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男亦非女】Cos圈的性別自由 Coser:它讓我們不再害怕心中的自己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不男亦非女】Cos圈的性別自由 Coser:它讓我們不再害怕心中的自己

10.06.2021
被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ranma0356-1

天藍第一次見小澪是在一次Cosplay的攝影活動中。

那天的影棚裝飾成歐式宮廷風,牆上掛滿銅鏡與古畫,周圍堆了一團又一團的仿真假花,西式碎花桌布上又放着英式下午茶的茶具與甜點。那一天,小澪是日本著名動畫《百變小櫻》的小櫻,而他則是小櫻的哥哥桃矢。

小澪的小櫻裝扮(被訪者提供)
小澪的小櫻裝扮(被訪者提供)

他們穿着日本校服,在棚中模仿動畫中兄妹間的日常交流。天藍把手肘架在小澪的頭頂上,身高差令兩人判若兄妹。拍攝很順利,他們互相交換了聯絡方法,不時在對方的社交平台上留言。

一天,小澪滑到了天藍在動漫展上扮演《Love Live!》角色西木野真姬的照片,相中天藍帶着火紅的長假髮,穿着日本女高生的校服,頭上夾住一頂黑色的小紳士帽,臉上畫着精緻的妝,她腦海沒有一絲驚訝,默默便按下了讚好。

小澪笑着解釋,因為這在Cos圈最最尋常不過的事。「出席Cos圈的活動時,為了尊重對方,我們也從不會問對方的原生性別,有時場中打扮得很漂亮的姐姐可能是男的,而那些出落帥氣的男角背後的扮演者可能是女生。圈裏並沒有僵固的性別界定,因為對於喜歡Cosplay的人而言,我們只想傳神地展演心愛的角色,透過妝髮,衣服與飾物,把角色的特質表現出來。沒有人說過只有男的可做男,女的可做女,我們從不拘泥在原生性別上,有時連動物角色也可以出Cos。我們喜歡就去做。」

ranma_0629-jpg-1
天藍扮演《Love Live!》角色西木野真姬

她打開手機相簿,在一堆自言是「黑歷史」照片中,找出了她扮演男角動漫角色鏡音連與木下秀吉的作品。「在一些動漫作品中也有一些特別的設定,有一些角色他們不設鮮明的性別,亦不活在某個性別的定形之中。如木下秀吉雖說是一位擁有女性美貌的男性,但其實他在兩性中都擁有很高的人氣,收到的男生情書比雙胞胎的姐姐還要多,有『秀吉的性別就是秀吉』的說法,基本上秀吉是一個可男可女角色。」小澪解釋道。

但現實上,秀吉這樣的人設並不易存在。

小澪扮演《LOVELESS》角色青柳立夏
小澪扮演《LOVELESS》角色青柳立夏

因較女性化從小被欺凌

天藍從小對區分性別帶有疑惑與壓力,長大後因Cosplay令他對性小眾多了理解與同理心。「我覺得只要一個人用自己喜歡的打扮示人,又沒有騷擾到別人,大眾其實都應該學會尊重和接納。」他說,自己從小因五官較為女性化,皮膚雪白,性格內向羞澀,於是常常成為班上的欺凌對象。

「直到現在許多人也會因為我的五官與行為舉止較為女性化,把我當作男同性戀者。這反映了公眾對性小眾的無知,不少人以為男同性戀者會打扮成女性,表現出陰柔一面,但其實男同志有的很陽光,有的高大威猛。而我嘛,雖然長得比較陰柔,但我的性取向真的從來都是女性。」他笑道。

20190224_192443-1
左二為天藍

在別人眼中,天藍雌雄難辨,但其實他從小就在父權文化中長大,身邊人無不逼迫他仿傚兩性標準,成為雄糾糾的男性。

「只是無論我如何努力,仍然會被叫作娘娘腔,同學依舊笑我不男不女,一樣會被排斥。起初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什麼,到後來才想到是因為自己太女性化的緣故。久而久之,只要一想到性別就有焦慮的感覺。直到成年後因為焦慮症而看精神科醫生,步步挖深,才知道童年的往事對自己造成了深遠的創傷,我一直懼怕認識自己心底的另一個自己,無法接受自己女性化的一面」。他說,恐懼不安纏繞他,直到離開中學,升讀大專,他將自己的頭髮留長,脫下近視眼鏡,才在鏡上看到了「她」。

