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ritics Society
熱門文章
Critics Society
ADVERTISEMENT

【評論】尼特:《無界之殤》 難民之悲歌

19.10.2020
尼特

近年講述難民議題的作品都無法進入主流社會,幸有串流平台出現,部分作品得以面世。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回歸小銀幕之作《無界之殤》(Stateless)早於二月在柏林影展播映,獲不俗評價,但三月在澳洲播放時卻無甚觀眾緣,直至七月在Netflix上架才獲得少許關注。

拍攝這類劇集片,難處在於不能過於煽情,否則只會流於空泛公式化。本劇沒有太多着墨難民逃走的故事,也沒有強調其母國的慘況,反而細膩地描寫他們爭取自由的意志力,再配合小部分懸疑情節,確是有追看的吸引力。

stateless_106_190710_0016r

二〇〇四年,一名德裔澳洲人Cornelia被當作非法移民,關進拘留所長達十個月,事件引起大眾譁然。當年政府調查事件,並改善移民政策,但時至今日,難民境況仍然沒有改善。《無界之殤》改編這奇特的事件,以澳洲非法移民拘留所為背景,描寫這羣流離失所的人。

故事圍繞四個在非法移民拘留所相遇的陌生人:逃離邪教的空姐、逃離阿富汗戰場的難民、逃離無前景工作的年輕父親,以及深陷國家級醜聞的移民局官員。短短六集中,四個主角講述四個故事,幾乎沒有交集但又互相影響,同樣受制於「監獄」中。

sd20_lisa-tomasetti_00068r

空姐Sofie的故事靈感取自Cornelia的個案,她受邪教團體打擊,決意拋開一切成為另一個人,意圖改變身份出國時被當作是非法移民,成為拘留所中的唯一白人。Sofie努力逃出生天,重塑自我身份,但仍不敵精神障礙,不能逃離邪教團體的創傷。Sofie的故事相當離奇,但現實比劇集更荒謬。現實中,移民局職員早已發現Cornelia不尋常,但堅持要她證明自己身份,幾位精神科醫生更多次無法辨認她有病,多次被關進獨立囚室。直至新聞報道這「神秘女人」,家屬才發現她被困拘留所。

劇集開始時只集中在她於異端組織的歷程,似乎這劇只是關於一個有精神病的女人,但隨着Sofie進入拘留所,劇集終於開始描寫難民Ameer,為爭取難民資格而配合政府。其餘於拘留所的難民雖然只是配角,但憑着各演員的功力,他們都能在我心中留下印象,包括與Sofie一起逃走的Javad,協助Ameer逃離阿富汗的Farid。編劇幸好沒有特別集中講述Sofie的故事,也沒有公式化地描寫難民慘況,而能在這短短六集中,平衡各人的故事。

除了一般催淚難民故事外,本劇亦帶觀眾以政府的角度看事件。另一主角移民局官員Claire,終日埋首撰寫政策,缺乏實戰經驗,多次以強硬手段處理拘留所問題,結果只在火上加油。相信香港人對這類官員都不陌生,但Claire仍然保存良心,間接協助記者揭露真相。編劇借Claire的故事為部分官員平反,希望觀眾明白他們的難處。

stateless_102-3_190627_0007r

適逢全球示威浪潮,劇集在此時推出並非偶然。儘管有以Claire的角度叙事,本劇主題仍然是澳洲的官僚作風,導致拘留所環境惡劣。劇內有組織協助羈留人士逃進澳洲,亦多次組織示威行動,更揭發保安虐打所內居民,但涉事保安卻因人手不足問題而沒有被罰。直至空姐Sofie出現,公眾才驚覺移民局的不濟,政府終正視制度問題,引用一名難民游說Sofie的說話:「他們會想知道為何你長得跟他們一樣,卻被困於此?」

雖然最後空姐Sofie得以脫離拘留所,公眾亦得知拘留所的真相,但無奈官僚制度依舊,四名主角處境並無改善,只能改變態度面對苦境。難民收容所問題早已多次成為國際頭條,引起廣大公眾同情,但同時出現多宗難民犯罪事件,加上市場又無力提供額外工作,公眾後期也對他們反感。歐洲難民危機近年已稍有紓緩,但各國仍在收容大量難民,收容所情況也同樣惡劣,可惜相關新聞已埋在眾多資訊中,無法引起關注。

俗稱「黑獄」的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與本劇拘留所性質相似,羈留酷刑聲請被拒而等候被遣返的人士。由於近期航班因疫情而暫停,不少人滯留在中心,衛生情況相當惡劣,更有名留人士確診新冠肺炎。部分羈留人士於七月絕食抗議,投訴入境處職員權力過大,迫害留人士,行動至今仍在繼續。可惜大部分人對難民的同情心有限,關注度也逐漸減少。

stateless_limitedseries_episode4_00_46_42_12r

作者簡介

尼特,努力透過戲劇尋回生活意義的尼特族。

尼特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stateless-102-3-190627-0182r-202010190227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