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の堅持
熱門文章

職人の堅持

18.01.2019
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職人(Shokunin)是日本擁有專門手工藝技術的工匠,窮一生之力鑽研及鍛鍊,屬於江戶時代士農工商的「工」,備受尊重。日本手造眼鏡聞名,發展歷史已有百年,然而近二十年來,在社會及經濟發展因素下,行業缺乏年輕學徒入行,職人數量急降,講求師徒制的手造鏡行業出現斷層。逾百年歷史的日本老牌Kame ManNen「萬年龜」,面對飽和的眼鏡業情況下,不但不求快速生產,仍逆境抗衡,堅持保守所有工序,情願利潤減少也不願偷工減料,背後看不見的心血,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這種手造眼鏡的工藝美,堅守日本職人的尊嚴。

手造眼鏡是日本職人的心血結晶, 有人的溫度和感情, 不是死物那樣簡單, 也不能純粹當作商品, 它們都是有生命的。($3,980/ BLACKZMITH Optical)
手造眼鏡是日本職人的心血結晶, 有人的溫度和感情, 不是死物那樣簡單, 也不能純粹當作商品, 它們都是有生命的。($3,980/ BLACKZMITH Optical)

大隱隱於市

若林先生於2008年買下品牌,臨危受命,因他珍視手造眼鏡的價值。
若林先生於2008年買下品牌,臨危受命,因他珍視手造眼鏡的價值。

在喧囂的世代,想不到還有一個地方,幾乎還保留幾十年前的面貌,這個地方看來平平無奇,並非熱門旅遊名勝,距離東京亦遠,總人口僅為七萬,但眼鏡職人在高峰時期接近兩萬人,換句話說每四個鯖江市居民就有一位是眼鏡職人,在它平靜的背後,卧虎藏龍。

說的是日本中部的鯖江市(Sabae-shi),全日本超過九成的眼鏡鏡架都在這裏生產,在一百年前全球無人想到使用鈦金屬生產眼鏡,世界上第一副鈦金屬眼鏡原來不在歐洲,而是誕生於此,市內甚至設有「眼鏡會館」。然而,時移世易,隨着鈦金屬的普及、快速時裝的崛起,二十年來鯖江市眼鏡職人數量每況愈下,粗略估計現今只剩不足一萬人,老一輩的退休,缺乏新血加入,相比許多新興工廠或其他行業,眼鏡職人不但技術要求嚴格,學習年資極長,人工相對不高,由早到晚專注琢磨一副眼鏡,必須付上一生的時間和心血,因此許多年輕人都被其他輕工業吸引過去。

學千年  龜萬年

在一百零一年前,那個還沒有互聯網、電話、百貨公司的年代,木村菊次郎是手工鏡「萬年龜(Kame ManNen)」及製造商「福井光器」的創立人,他不但是日本第一位發明電鍍技術及鈦框製作的製造商,早年成功以手工玳瑁(海龜殼)眼鏡而聞名,日本Kame是海龜之意,ManNen意指萬年,日本俗語「鶴千年,龜萬年」,寄喻職人打造如龜般可活萬年的眼鏡珍品的決心。木村先生認為耐用是手造眼鏡的核心價值,憑百年傳統工藝、高科技和創意,採用當時年代成本極高的物料鈦金屬製作,難怪是工業科技的佼佼者。然而,在時代洪流的衝擊下,也因後繼無人,木村先生索性將整間公司賣給眼鏡商人若林茂。若林先生臨危受命,因他珍視手造眼鏡的價值,跟職人幾近無分別,「手造眼鏡靠職人全人手打磨、調校和塑形,有人的溫度和感情,不是死物那樣簡單,也不能純粹當成商品,誇張地說它們都是有生命的,就像小朋友。」

為什麼營商環境如此艱巨,若林先生仍要踏上?「鯖江市眼鏡工業發展,可以分為三代,第一代創業,興建工廠;第二代發展成熟,技巧高超的職人湧現;第三代的父母儘管自己都是職人,卻不願承傳父母的手藝,因為時代的選擇太豐富了,而這個城市的魅力太低,敵不過外界聲色犬馬的現代生活。日本手造鏡在亞洲雖然已有認受性,但歐美市場仍未扎根,因此我認為要更加努力做好品牌,打入國際市場,令年輕人覺得這是一門令日本人舉世知名並自豪的行業,以吸引年輕人加入。」

日本鯖江市(Sabae-shi),堪稱眼鏡之城,全日本超過九成的眼鏡鏡架都在這裏生產。
日本鯖江市(Sabae-shi),堪稱眼鏡之城,全日本超過九成的眼鏡鏡架都在這裏生產。
成立於1917年的萬年龜是日本首個發明電鍍技術及鈦框製作的眼鏡製造商,對全球鈦金屬眼鏡發展影響深遠。
成立於1917年的萬年龜是日本首個發明電鍍技術及鈦框製作的眼鏡製造商,對全球鈦金屬眼鏡發展影響深遠。

