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OVERED, THE POWER OF THE YOUTH | 男生不止我一個
熱門文章

UNCOVERED, THE POWER OF THE YOUTH | 男生不止我一個

06.12.2019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k180625jiff-053

原本打算讀時裝設計degree的Isaac Fan,一心向ready-to-wear發展,當學系完成收生程序後,他無意間去看了一個內衣騷,完騷後深深被觸動,於是急急找學系教授「轉軚」,轉攻內衣設計。年輕人的心,有時都像一陣風,幸而他轉風向後,幸好心無旁鶩順利完成了學業,在全班三十多個同學中,只有他一人是男孩子,他的畢業作品亦被選中了作時裝騷,如今已獲內衣品牌Victoria Secret聘請。

「作為一個男生修讀女裝內衣設計,我從來不覺得受到異樣眼光,由小到大家人對我也是無限量支持,很少管我,由中學開始讀Visual Art、大學讀內衣設計,他們覺得只要我喜歡,便要勇於追求。至於朋友,他們也沒有什麼給我奇怪眼光,我讀女裝內衣反而擴闊了他們的眼界,他們驚訝的原來內衣也可以讀得如此深入及專門。在課堂上,三十幾個都是女生,同學們其實都好習慣,互相幫助,因為就算是ready-to-wear學系,向來都是少男生讀,大家見怪不怪,反而是當我做 intern 時才知道原來內衣公司好多男同事,例如採購、技術支援等等。」如此看來,男生做內衣,手拿女人底衫褲,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尷尬的事,因為眼光和心態都是從專業的設計角度出發,「道理就似男設計師做女裝,不一定要自己穿上才能做到好設計,我不穿女人內衣,反而能豁出去,在設計上馳聘揮灑,玩得癲,畫得狂,自由,奔放,想像力可以更大、更遠!」確實,女設計師總是會仔細考慮內衣的設計是否夠舒適,承托力和各樣實際問題,反而忘卻了設計本身。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從男性的角度去設計內衣,可能更具誘惑性。

對女人內衣的理解,Issac也下過苦功,「有關矯型內衣、塑身內衣,最初我都摸不着頭腦,還有女孩子說的什麼「腐乳」原來是指腋下的肥肉或副乳房,我都是聞所未聞,不過一班同學都是由零開始去學,所以我很快就明白過來了。」

未正式畢業,就已經找到工作,在Victoria secret做櫥窗設計,為什麼不是設計師助理呢?「我曾在生產公司做過設計學徒,也試過做兼職設計師助手,但我發現我性格不適合坐定定在office對着電腦,所以我覺得靈活性高的櫥窗設計更吸引我,工作模式的機動性強,日夜顛倒,靈活分配自己的時間,加上櫥窗設計也能運用設計所學的知識,參加職場培訓product training時,有關內衣的結構,我是學過,所以更得心應手。」不過Issac不會就此放棄設計,「我只是走第二條路,好清楚自己的喜好,將來也會以參加大型比賽為目標。」或者,男生設計女裝內衣,就是要有這一團火,鎖定目標向夢想進發。

ge

以浪漫的粉紅紗裙象徵紅鶴,束縛的邊位象徵被剝奪的自由。
以浪漫的粉紅紗裙象徵紅鶴,束縛的邊位象徵被剝奪的自由。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k180625jiff-05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