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ès 2020家品系列 轉變與延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Hermès 2020家品系列 轉變與延續

27.10.2020
由受訪者提供

所謂經典,是經得起時間考驗,卻不代表一成不變。創於一八三七年的法國經典品牌Hermès剛推出的新家品系列,就示範了如何在堅持傳統工藝的同時,做到因應時代而演進,回應現代生活需要。當中與Jasper Morrison合作「復刻」的La Tourette椅子,重新設計廿三年前的修道院椅,結合現代人體工學與品牌的百年工藝,既是轉變,也是延續。

La Tourette椅子原設計於一九九七年,為法國建築大師Le Corbusier操刀的修道院而設,當時製造了一百張。
La Tourette椅子原設計於一九九七年,為法國建築大師Le Corbusier操刀的修道院而設,當時製造了一百張。
Morrison與品牌花了兩年時間重新設計椅子,反覆測試不同的弧度、榫接位、線條等,務求令其更舒適。
Morrison與品牌花了兩年時間重新設計椅子,反覆測試不同的弧度、榫接位、線條等,務求令其更舒適。

重新設計修道院椅子 La Tourette

剛面世的Hermès 2020年家品系列,除了自家設計產品,包括遊戲桌子、茶几、花瓶和紡織品等,品牌每年都與世界各地不同的設計師合作,拓闊工藝和設計的可能,今年除了有備受注目的與Jasper Morrison聯乘的椅子和桌子外,法國設計組合Normal Studio交出馬彊皮配橡木的雙層茶几,每件新品均結合品牌的精湛工藝與低調奢華美學。

與往年相比,今年明顯較多大件家具,品牌家居部藝術總監Charlotte Macaux Perelman與Alexis Fabry分享今年的創作方向:「對我們而言,貼近品牌的核心價值十分重要,我們不希望作出翻天覆地的轉變,反而希望那變化是隱約的。我們亦致力追求不同系列間的平衡,紡織品較活潑和色彩豐富,家具較穩重縝密,器物則介乎兩者之間,每件產品都以最好的技藝製成,注重細節……當中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創造出切合時代需要,但同時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產品。」

新系列中最令人驚喜,也最體現到上述挑戰的,莫過於與英國設計大師Jasper Morrison聯乘的椅子La Tourette,該椅子原設計於一九九七年,為法國建築大師Le Corbusier操刀的修道院而設,椅子的設計與建築物的粗獷主義造型一脈相承,誠實、獨特而富功能性。相隔廿三年,Hermès花兩年時間重新設計La Tourette椅子,將之變成手工居家椅,不止是用家改變了,用家對椅子的要求也隨着現代生活形態之轉變而不同,設計師深明此道,於是把重點放在人體工學,反覆試坐,調校椅子的形態和角度,測試不同的榫接,配合Hermès拿手的皮製坐墊,令椅子的舒適度大勝從前。Alexis指:「我們只基於一個條件去改變設計,那就是改變用家,這是非常有趣和需要大量思考的挑戰。當椅子用於修道院時,人體工學並非最大的考慮,但作為家具,這便變得最重要。」

由修道院椅到居家crafted chair,結合木工和品牌最著名的皮革工藝。
由修道院椅到居家crafted chair,結合木工和品牌最著名的皮革工藝。

Morrison常與不同的家品大廠牌合作,但沒有一張如這張椅子一樣講究工藝。問到何以會促成此合作,Charlotte解釋:「我們不是為了他的名氣而與他合作,而是深信他是合適的對象。我們在跟他接洽前,已經知道他的La Tourette椅子,但從未想過它會成為Hermès的產品。我們向他表示想創作一張crafted chair,簡約、手造、富藏工藝,和舒適的手工椅。他說他有一張十分喜歡的椅子,因它的結構複雜,因此原設計並非旨在量產,但他相信我們是適當的拍檔,令它終可成為一件經典永恆的產品,那就是La Tourette。」Alexis補充:「Morrison的設計結合簡約和精準(refinement),我記得在他冒起的八、九十年代,很多人欣賞他的簡約主義,但其實他很喜歡Memphis(八十年代由意大利設計師Ettore Sottsass等人發起的設計運動),雖然在他的設計中看不出來他跟Memphis的連結,但他喜歡當中的情感厚度(emotional thickness)。」

人與物件的關係

一系列新品原訂於去年的米蘭設計周期間發布,但基於疫情緣故被迫取消,改為在不同城市展出。疫症下,人們對於家有着新的體會,至少離開或留在家中,不再是個人的決定而已。對二人而言,疫症令到人們更加珍視一個舒適和感覺良好的生活空間,Charlotte指:「近年我們經常被問到在科技時代,當人人都靠智能電話去連結時,對於家的想像有什麼轉變,但我認為家的性質沒有太大變化,它是叫人安心之所,即使在疫症下,我們仍然需要坐在沙發上,在飯桌用餐,我們的身體需要同樣的東西,但我們重新重視家中每日使用的家具,圍繞身邊的物件,以及如何生活。」

KALA花瓶是以注模方式製成的陶花器,配合可拆除的木手把和皮繩。
KALA花瓶是以注模方式製成的陶花器,配合可拆除的木手把和皮繩。
桌子表面看上去簡單俐落,但製作工序繁複,如中央位置的遊戲棋盤,就經由多塊皮革拼合而成。
桌子表面看上去簡單俐落,但製作工序繁複,如中央位置的遊戲棋盤,就經由多塊皮革拼合而成。

人創造物件,為物件賦予意義,物件也反過來形塑人的生活。對於二人而言,Hermès一向重視人與物件的親密關係,無論是大件的家具,還是小至一隻杯、一個花瓶,都同樣與人密不可分,「Hermès很注重intimacy,我們喜歡人與物件建立的親密關係,一種不喧鬧,而是親密的、熟悉的感覺。」Alexis打了一個比喻:「在Hermès,我們有個說法:當你穿起一件Hermès的外套,把手放進袋子裏,可以感覺到連內裏都是皮製的,而這是專屬於用家自己,別人無法體會到的感受。」對細節和工藝的執着,考慮到用家每一吋皮膚的觸感,每一個與物件互動的時刻,是品牌建立人與物件的親密關係的方法,也是品牌的基因。譬如新品Atout d’Hermès遊戲桌子,便濃縮了品牌引以為傲的眾多工藝和技術於一身,結構精密的四方桌子,中央藏着完整的、全手工的國際象棋和雙陸棋部件,中間的皮製棋盤桌面可以互換,棋盤的花紋也經染皮、剪裁、壓皮等多個工序而成,足見品牌絕不放過每個細節,二人指:「我們花很多時間和心思在小型器物上,同樣地,即使是大型家具我們也非常着重細節。工藝提醒我們耐性的重要,我們不會倉促行事,因為只有時間才能提煉出knowhow。」

Les Trotteuses d'Hermès茶几由瓷托盤配上橡木和馬韁皮扣帶,皮帶可輕易拆除,方便移動或收藏茶几。
Les Trotteuses d’Hermès茶几由瓷托盤配上橡木和馬韁皮扣帶,皮帶可輕易拆除,方便移動或收藏茶几。
Hermès家居部藝術總監Charlotte Macaux Perelman(右)與Alexis Fabry(左)
Hermès家居部藝術總監Charlotte Macaux Perelman(右)與Alexis Fabry(左)
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6-2020102707254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