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買不了歷史 公開香檳品牌維持二百多年的秘密
熱門文章

金錢買不了歷史 公開香檳品牌維持二百多年的秘密

85
當香檳於瓶中達到至少十五個月的陳年期,便進入「除渣」過程,即去除瓶中的酵母殘渣,以燈光照射,看見瓶內的殘渣。發酵後,釀酒工人需人手轉瓶,以幫助酒渣移至瓶口。
當香檳於瓶中達到至少十五個月的陳年期,便進入「除渣」過程,即去除瓶中的酵母殘渣,以燈光照射,看見瓶內的殘渣。發酵後,釀酒工人需人手轉瓶,以幫助酒渣移至瓶口。

經常聽到「有錢不是萬能,但無錢就萬萬不能」。在百年品牌下,除了大眾的認知、先進的技術、優質的材料,箇中底韻還是金錢。正如二百多年歷史的Moët & Chandon,他既是法國人最proud of的產物,也是我們香港人最夢寐以求的陳年味。香港一家店子,過得十年很難,過得了廿年更難,更莫說五十、一百年。這就是香港品牌的命運。究竟問題出在哪裏?我會說一個地方淪落至此,是住在這裏每一個人的責任。

昂貴的舖租,工人的工資,當然是政府選擇金融,業主選擇賺到盡之果,歸根還是金錢作怪。相比法國,有政府大力推一把,於1997年立法,只有在法國香檳區,選用指定的葡萄品種及指定的生產方法流程所釀造的氣泡酒,才可標註為香檳。自此,把香檳的門檻增高,市價提升,名揚國際。同時,部分大品牌背後得到財團支持,如Moët & Chandon是LVMH成員,將出產的香檳賣到海外。百五年味道代表了歷史,也代表了一種企業。

Moët & Chandon Impérial是品牌代表香檳,用上了三至四成的Pinot Noir和Pinot Meunier以及不足三成的Chardonnay 釀製,再從二千款基酒中混調而成的乾型香檳。其色澤金黃,帶果香和花香,入口濃郁、滑順。
Moët & Chandon Impérial是品牌代表香檳,用上了三至四成的Pinot Noir和Pinot Meunier以及不足三成的Chardonnay釀製,再從二千款基酒中混調而成的乾型香檳。其色澤金黃,帶果香和花香,入口濃郁、滑順。

從收購發源說起

在奢侈品市場還未盛行時,「香檳之父」Dom Pérignon修士在Hautvillers修道院擔任酒窖管理開始,他以敏銳的味覺以及對葡萄田的熟悉,終在1668年釀造出首枝香檳。此時,Moët & Chandon的創辦人Claude Moët先生從興趣轉成事業,在Épernay開始香檳生意,更在1794年收購了整個Hautvillers修道院和葡萄田,釀造出Moët & Chandon Impérial及往後於1963年開展了Dom Pérignon系列。

收購以後至今已有二百七十四年,亦是奢華的象徵。品牌秉承了Dom Pérignon釀酒技術,同時最早融合了企業管理方式。到十八世紀,繼承人Jean Rémy Moët放眼海外,香檳由內銷到打入歐洲以至亞洲,如1843年首見於中國,1849年打入印度,1889年登陸澳洲,1874於日本發行的全球性企業,至今年產量達二百萬箱,其市場佔有率達八成,平均每兩秒就有一枝香檳開瓶。

走進酒窖前看見的彩繪琉璃,見證了 二百多年的歷史,人手製作是百年味道 的重點,為香檳添上人情味和韻味。
走進酒窖前看見的彩繪琉璃,見證了二百多年的歷史,人手製作是百年味道的重點,為香檳添上人情味和韻味。
早年的香檳瓶以人手描寫出釀造年份, 充滿了工藝感。
早年的香檳瓶以人手描寫出釀造年份,充滿了工藝感。

