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THE LEGENDARY TRUNK TO WITNESS THE EVOLUTION OF TRAVEL

64
05.05.2018

每次說到Louis Vuitton的行李箱,總會配上「夢寐以求」作形容,對平民大眾而言,它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和高貴;對時尚界來說,它卻是傳統工藝結晶、是社會進化歷程的見證,也被視為行李箱的「始祖」。創於1854年,光環並沒有在一百六十四年洪流中失去光芒,卻是一代傳一代的珍品。看着櫥窗裏裹上自家創製的Monogram帆布行李箱,這是來自創辦人十四歲時離開家鄉,闖一番事業的勇氣。在各年代的創作總監和藝術家聯乘的演奏下,品牌的行李箱曾以不同嶄新面貌示人,從經典的行李箱,以至是時尚界大熱的“Petite Malle”迷你行李箱手袋,均以「回應當代世界的需求」為本,理念始終如一。

750_0086

源起十四歲的勇氣

Louis Vuitton品牌的發展歷程,始於一份勇氣,不甘平凡要揚名世界的徒步之旅。1835年,當時只有十四歲的Louis Vuitton先生告別靠近瑞士邊境侏羅山區Anchay村莊的家鄉,用上兩年時間徒步從家鄉遠赴至巴黎闖天下。抵達巴黎,他很快被Romain Maréchal聘用為生產行李箱和行李打包學徒,對不同品牌的木材極為了解,為日後發展個人事業奠下基礎。時機成熟,他在1854年於花都最尊貴的地段rue Neuve-des-Capucines開設同名店舖,位於梵登廣場(Place Vendôme)附近,毗鄰當時著名高級訂製時裝師Charles Frederick Worth,成功吸納不少上流社會人士,如拿破崙三世的妻子Empress Eugénie成為他的顧客。品牌的行李箱如此受歡迎,不但因為設計符合人體工程學,耐磨而輕巧,扁平輪廓的行李箱被視為現代行李箱的起源。發明在箱外裹上帆布和畫上自家創作的Monogram圖案,能防止假冒。1890年,Louis Vuitton先生的兒子Georges和孫子Gaston-Louis合力發明了“Tumbler Lock”,能讓用家以同一把鑰匙打開每件行李,提供嚴格的保安系統。

Louis Vuitton先生面對競爭對手的抄襲,便進一步研發新技術,加入板條結構使之更堅固,"Slat Trunk"箱子隨之衍生,品牌的名聲也更響亮。
Louis Vuitton先生面對競爭對手的抄襲,便進一步研發新技術,加入板條結構使之更堅固,”Slat Trunk”箱子隨之衍生,品牌的名聲也更響亮。

Louis Vuitton行李箱成為不少名流紳士的專用旅遊配件,除了見證人類旅遊文化發展,不少時裝設計師亦是品牌的忠實顧客。圖中是為法國高級訂製時裝師Jean Patou特製,內有掛架能收納他的作品好好收納。
Louis Vuitton行李箱成為不少名流紳士的專用旅遊配件,除了見證人類旅遊文化發展,不少時裝設計師亦是品牌的忠實顧客。圖中是為法國高級訂製時裝師Jean Patou特製,內有掛架能收納他的作品好好收納。

改變世界的行李箱

“Trunk”在法語是“Malle”,意即「柔軟的皮袋」;在十九世紀,“Trunk”是指置放隨身用品的箱子,後來解作旅用行的行李箱。Louis與當時的工匠持有不同的意見,他堅信平頂加上防水帆布包裹的行李箱才是未來,首個品牌行李箱在1858年誕生,面對競爭對手的抄襲,他更進一步研發新技術,加入板條結構使之更堅固,推出“Slat Trunk”箱子,品牌的名聲也更響亮。

Louis建立品牌四年後,品牌生產的旅行箱已大受歡迎,位於巴黎市中心的工場不敷應用,故決定將生產線遷至Asnieres,見證當時業務的蓬勃發展。寧靜的Asnieres小鎮位處塞納河畔,地理位置優越,比如製造行李箱的白楊木材可以從附近Oise山谷由駁船運至,市內又有鐵路連接至巴黎Saint-Lazare車站。當時,在Victor Baltard及Gustave Eiffel的推動下,玻璃及金屬成為新興的建築物料,Louis對科技新發展興趣極濃,所以在興建新工場時亦大膽地採用這兩種物料,為室內引入充足的天然光線,為講求精確手工的工匠們提供理想的工作環境。經過長達一年的全面翻新工程,Asnieres工場已於2005年1月重新啟用,建築師Gilles Carnoy不但將原來古老的外貌翻新擴建,而內部亦經過現代化革新及重新規劃,提升了工作空間的靈活性,讓員工更覺舒適。工場翻新後裝置了先進的燈光、電力、空調及縫紉機氣壓系統,並擴充了另一樓層,令工場總面積增至1000平方米,可在工場內貯存白楊木、櫸木及紅胡桃木等旅行箱物料以及帆布和皮革,存放後者時對溫度及濕度環境更加要小心控制,而所有物料送抵工場及進行生產前都要經過詳細檢測。