 一根螺絲的堅持

每一個微小零件都是自家造,客人可拿舊眼鏡來修理、更換零件,甚至局佈打磨,戴足一世也可以。
每一個微小零件都是自家造,客人可拿舊眼鏡來修理、更換零件,甚至局佈打磨,戴足一世也可以。

到底手造鏡跟市場一般的眼鏡,有什麼分別?「我們的眼鏡,每一個微小零件都是自家造,因此只要我們一天還健在,客人拿眼鏡回來修理,就能更換新零件,甚至我們可以局部打磨和翻新壞了的眼鏡,加上款式恆久經典,戴足一世也可以。」相比起來,他們的手工鏡確是環保,我曾有一副英國優質及昂貴的名貴眼鏡,佩戴六年後,鼻托位被汗水磨蝕了,只要再打磨便可使用,可惜就算付維修費,連原廠品牌都不設維修服務,結果這麼優質的眼鏡便被扔掉。

若林先生進一步以眼鏡臂的螺絲來舉例,那顆螺絲幼細之極,比螞蟻還小,他說那是自家品牌的螺絲,一字款,每條螺絲坑紋尖而深,特製螺絲與鏡臂渾然天成,中間毫無空隙,連瑞士造的名錶也採用這種高質量螺絲,十分誇張。坊間的眼鏡,採用現成的螺絲,咬合度和緊貼度低,表面雖未必察覺,但佩戴一段短時間就見螺絲容易滑落及鬆脫。

「什麼叫做學千年,龜萬年,從一根有要求的螺絲開始,見微知著,我們堅持每個步驟做到最嚴格,不介意成本高而賺錢少,才能對得住自己的理想和良心,耐用是絕對的價值。」說的時候,若林先生謙虛而含蓄,說到堅持的原因,眼神閃過一種奇異的光芒,我想那就是他在前景不明朗下仍堅持買下公司的推動力。

曾經的夢幻金屬

莫說一百年前,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之前,鈦金屬是非常昂貴的物料,以它作眼鏡,好處多到數不盡,輕與堅硬本來並不能同時存在,但它就是這種夢幻金屬,可以打造得薄如紙張,卻仍堅韌和彈性十足,就像人體的軟骨組織,外國著名眼鏡品牌ic Berlin的可彎曲鏡臂,也是靠這種金屬起家。品牌的眼鏡,九成都是鈦金屬製成,鈦金屬輕巧,加上工匠手藝精密,眼鏡看起來幼細,摸上去卻堅實。

近年鈦金屬愈來愈普及之後,它的價錢不再是天價,雖未至於便宜,但3、4000元的鏡框已可以擁有它,若林先生說:「它不易生鏽,穩定度極高,分有beta、bio soft不同類型的鈦金屬,我們以離子電鍍上色,拒絕使用噴色的原因是噴色容易脫落,坊間很多便宜眼鏡便是噴色。」 若林先生說,一百零一年以來,品牌依製造的次序來編排及命名型號,至今約有一百一十一款眼鏡,平均一年才有一個新型號,可謂慢工出細貨。「新型號由畫圖紙開始,經過測試、改良、品質控制、反覆檢證等多個步驟,以前職人多,半年便做好,但如今約需一年才能成事,更顯手造鏡的珍貴。

因職人數量有限,為確保質素,這次Bespoke系列只接十張訂單,香港下單,日本製造,需時兩個月。$12,800
因職人數量有限,為確保質素,這次Bespoke系列只接十張訂單,香港下單,日本製造,需時兩個月。$12,800
鈦金屬可以被打造得薄如紙張,卻仍堅韌和彈性十足,就像人體的軟骨組織。
鈦金屬可以被打造得薄如紙張,卻仍堅韌和彈性十足,就像人體的軟骨組織。

一期一會

Bespoke系列,色調、眼型、線圈、鼻托等都可以隨意挑選。
Bespoke系列,色調、眼型、線圈、鼻托等都可以隨意挑選。
鼻托設計獨特,經多次改良,適合亞洲人鼻樑。
鼻托設計獨特,經多次改良,適合亞洲人鼻樑。

如果你已是手工鏡的愛好者,深知它的優勢,不妨再留意一下手造鏡的訂造系列,今年品牌與BLACKZMITH 眼鏡店合作,推出一期一會Bespoke系列,色調、眼型、線圈都可以隨意挑選。

總括來說,一般人憑肉眼,確實看不出日本手造鏡的個人之處,它好像一匹識途老馬,等候有眼光和學識的人來欣賞它,當佩戴的日子久了,自然愈能察覺它的優點,也之謂路遙知馬力。

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tan160629jiff056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