拿破崙加持的名人效應

「勝利時應享用香檳,失敗時亦需要香檳。(Champagne! In victory one deserves it, in defeat one needs it.)」拿破崙曾言。可見拿破崙對香檳的喜愛,而Moët & Chandon的Moët & Chandon Impérial就是以法皇拿破崙命名。他與Jean Rémy Moët更是好友,每次大戰前都會到Moët的酒窖喝香檳,也親自為Jean-Rémy Moët送上酒窖。

其後,Moët & Chandon亦在多個國際舞台上出現,最為人熟悉是1967年,賽車手DanGurney在冠軍領獎台上噴灑Moët & Chandon Impérial,開展「香檳噴霧」的傳統,還有Marilyn Monroe在《七年之癢》中拿着的那瓶香檳,另外也曾在Andy Warhol照片中亮相。以及不時推出的限定版酒瓶,如金色的百五年紀念版、007電影紀念版、法國巴黎剪影的法國紀念版等等等,枝枝都是收藏者的囊中物。

Moët & Chandon有的是財力和資源,自從收購了Hautvillers修道院及其葡萄田,到現在已是香檳區最大的種植園,共有1200公頃的石灰岩土壤。當中50%是特級葡萄園,25%為一級葡萄園。由於一年生產達二千五百萬箱香檳,原材料葡萄有自家生產的,亦有區內二百三十個莊園以上的上乘葡萄,一來確保產量,二來保證有最優質的Pinot Noir、Pinot Meunier、Chardonnay來釀造。

今年由於極端的天氣,Chardonnay的質素 不俗,粒粒飽滿多汁,但三款葡萄整體產 量不多,很大可能釀不到年份香檳。
今年由於極端的天氣,Chardonnay的質素不俗,粒粒飽滿多汁,但三款葡萄整體產量不多,很大可能釀不到年份香檳。
Moët & Chandon有1200公頃的一級以上的 石灰岩土壤,同時向三百一十九個葡萄園 裏的二百三十個供應商買葡萄,故保持了每年的質素。
Moët & Chandon有1200公頃的一級以上的石灰岩土壤,同時向三百一十九個葡萄園裏的二百三十個供應商買葡萄,故保持了每年的質素。

佔有七成以上優質葡萄田

一直以來Moët Impérial都是追求同一味道。在千款的基酒以及每年各異的葡萄質素,混調出不同成分、比例,今年的比例是Pinot Noir及Pinot Meunier各佔三分二,而Chardonnay則少於三分一。在剛過去的2018年,葡萄大收,可以釀製年份香檳,奈何2019年極冷極熱的反覆天氣,雖然葡萄質素高,但產量不高,故今年未必有年份香檳,結果還是要看來年3月各大香檳酒莊商議。有充足的資金搜羅各地上乘的葡萄,當然也能營運長達28公里,是地區面積最大的地下酒窖。攝氏20度及濕潤的環境正好為葡萄酒提供好環境。

上佳風土及釀造過程外,二百多年的品牌未被淘汰,皆因請來龐大的團隊。往常的香檳外更大膽推出了革新的Moët & Chandon Ice Impérial,這款清爽型香檳獨特在飲用時,可以添加冰塊品嘗。配合酒莊的宣傳和完善的配套,便能歷

得起二百多年。今年Moët & Chandon Impérial由年頭到年尾進行了多個慶祝活動,先是請來設計師Yves de Marseille翻新Château de Saran,塑造出奢華的貴賓享受;又請來Kate Moss、Natalie Portman、Douglas Booth等名人參觀,以名利、金錢帶來奢華的百年韻味;當然,金錢卻買不了歷史,今年是Moët & Chandon Impérial一百五十周年紀念。

酒窖長達28公里,是地區內面積最大的地下酒窖,其溫度保持在攝氏20度左右, 為葡萄酒提供好環境。
酒窖長達28公里,是地區內面積最大的地下酒窖,其溫度保持在攝氏20度左右,為葡萄酒提供好環境。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img-52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