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Kazy Chan 用插畫、雕塑說故事 憂傷也可以有浪漫感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藝術家Kazy Chan 用插畫、雕塑說故事 憂傷也可以有浪漫感覺

24.09.2021
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azy-6

寄居在人類頭上的鴿子、一起抽煙的天星小輪和小房子、躲在冰箱裏的雪人、趁深夜玩夾公仔機的玩具熊、趕在生命最後一個情人節送花的複製羊、離家出走的橡皮擦……這些都是新晉藝術家Kazy Chan插畫、雕塑中的角色,童趣奇幻的風格之下,隱含淡淡的憂傷哀愁。

X

Kazy是近年深受歡迎的廣告插畫師,當他回到自己的藝術世界做創作,卻想把心思放在不易察覺、照顧的負面情緒上,「不如做一些sad點的作品,因為人不是總是開心的。所以做自己的藝術創作,就會想做sad romance的故仔,覺得不開心也是一種需要被照顧的情緒。」

偷偷畫畫的廣告人

Kazy於理工大學讀廣告設計出身,畢業後順理成章從事廣告設計、美術指導方面的工作。他說畢業時沒想過當插畫師,但是在廣告公司工作期間,卻總是在密密麻麻的工作中找出時間隙縫來畫畫,「當做了三、四年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常常在公司偷畫畫不是辦法,真的覺得想自己出去做想做的事。」就這樣,他走上了全職插畫師之路。一個人的工作室,水彩是他最好的工作夥伴。一直以來對水彩情有獨鍾,因為他鍾情於水彩獨有的透明感,予人舒服、安靜的感覺;此外,他也喜歡水彩的變化多端、難以預料的特質,充滿挑戰性。

Kazy 說專心對於藝術創作十分重要,「當你好專注做一件事,你會排除所有旁邊飛過的事物。」
Kazy 說專心對於藝術創作十分重要,「當你好專注做一件事,你會排除所有旁邊飛過的事物。」

「我覺得所有插畫師都面對『窮』這個問題,一開頭沒有工作,或者沒有人識你的時候,會有一段捱窮的日子,但我想只要你畫得夠多,有熱情那應該就可以過下去。」他苦笑說,現在仍還在捱,但還是會繼續畫,不為大富大貴,只為繼續畫下去。這些年來,Kazy的努力漸漸得到肯定,得到許多和不同品牌、機構合作的機會。「但是當做得時間長了,就會偏向想滿足一下自己,想做一些個人的藝術創作。」他形容,商業創作是回答的客戶的問題,但是做個人創作,就是要回答自己的問題。

「藝術創作可以很主觀地講述你的藝術感受,但是如果你做商業創作的時候,你就無辦法講太多自己的感受,是兩者最大不同的地方。」他解釋,在商業插畫描繪的世界裏,只存在開心、快樂,他到現在仍然清楚記得,曾有客戶逼他畫到所有公仔都要笑,「那刻我就會想,點解我要逼我的公仔笑呢?」於是他便把工作所積壓的情緒收在心裏面,直到意識到收無可收,唯有透過藝術創作抒發出來,他腦海中萌生了舉辦個人作品展覽的念頭。

收集故事的藝術家

年初他決定不再接案,以進入狀態、醞釀情緒,全心全意投入個人創作。除了借展覽作情感表達外,他亦希望分享他的世界觀。「在今次展覽裏面都有好多我思考了的問題,有些關於立足點的事情,有些是關於我對現今香港,或者對世界的一些看法。」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有收集故事作為創作靈感習慣,有些是自己、朋友的生活經歷,有些來自他對世界的觀察,有些則是來自他強大的好奇心,「我最鍾意看奇怪的知識,例如是奇怪的動物知識,鍾意把它們收藏落袋,用我的形式轉達給其他人聽。因為比較奇怪,人們看後會說原來如此,茅塞頓開。」

做陶瓷雕塑的插畫家

至於創作形式方面,他反而是先開始了做陶瓷雕塑,然後才畫畫,作為給自己的新嘗試。「我會好在意觀眾和作品之間的連繫,所以今次除了有平面也有立體,就是想觀眾更加全面地看故事。」

不論是陶瓷雕塑還是繪畫,立體或平面,所呈現的效果,都是一貫的Kazy Chan風格。他認同有人說「藝術家一世都是做一個作品,所有作品都是那個作品的演化。」他也認為自己的所有作品都是同一種格,只是創作媒介不同而已。

「我會形容是,就算我用甚麼媒介也好,但人們都會認得出是我的作品。例如我做陶瓷,即使你沒有見過我的畫,但你會認得我做的陶瓷公仔個樣,和我畫畫個樣的感覺是一樣的。」而他最終想呈現的,是一個個 sad romance的故事,「可能外人看來好有童真之類,事實上那些人物是有種少少sad的浪漫存在。」

調和口味的蕃茄醬

在今年九月,Kazy舉辦了個人首個多媒介作品展《蕃茄醬》,作品包括十四組陶瓷雕塑與亞克力繪畫,還有高1.8米的西洋鏡藝術裝置(zoetrope installation),此外他還邀請自己喜歡的創作人,台灣故事詩人「煮雪的人」及本地獨立音樂人Cehryl,為每組作品配上詩句及樂曲導賞,讓觀眾透過不同角度進入他的寓言故事中。

其中一組最大型的作品《鴿與我》由二十三個陶瓷雕塑組成,表達了他對「立足點」的思考。「現在的鴿子其實很少會停在樹上面,多數會停在建築物頂、大廈頂,或冷氣機頂。試想像再過多一百年的時候,沒有了電線桿、大廈頂、冷氣機的時候,鴿子會停在哪裏呢?我覺得這個比喻和人很相似,我們自己也愈來愈沒有可以立足的地方,所以就有這個比喻,鴿子會寄身在人的頭上,人也會把頭借給牠寄居。」一個個小人偶臉上目無表情、平靜淡然,表達內心那種傷感的感覺。

另一組作品,乍眼看來是一隻普通的羊、架着電單車送花,原來牠的原型是複製羊多莉。Kazy無意中得知多莉離世當日其實是情人節,於是便創作了《複製羊與情人節》記念牠不為人知的最後一天,「我們從外人角道看,只會關心如何牠是如何複製成功,但對於這隻羊本身,牠可能只在意在離世前的情人節,能否順利送出一束花。」

展覽入口附近有一幅大型水彩畫,或許不及其他林林種種的作品組合引人注目,這卻是他花了許多時間、心機的作品,也是他水彩功力的展現。「因為其實水彩一般都畫得比較小型,今次挑戰了自己,試了一幅較大型的水彩,內容畫的是把自己放置畫中間在說故事,旁邊圍繞着我今次創作出來的人物,在說屬於他們不同的故事。」

至於展覽為何名為《番茄醬》,他解釋是來自喜歡的台灣詩人「煮雪的人」的同名作品,「假設我們進到一間餐廳裏,你會叫漢堡包,我會叫薯條,但大家加了番茄醬之後,食起來的口味都會變一樣。其實番茄醬就是我和你之間的橋樑,你可以透過這個展覽《番茄醬》,更加了解到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和感受,因為重點在於它是不是番茄醬,它可以沙律醬,可以是美乃滋,重點是我和你個mind會同步了。」

Kazy Chan 多媒介個人作品展 《蕃茄醬 Ketchup》
日期:即日至9月26日
時間:上午11時至下午10時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207號舖)

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