1854年推出首個旅行硬箱,Louis運用楊木精製框架並以防水帆布覆蓋,平頂設計外觀優雅,實用輕巧,完全符合新一代交通發展的時代需求。
1854年推出首個旅行硬箱,Louis運用楊木精製框架並以防水帆布覆蓋,平頂設計外觀優雅,實用輕巧,完全符合新一代交通發展的時代需求。

 

這是Asnières工場保存下來的傳統馬鞍縫紉法,圖中工匠正以兩支針穿上蜜蠟麻線鞏固行李箱上的牛皮手柄。
這是Asnières工場保存下來的傳統馬鞍縫紉法,圖中工匠正以兩支針穿上蜜蠟麻線鞏固行李箱上的牛皮手柄。
自品牌成立以來,所有行李箱的連接鉸位都是由兩塊棉質帆布縫合,然後黏牢在木框內外而成。
自品牌成立以來,所有行李箱的連接鉸位都是由兩塊棉質帆布縫合,然後黏牢在木框內外而成。
在箱內鋪上紅色內裏,好讓所有在箱內的珍藏能完好無缺地保存。
在箱內鋪上紅色內裏,好讓所有在箱內的珍藏能完好無缺地保存。

不可不知的二三事

  1. 1900 年代,旅客都會將所有必需品放置於衣櫃和箱子內,也引來不少小偷。於是,Louis Vuitton便尋求方法,為顧客保護行李內的財物。1886 年,他與兒子George Vuitton合力研發出一套配備兩個彈簧扣的單鎖系統,並為這革命性的系統申請專利,並公開在報章上挑戰美國脫逃大師Harry Houdini,要他從路易威登的箱子和鎖箱系統中全身而退。胡迪尼並沒有接受挑戰,但這套系統的效用卻是毋庸置疑,誰勝誰負仍是個謎,時至今天依然獲廣泛使用。
  2. 當你置身Asnieres工場,便會聽到不同節奏的打針聲音,原因是每位工匠都為自己創作出一獨有節奏。
  3. 有沒有覺得奇怪,為何行李箱內沒有工匠簽名?原因簽名是藏於防水帆布內的木條上,方便日後維修時用。
  4. Georges Vuitton以旅行精神為靈感,創作出星形、花瓣、鑽石及LV字樣,他的設計深受當時歐洲盛行的日本家紋美學影響;有說其中LV字樣代表的是旅人、星星是方向、鑽石是旅程中的收穫、花朵則是旅途看到的風景。
  5. 1854年開設了自家品牌,並研發了獲王室垂青的“Gris Trianon”淺灰色帆布,革新了硬箱製作準則,讓行李箱的保護功能提高不少,但當時LV皮箱還只得灰色帆布形象,也沒有現在的標誌和花紋。
  6. 喜歡四處旅行寫作的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也夢想擁有一個他理想中的旅行箱,Gaston Louis Vuitton為他實現了夢想,於1927年5月把這款「旅行藏書箱」交給他,箱中設置秘密抽屜和舒適的書架,讓作家能隨身帶着書寫所需出遊。於是這個旅行箱就這樣伴隨着海明威,之後莫名地消失了,後來才又出現在巴黎Ritz酒店的地下室,而且箱中放着遺失已久的《流動的饗宴》手稿,這是他的重要遺作。
tan170118lv_0902-1-1024x683
savoir-faire_5-1600w