「也許我可以是一個靚女」

「那一天,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了自己,突然想如果我沒了鬍子,化上淡妝,會不會其實幾靚女。」那天之後,天藍有了想打扮成女性的衝動,在看過化妝品廣告後,他買了人生第一枝遮暇膏,用以遮蓋臉上男性化的特徵——那些惱人的鬍子。

天藍扮演男角時一樣帥氣十足
天藍扮演男角時一樣帥氣十足

「但我後來還是沒法完全地接受自己。那次之後,我變得更害怕被人知道自己的這一面,於是很快就勸停了自己,沒有進一步去買女裝和其他化妝品。」天藍長得瘦削高大,說話溫和客氣,臉上懸着一雙大眼睛,口罩下是清秀細小的五官,笑起來嘴角一彎,媚態一頃。

他回憶道,以前和家人看電視,母親對於劇中男扮女裝的角色總是表示無法接受,覺得古靈精怪,於是他默默把心中那個「她」收得更深,直到一天,他做夢夢見自己變成一個美麗的女子,夢中的快樂令醒來的他悵然若失。那時,他又剛好喜歡上公司的一位女同事,但戀愛的感覺化成了不安和焦慮,他終日擔心自己無法在對方面前表現出正常男性的一面,遇到對方心跳不正常加速,幾次幾乎暈眩過去。

291846_10150311251716746_1137484432_n
小澪扮演的男角鏡音連

「情況嚴重到令我以為自己有心臟病,於是我去了看急症,照過心電圖後,發現沒有心臟問題,轉介到精神科後,醫生才診斷出我有焦慮症。」患病後,他清減不少,亦慢慢明白兒時的經歷令他壓抑半生,使他不敢進一步思索性別問題,只敢盡量表現出符合原生性別的一面,同時開始懼怕社交。

從角色扮演中做回真實的自己

「一直到三十歲那一年,我在Cos圈認識了一位偽娘朋友,他教我如何化妝,如何把臉上的男性性徵隱去,教我如何打扮才更像一位女性。他為我化妝後,我看着鏡中的自己,如在夢中一樣,好驚喜。那個朋友到現在仍然給了我鼓勵,令我一步步地真正面對自己,了解自己到底想做一個怎樣的人。」天藍說道。

小澪默默聽完,她說其實自己也有好一段時間喜歡把頭髮剪成男裝,對鏡拍攝自己的側面,想像自己是男生的模樣。她認為人在建立性別認同之前,開明的社會其實都應令人保有自由構想性別的空間,讓人摸索嘗試,展演不一樣的自己,才能叫人真正尋回真我,認同自己。

在二次元的世界一樣沒有絕對的事物,那是人們創造的濃縮而深刻的世界,那裏沒有絕對的男,也沒有絕對的女,沒有絕對的幸與不幸,在廣闊的虛擬空間中,有着與真實錯落的自由意志,裏面有用不完的熱血,從不溜走的青春與經得起時間考驗,不易變味的情感關係。那裏住着永恆的虛幻,他們都覺得那是讓活在凡事約束的世界的自己,想像自由的空間。

天藍的女角打扮
天藍的女角打扮

「像我就困了自己許久,直到走進Cos圈才真正解開了心結,它提供了空間與理由讓我穿着女裝走進人群,雖然只是扮演心愛的角色,但也真正面對了心底的自己。」天藍說,於是他份外珍惜在Cos圈中認識的朋友,當他尋問自己到底是誰的時候,圈中的朋友總是會義無反顧地回答他:「你舒服就可以,男和女你都好看」或「你有權選擇自己成為怎樣的人,最好的你是那個能活得快樂的你」。

暑假將近,這天他又為自己量身打造好新的衣服,準備了叫自己滿意的妝容和假髮。

「這次我要扮演的是《Love Live!》的絢瀨繪里。」

他遞來手機,螢幕裡的卡通照片站著一個留着金髮馬尾的少女,藍色的眼睛洋溢笑意。

雖然他們在角色扮演,但其實每一個Coser都是在做自己。

045b4640bb31d74960b91ff5e56e2072
絢瀨繪里和好友東條希,「無論你在哪,我都希望能再看到你,傾聽你的煩惱」。(左起為角色絢瀨繪里與東條希)

 

被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6/ranma0356-1-202106101507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