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OVABLE HISTORY, Louis Vuitton】MAKE THINGS MORE CONVENIENT FOR PEOPLE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A MOVABLE HISTORY, Louis Vuitton】MAKE THINGS MORE CONVENIENT FOR PEOPLE

十九世紀末期到二十世紀初,是人類發明史上重要的階段。隨着大量新發明出現,以科技為主的博覽會在當時是重要的展覽活動之一。
十九世紀是旅行概念萌芽的世代,有質素的行李箱工藝開始發展極快。此照片攝於1888年,當時專注行李箱製作的Louis Vuitton只有十三名僱員。
Louis Vuitton工匠出身,在時代的轉變過程中把握到機會白手興家。
1902年,製作trunk用的白楊木,在運抵Asnières後,要先放在戶外曬乾。
十九世紀的製箱示意圖及當時使用的工具。
在Asnières內仍能發現許多早期Louis Vuitton的產品。
Trunk外貌的轉變

世界歷史是宏大的叙事,一般家族的歷史叙事卻往往是瑣細的。無義無命,如果家族的能量不夠豐富厚實,那其家族史便不能用來呈現世界。十九世代的歐洲正面對巨變,那是冒險家的時代,而我們可以從Louis Vuitton這年輕人及其後裔,了解到歐洲以至整個世界近百多年的變化,以及這家族如何回應時代的需要。

回應人的需要

劃時代的發明可以逆轉時代走向,但更多有用的發明,其實都是簡單卻到位地回應時代的需要,就為時代作出巨大的貢獻。

例如說,電腦科技的創新是劃時代的,不過一個讓旅行變得更方便的訂票網站,卻是那make life easier最直接的一步。十九世紀的歐洲同樣是充滿變動的世代,那時類似的創新是什麼?那可能,是一個平頂的行李箱。

那時代是一個變化的世代,人們都忙着為舊有的名詞添上新的意思。到了十九世紀,工匠已經會為顧客度身訂造箱子。那正是旅遊這概念開始發展的時間。

火車的普及化,讓巿民有了更大的交通便利,有閒階級更容易旅行,而長距離貿易亦日漸盛行。從1850年到1913年,煤用量由9,000萬噸增至逾13億噸,而法國以巴黎為中心的鐵路系統,亦由1852年的2,175哩增加至1869年的10,750哩。”The masters of the community of box makers of Paris call themselves master box and case makers of the city and suburbs of Paris”,1767年出版的《Dictionnaire portatif des Arts et Metiers》如此形容當時大城巿製箱工匠的生態。

從中世紀開始,法國就有一個流動的工匠社羣。一羣年輕人帶着自己的工具全國遊走,在遊歷中學習。但與當代的working holiday不同的是,這往往是一往無前的旅程,年輕人離開故鄉,往往就在一個最需要他的地方落地生根。

在當時,製造一個輕盈、堅固、按需要而訂製的行李箱,是最新興的一種工藝,情況近似今日的網絡新創。然而,要在眾多競爭者之中脫穎而出,除了最根本的質量要求,還要有看穿人們真正需要的視野。

簡單的改動

在1837年,一名原本住在法國郊區,經歷了兩年流動工匠生活的十六歲年輕人抵達巴黎,開始了他的製箱工匠生涯。直到1854年,他結婚了,同時開設自己的製箱工場。他的家族歷史,在這時便開始緊貼地回應整個世界的歷史。Trunk是這工匠最重要的作品之一,這位工匠名字叫Louis Vuitton。

Trunk,法語是malle,原意是指柔軟的皮袋,而在十九世紀,常用的意義就是用來放置隨身用品的箱子。Trunk不一定是指木製的行李箱,不過在Louis Vuitton品牌發迹之時,trunk一般是指旅行用的行李箱。

Louis與其他工匠不同的是,他相信平頂的trunk才是未來。之前的trunk一般都是弓頂的,要把trunk堆疊起來並不方便,而且弓頂也讓trunk不夠牢固。

1858年,推出平頂加上使用防水帆布包裹的trunk,讓Louis Vuitton這品牌極速得到成功。而面對競爭對手的抄襲,Louis Vuitton繼續研發新的技術,這促成了Slat Trunk的誕生。那板條的結構,讓trunk變得更牢固,也讓品牌聲名大噪。

在最好的位置

回應人的需要,當然是成功的關鍵,然而我們還需要韌力。因為時勢就如股票巿場,即使好的公司長遠一定會成長,但那過程中的短線起落,也需要韌力撐過去。

回到我們的trunk吧。平頂而防水的行李箱,滿足了時代的需要。有閒階級可以自由旅行,但那是太平盛世的事。在1859年,Louis Vuitton的工場搬到了Asnières,這裏距離巴黎極近,同時鄰近火車站,位置的優勢加快了品牌的發展。Asnières成為了品牌的發源地,Louis Vuitton一家就住在這裏,直至今天,Asnières仍是Louis Vuitton全球唯一製作trunk的工場。

Louis Vuitton的trunk,在其工場成立之初就大行其道,誰知道於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同年法國戰敗,當Louis在戰爭後回到Asnières,那裏已因為曾被徵用為軍事中心而破爛不堪,帆布被用作通訊用的熱氣球,而珍貴的白楊木,則多被士兵用作生火。

但Louis沒有放棄他的製箱事業,他重整旗鼓,不但重建Asnières,而且還打算擴建。他仍抱持着自己的信念,在內戰後的第三個月,他們就將專門店搬到巴黎的核心,1 Rue Scribe,新店鄰近Grand Hotel及新的Place de l’Opera,這裏在地理上更接近他們的潛在客人,而在這心臟地帶設店,也讓他們更獲得客人的信任。時代的步伐繼續向前,即使法國戰敗,巴黎仍是歐洲有閒階級聚集的城巿,新的事物正在滋長,人們通過旅行看到新的世界,而他們需要的,不只是行李箱,更是一個更優質、更切合使用需要的行李箱,而最理想的,就是在便利的位置,就能買到這理想中的工具。

品牌沒有因為歷史曲折而退出時代的舞台,正是因為對時代的觀察力與韌力,Louis Vuitton在危機中,讓品牌站穩陣腳。

Trunk外貌的轉變

Trunk的出現,本來是用來回應用家移動的收納需要。除了功能不同,外形上也有明顯分別。從最早期的素色帆布表面,到1872年的間條、1888年設計的格子花樣,及1896年的Monogram花樣,各時代也有其標誌性花樣。

每次花樣的轉變,也有其意義。由格子取代間條,是為了杜絕無日無之的抄襲者,而Monogram取代間條,除了是為了讓品牌有更高的辨識度外,也是他們第二代傳人Georges對家族傳統的確定。在Monogram中,那代表了家族品牌創辦人的縮寫”LV”,首次出現在品牌的產品中。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tan170118LV_09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