 

author-ernest-hemingway-louis-vuitton-library-trunk-2

行李時尚化

lv-2014-fw

影響旅行方式的關鍵是交通工具,而在工業科技蓬勃發展的時代,日新月異的交通工具帶給社會的影響不只是旅程的速度,而品牌所扮演的角色,就是開發出適合各種交通工具的旅行箱具。Louis Vuitton所有的創作都與生活方式的演變有關:1924年面世的Keepall Bag為短途旅程而設;1936年在Gaston-Louis Vuitton掌管公司後,加入了命名為Speedy系列銀包及手袋。1932年,品牌設計了一款攜帶香檳的水桶袋Noe,時至今天,Noe最初的用途大家可能未必記得,但Noe已成為女士們喜愛的經典設計之一。品牌CEO Michael Burke 曾解釋今天的旅行袋或手袋,同樣都體現了這種回應時代需求的精神,「我們看看由Nicolas Ghesquière創作的Petite Malle便知道,它雖然體積細小,但它擁有傳統手工行李箱的特質,保持『品牌的箱子存放了我最珍貴的物品』的想法,它仍然訴說着這個故事……在一百六十年的歷史長河裏,沒有什麼改變,除了今天,我們最重要的隨身之物,經常是一個電話,所以我們的手袋只需要攜帶及保護我們的電話,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

每季都推出不同色調和材質的Petite Malle,2018年春夏系列見金色木紋款,十分高貴。
每季都推出不同色調和材質的Petite Malle,2018年春夏系列見金色木紋款,十分高貴。
經典Monogram canvas款式外,品牌更與不同藝術家推出聯乘款式,印象深刻的有十年前的Stephen Sprouse,近來的Supreme更引起搶購潮。
經典Monogram canvas款式外,品牌更與不同藝術家推出聯乘款式,印象深刻的有十年前的Stephen Sprouse,近來的Supreme更引起搶購潮。
2014年秋冬系列是Nicolas Ghesquiere在品牌的處女作,他不但為女裝帶來全新形象,更將經典行李箱製作成小巧的"Petite Malle"袋款,並一直大熱至今。
2014年秋冬系列是Nicolas Ghesquiere在品牌的處女作,他不但為女裝帶來全新形象,更將經典行李箱製作成小巧的”Petite Malle”袋款,並一直大熱至今。

凡事皆可能

淋浴箱、iPad 盒,甚至是獨一無二的小提琴盒等……時至今日,特別訂造服務可以令每個天馬行空的意念成真。旅遊一直是路易威登文化的基因,體現於精準無瑕的製作造工以及一絲不苟的細節。訂造硬身結構製作工序包括白楊木框、塗黏膠粉、覆帆布、上釘、金屬包角、上螺絲、裝墊裏等……傳統的製作工藝,締造雋永優雅風格。Patrick-Louis Vuitton曾說還記得祖父Gaston-Louis 所傳承下來的精湛技藝,以及在 Asnières工坊為少數幾位特別幸運的貴賓所製造的非凡訂製品。

品牌提供行李箱訂製服務,除了不同用途的行李箱,也可以在表面畫上喜歡的圖案,突顯個人風格。
品牌提供行李箱訂製服務,除了不同用途的行李箱,也可以在表面畫上喜歡的圖案,突顯個人風格。
%e8%b7%af%e6%98%93%e5%a8%81%e7%99%bb-malle_3_tea_visual9

茶具箱

「我們為一些特立獨行的客戶製作了很多旅行箱!我記得,有位中國客戶,他想要訂製一個隨時隨地都能觀賞電視、能在5點鐘享用咖啡的硬箱。這個茶葉盒採用粒面皮革(Épi 皮革的前身)製作,為巴羅達王公創於 1926 年。在他雄偉寬廣的宮殿裏,早上會有侍從問你,是否要搭乘勞斯萊斯或騎馬、騎大象隨意閒逛!」 

%e8%b7%af%e6%98%93%e5%a8%81%e7%99%bb-malle_1_red_visual9

水彩畫具盒

「這箱盒對我而言非常珍貴,就如同自己的靈魂之窗一樣。你看它簡約的造型,其基本設計是在一個木製結構上覆蓋棉質塗層帆布或皮革,邊角以黃銅保護,再加上鎖具,並製作把手以便攜帶。每一種皮革都有特定功能。要製作美觀實用的旅行箱,必須保有理性思維,箱內裝的才是五花八門的奇珍異玩。」

%e8%b7%af%e6%98%93%e5%a8%81%e7%99%bb-malle_2_fleurs_visual9

鮮花盒

「鮮花盒是旅行箱的縮小尺寸版,源自我祖父過去送給最佳客戶的機艙旅行箱。這些牡丹、玫瑰放在量身訂做的鋅製容器中,華美極了!與其說它是個盒子,它更近似珠寶。最近的十個花盒是我在二十年前製作的,運用了工坊的零件。我很高興能贈送鮮花盒給美麗高雅的女士。當鮮花凋謝後,客戶送回盒子,請我們將它改製成針線盒或煙盒!」(圖片提供:  Louis Vuitton Malletier、Archives Louis Vuitton Malletier、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750_008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