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攝影師Harrison Tsui分享時裝周拍攝經驗:感恩自己走進這個夢幻的世界
熱門文章

香港攝影師Harrison Tsui分享時裝周拍攝經驗:感恩自己走進這個夢幻的世界

468
27.10.2019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時裝周與攝影師總是有不可分離的關係,沒有他們拍攝行騷的精彩時刻、捕捉後台實況、可供穿搭參考的街拍,那麼就相當乏味無趣;感謝一眾攝影師在炎夏發揮的專業精神,讓我們感受時裝周的不同一面。從2015年正式開始時裝攝影工作的香港攝影師Harrison Tsui,平日除了為雜誌拍攝fashion story和封面照,更會到時裝周拍攝街拍和後台照片,然而在辛酸背後,他同樣感謝一眾恩人與機會,讓自己走進這個夢幻的世界。

從2015年正式開始時裝攝影工作的香港攝影師Harrison Tsui,平日除了為雜誌拍攝fashion story和封面照,更會到時裝周拍攝街拍和後台照片。
從2015年正式開始時裝攝影工作的香港攝影師Harrison Tsui,平日除了為雜誌拍攝fashion story和封面照,更會到時裝周拍攝街拍和後台照片。

你是由什麼時候開始選擇做時裝攝影師?

我是在2015年正式開始時裝攝影工作。攝影我自小已喜愛,但做時裝攝影師,其實是受我家姐影響。家姐是時裝造型師,家中總放着時裝雜誌,我從小就翻閲她的《i-D》和《W》等等。久而久之,培養了自己對時裝和時裝攝影的興趣,但本來僅僅留於興趣。大學時期我讀平面設計,一心打算做廣告。家姐那時轉型做時裝博客,我就因此開始幫她拍照;之後她去米蘭巴黎時裝周,我也跟她一起去。最初幾季她看騷時,我就在會場外拍攝一下來賓,當時亦沒有想做什麼「街拍」。直到一兩季後在2015年,有雜誌邀請我幫他們拍攝街拍。之後更為他們拍攝時裝騷後台的照片,而在香港我亦開始為不同的時裝雜誌拍攝fashion story和封面照。那時,我發現自己愛上時裝攝影,再沒想做廣告的念頭,所以全心全意做時裝攝影師。

覺得香港與外國的時裝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

6
如果單單説時裝,香港品牌的確難以與歷史悠久的法國和意大利fashion house比較。説時裝攝影,文化很不一樣。在香港拍攝一輯fashion story一般時間倉促,一日內完成十個造型的story;外國如英美的時裝雜誌拍攝fashion story時間上就較為充裕,兩日拍十個造型。另外在香港,造型師和攝影師很多時候「一腳踢」:造型師很多時身兼美術指導、製作人、道具師等;攝影師就很多時包辦佈景設計。在歐美各個單位就分得比較細,一個photo shoot會有製作人、美指、造型師、攝影師、佈景設計師,甚至會有movement director,指導模特兒的動作。我想香港和外國時裝攝影不同之處在於外國時裝行業對時裝工作者更多一份深深的尊重。

有沒有欣賞哪些時裝攝影師,或視之為偶像?

Nick Knight
Nick Knight
Paolo Roversi
Paolo Roversi

我欣賞的時裝攝影師實在多不勝數:Legend級的有Nick Knight、Paolo Roversi、Peter Lindbergh、Guy Bourdin、Tim Walker、Inez and Vinoodh和Steven Meisel等。而比較新晉的有Tom Craig、Oliver Hadlee Pearch、Jack Davison、Erik Madigan Heck、Zoë Ghertner、Dario Catellani、Annemarieke van Drimmelen、Sam Rock和Lachlan Bailey等。欣賞的真的很多,偶像就沒有。

去時裝周拍攝街拍最大的樂趣是什麼?有沒有難忘的經驗?

