下覺得自己好像走到生命的終結,因為在他整個成長過程中,他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情況。他後來聽到一些很日常的聲音,也會出現很多聯想,如聽到日常鐵鏈碰撞產生的聲音,他馬上會會聯想到在現場人們推鐵馬,忍不住哭,整夜失眠。這個個案沒有使用藥物,我們使用了行為治療,教會他採用靜觀的方法去處理壓力,病人情況慢慢好轉。」

小題:魔鬼鄰居

「還有一個個案,跟患者小時候遭到鄰居性侵有關。她跟我說小時候鄰居會給她糖吃,然後拉她進屋,摸她的身體,但礙於年紀小,她沒有跟家人說。這些情緒一直影響着她,使她畢業後許多年都無法出外工作。十年後,社工見她的情緒很差,嚴重影響了她的生活和社交,就算那個鄰居已經搬走了,她經過鄰居的家門仍然會很恐懼,經過三催四請,才終於請到當事人來見精神科看醫生。當時她一推門見到我,就非常害怕,她無法和男士接觸和交談,一見到男人就會很緊張,後來慢慢建立關係,她才習慣見我。那些創傷後遺症的癥狀持續了多年,她亦很抗拒醫生安排去做心理治療,因為不想見其他人她對人帶有恐懼。我們只好用藥,可惜效果不太好,加上病人不敢出外,沒有如期覆診,服藥斷斷續續,整個治療有許多阻礙,到後期,她還是無法去工作。後來我亦嘗試和社工跟進,看看可不可以安排她轉變環境,可是當中又涉及家人問題,不易處理。」

小題:電鋸恐慌

「我遇到的也有工傷個案,患者在建築地盤工作多年,因使用電鋸造成很嚴重的創傷,流了許多血。工傷意外後,他開始有恐懼的情緒,起初只是怕電鋸聲,到後來連電器的聲音,包括電風筒,也開始害怕,慢慢連出街也有困難,因為他害怕經過建築地盤。如果屋企附近有工地,他要關掉所有窗,長時間開冷氣。他無法工作,感到絕望。意外後他接受了大型手術,留醫很久,一段時間無法如常行動,可是當他身體康復了,他的心理並沒有得到康復。公司問他為什麼已經康復了仍不回來上班,他不知道怎樣跟其他人說,別人亦因為沒有聽過這個病而無法理解。即使是家人也未必能夠明白。沒有家人的支持,這病更難醫治。醫生分別使用了心理和藥物治療,幾年後,效果不太好。在現存公立醫院的安排下,一些個案即使急需進行心理治療,但因為資源問題,往往無法安排更緊密的治療,輪候時間普遍太長,導致效果未如理想。」

前線醫護人員恐怕警方的行為引起寒蟬效應,令傷者不敢求醫。

小題:車過了人未過

「最後一個個案,乍聽之下,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嚴重創傷,但患者的確因而患有創傷後壓力症。患者開車時和其他車輛擦身而過,車輛有損毀,人倒沒有損傷。可是意外發生之後,他不敢再開車,同時也出現抑鬱和焦慮癥狀,失去胃口,情緒變得敏感,後來連坐公共汽車也會擔心。我們使用接觸治療,鼓勵他坐車,再逐步增加難度,包括增加每次待在車上的時間。得知病人有段時間將會去日本旅行,我們就鼓勵他在日本開車,日本的司機多數比較有禮貌,而且行車道亦相對廣闊,不似香港擠迫。他在日本慢慢建立了信心,最後回到香港終於可以重新開車。」

(為保障被訪者隱私,部分個案均作化名)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致我們心中的裂痕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tan190911karenagting000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