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飲食關鍵詞:NFT 從酒店至平民米線,究竟是一波新潮還是泡沫?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2022年飲食關鍵詞:NFT 從酒店至平民米線,究竟是一波新潮還是泡沫?

22.06.2022
李浩賢, 受訪者提供
cover

一個月前,香港君悅酒店地庫「香檳吧」換上新裝,由一貫典雅變成科幻風,門前放置兩幅二維碼藝術畫,內進有工作坊,讓客人左手拿特調香檳、右手握着筆,用平板電腦創作及鑄製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吸引不少年輕、年長客人到場裏一窺究竟。

最近香港君悅酒店與鋒味同盟、香腸星人研究所合作,在酒店香檳吧推出名為「CLASH!」的NFT主題活動。客人在參與鑄製工作坊同時,也能享用特備美食及雞尾酒。
最近香港君悅酒店與鋒味同盟、香腸星人研究所合作,在酒店香檳吧推出名為「CLASH!」的NFT主題活動。客人在參與鑄製工作坊同時,也能享用特備美食香腸卷及雞尾酒。
酒吧場內亦增設充滿未來感的裝置,配合主題。
酒吧場內亦增設充滿未來感的裝置,配合主題。

NFT原本只是一種技術──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確認虛擬數據的擁有權,然而在這兩年間,NFT於香港餐飲圈似是無孔不入:從起初拍賣場上的七十二年威士忌名釀,至本地連鎖品牌「譚仔」的平民米線,多連同藝術畫或像素繪圖作限量發行。放眼全球,國際啤酒龍頭Budweiser、美國超市巨擘Walmart等,亦早熱衷搭上這波「風潮」。此刻坐在酒吧,不禁思考:「飲食NFT將成不可逆之大勢,還是終歸一場被抄作的泡沫?」

本地連鎖品牌「譚仔」亦加入戰團,於六月先後兩度發行名為「Souper Hero」的NFT,當中更邀得本地漫畫家黃照達及甘小文設計特別版NFT,拍賣底價為港幣二千元,成功競投者可以享有頭像繪圖擁有權、譚仔或三哥的VIP會籍,於旗下店舖舉辦私人派對機會乙次,以及一年三百六十五碗兩餸米線。
本地連鎖品牌「譚仔」亦加入戰團,於六月先後兩度發行名為「Souper Hero」的NFT,當中更邀得本地漫畫家黃照達及甘小文設計特別版NFT,拍賣底價為港幣二千元,成功競投者可以享有頭像繪圖擁有權、譚仔或三哥的VIP會籍,於旗下店舖舉辦私人派對機會乙次,以及一年三百六十五碗兩餸米線。

若要提前下論,不妨先了解發行方的動機。幕後籌劃人、香港君悅酒店市場傳訊總監郭樂燊(Eva)不諱言,是次與鋒味同盟聯辦活動,最終以建立酒店新形象為目的,「自疫情爆發以來,入住酒店的都是本地客人;如果要吸引客人作第二、三次入住,那就必須想出新點子,提供更多元、充實的住宿體驗。」她認為這次活動勝過純把空間租出作展覽,或作下午茶聯乘,「好的合作,能夠碰撞出『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端視香港業界現況,Eva所屬之酒店無疑開創先河,「重點是能把『線上』與『線下』連繫起來。」

活動有趣之處,在於可嘗到由鋒味同盟創辦人謝霆鋒調配的神秘香腸卷蘸醬。提示:其中一款材料是「是拉差醬」。
活動有趣之處,在於可嘗到由鋒味同盟創辦人謝霆鋒調配的神秘香腸卷蘸醬。提示:其中一款材料是「是拉差醬」。
「酒吧原本予人傳統、優雅之感,相信這次能有所突破。」幕後籌劃人、香港君悅酒店市場傳訊總監郭樂燊(Eva)說。
「酒吧原本予人傳統、優雅之感,相信這次活動能有所突破。」幕後籌劃人、香港君悅酒店市場傳訊總監郭樂燊(Eva)說。

除了視作形塑品牌的工具,對獨立或個人品牌來說,發行NFT可有其他好處?「對於未來新興酒廠,這也許是一帖『集資』救藥。」英國原桶威士忌買賣公司Cask Trade銷售及市場營銷總監 John Wong比喻說。他指出,NFT在酒桶買賣有着無可取替的加密、防偽功用,強化新手的交易信心,「以我們的酒桶為例,它們大多存放於英國,亞洲買家或覺遙遠,感到擔憂。」雖然現時NFT概念多見於高階酒款,帶有投資性質,不過他認為未來應用遠多於此。

原桶威士忌需要大量存放空間,「以我們最小的酒桶為例,它可以裝成三百支七百毫升的樽裝威士忌(即二百一十公升)。」John說,因此公司的原桶都存放在英國的倉庫中。
原桶威士忌是應課稅品,根據法例規定必須存放在補稅倉內陳年,「以我們最小的酒桶為例,它可以裝成三百支七百毫升的樽裝威士忌(即共二百一十公升)。」John說,因此公司的原桶都存放在英國的倉庫中。
英國原桶威士忌買賣公司Cask Trade銷售及市場營銷總監 John Wong指出,現時NFT概念多見於奢侈品,但不等於只能應用於高階產品,應有更多探索方向。
英國原桶威士忌買賣公司Cask Trade銷售及市場營銷總監 John Wong指出,現時NFT概念多見於奢侈品,但不等於只能應用於高階產品,應有更多探索方向。

「在這三至五年間,蘇格蘭多了新興威士忌酒廠,不是高舉革新旗幟,就是立志復刻『黃金年代(Golden Age)』、一九六〇年代的釀酒風格。」可知釀酒是一門蒸餾、熟成的工藝,需要時間蘊釀,「發行NFT籌集資金,所得收益正能幫助酒廠度過沒有生產的時間。」

簡而言之,NFT儼如新型的Kickstarter。但它可以是一步好棋,也可以是險棋,取決於發起人有沒有清晰的發展路線圖,以及吸引的附加體驗,「某種程度上,持有NFT的人就是『會員』,你得讓他們享有『人無我有』的獨家待遇。」John隨即以原桶威士忌NFT舉例,認為可讓持有者參觀平日不予開放的酒廠空間,「最終以建立一個緊密的社羣為目標。」

相信未來有更多大小餐飲品牌走進元宇宙、發行NFT,只是論到其可持續性,此刻也許言而尚早。這關乎參與者能否開展出更新局面,若一味講明星效應,則像走進死衚衕,淪為一場抄作危機。

香檳吧

灣仔港灣道1號君悅酒店大堂

2584 7722

備註:由即日至六月二十六日

李浩賢, 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