最大樂趣是見到和拍攝到一些平常不會見到的人吧!有很多難忘的經驗,例如在Dior騷後遇見我最愛的Stella Tennant,更與她談天和合照,確實難忘。

一般影時裝周街拍要準備什麼?騷與騷之間的過程又是怎樣的?

5
影街拍前要先做好幾樣準備:首先要將時裝騷的時間表和地址記在電話裏,看看騷與騷之間該如何搭車。其次也要做少許「功課」,記一記一些自己不太熟悉時裝人和new faces的名字。出去影街拍時我的裝備比較簡單:一部相機、兩支鏡頭、一支水、一條手巾仔、一個後備電、一包酸沙可樂糖和一對舒適及(勉強)時尚的鞋。騷與騷之間如果時間緊迫的話會與其他街拍攝影師趕去下一場騷,一般都是搭地鐵和輕鐵,可以徒步的都會徒步。時裝周必定食無定時,騷前騷後倘若有空閒時間就會去吃東西,米蘭吃pasta和gelato,巴黎就吃crêpes、galettes和烏冬。

 有沒有哪些時裝騷的場外街拍特別容易拍攝?

每一個場地其實都有不同的難度,但一般在Palais de Tokyo都比較容易拍攝,因為會場的門口較為多空間。過往都有很多時裝騷在此舉行,如Rick Owens、Haider Ackermann和Sacai等等。

可以分享一下進入後台拍攝的感受嗎?

11
3
在時裝騷後台拍攝是我在時裝周最享受的時光,而最難忘的是Fendi、Dior、Prada和Thom Browne的後台。Fendi是我影得最多次後台的時裝騷,第一次近距離見到Karl Lagerfeld也在這裏。那一日記憶猶新,臨開騷二十分鐘前Karl踏進後台,他的氣場令全部人靜了幾刻;在幾秒間Karl就站在我的面前,我舉起相機,拍了幾張,第一次與Karl四目交投感覺很不真實。其實我拍攝後台就如發夢一樣,很不真實地見證着時裝騷背後的種種準備過程:在Kenzo後台我看見模特兒們行完騷後,將地獄高踭鞋立即脫下後叫苦連天的樣子;在Versace後台我看見裁縫們臨開騷前一小時仍在埋頭苦幹製作裙子。在Dior後台我看見Maria Grazia Chiuri臨開騷前先出外面吸一口煙抖抖氣;在Yohji Yamamoto後台我看見Yohji Yamamoto綵排後在後台裏點起香煙。在Thom Browne後台我看見Stephen Jones幫模特兒小心翼翼地戴上他設計的「瘋帽子」;在Sacai的後台我看見Guido Palau在臨開騷前十五分鐘趕急為遲來模特兒的頭髮造型。在Prada和Dior的後台我和模特兒Nathan Westling、Freja Beha Erichsen和Ruth Bell在開騷前談天說地,閒話家常;在Prada後台我看見Miuccia Prada跟Anna Wintour二人在後台一角開騷前促膝長談。一幕幕就像電影的情景般深刻地刻進我的腦海裏。每次想起我都覺得很神奇,感到非常幸運自己能夠親身去看見後台發生的每一幕。

入行以來,最想感謝哪一個人?原因?

最想感謝的當然是家姐。如果不是她,我跟本不會走進這個夢幻的世界,所以衷心感謝家姐。另外想多謝時裝編輯Ben Wong,他是第一個找我拍攝fashion story的時尚編輯,感謝他對我的信任。

這些人如何影響你事業發展?

正如上面所講,如果不是家姐,我跟本不會走進時裝世界。亦都是因為家姐,我才會跟她跑到去時裝周,開始我做時裝攝影師的事業。

未來還有什麼計劃?

我最近搬到倫敦,老土講句,想出去闖一闖,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轉一轉自己的定位,雖說拍了很多季時裝周後台和街拍,但其實自己最想是多拍攝fashion story。未來就朝着這個方向吧。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harrison--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