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港版Greta」Lance:我不想我們這代沒有未來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10歲「港版Greta」Lance:我不想我們這代沒有未來

23.01.2020
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不久前,他在政總跟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左)見面,希望可以在政策上推動改變。
每個星期五,Lance都會在校門前向人宣講不同的環保議題。一開始時,沒有什麼人理會他,但他相信只要能提高別人的環保意識,那管改變很輕微,也好過什麼也不做。
東涌居民大會中,Lance踴躍向五位出席的區議員,發表對環保議題的看法。
Lance自上年9月起,每月自發組織離島區的清潔海灘活動,當中也引來不少外籍人士參與。
10歲的劉衍一(Lance),深受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啟發,在香港自發發起連串環保行動,希望能感染更多人關注氣候問題。

澳洲山火自去年9月爆發至今仍未止息,一幀幀展示小動物被燒至焦黑、紅腫的相片,教人痛心。火光紅紅下更嚴酷的事實,是有近五億動物已葬身火海,二十多人死亡。燒了四個月的山火,終喚醒大家為環境作出改變「不是選擇,而是必要」,紛紛呼籲身邊人在日常作出減碳行動。

而早在9月,深受十七歲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啟發的十歲小五生劉衍一(Lance),縱使面對同學譏笑,每個星期五也堅持站在校門前,積極宣講氣候問題。年紀小小的他,還主動走去跟區議員,商討如何改善區內環保問題;並準備親自寫信予珍珠奶茶連鎖店,呼籲商店減少派發塑膠。可能你會對一個小孩有如此高的行動力感到吃驚,但其實他只是比其他人更早醒覺氣候問題的迫切,於是自己首先成為改變的一個,冀盼更多人與他並肩為環境作出改變……

每周五的改變行動

新一年開學次天,早上7時校門前人煙還稀少,在圓鼓鼓緋紅的臉上,架着穩重黑色粗框眼鏡的小男孩Lance,已來到學校準備向同學、家長講解環保信息。這,已是他獨自實行”Fridays for Future”行動的第十五個星期。

「我平時是7點才出門的,現在我7點就到學校,等人一回校就看見我寫有『水位上升,動物絕種』的紙牌。」Lance一本正經地跟記者訴說。他除了舉牌,每星期還會預備不同的一分鐘內演說內容,有時是關於亞馬遜森林大火,有時是說綠色聖誕,為求在短時間內引起大家對環保議題的關注。

每個星期五,Lance都會在校門前向人宣講不同的環保議題。一開始時,沒有什麼人理會他,但他相信只要能提高別人的環保意識,哪管改變很輕微,也好過什麼也不做。
每個星期五,Lance都會在校門前向人宣講不同的環保議題。一開始時,沒有什麼人理會他,但他相信只要能提高別人的環保意識,哪管改變很輕微,也好過什麼也不做。

這天,他跟爸爸預備了「2020綠色新年承諾」單張,上面印上衣著、家具、交通等選項,希望不同家庭在新一年能定下在生活小節上的環保目標。Lance會向人分享自己已實行的行動,也會解釋環境問題的嚴峻。當然會有人推說趕時間而匆匆走過,但也有不少家長耐心駐足聽他的講解。

受Greta啟發走出來

不要看Lance年紀小,言行舉止卻帶有大人的身影。甫來到他的家做訪問,他就主動上前迎接,並客套地跟記者和攝影師逐個握手,說”Nice to meet you”。跟他談起明日大嶼,他立即憤怒道:「明日大嶼根本就是笨,一起完就馬上被浪沖走了。海平面已在上升,其他國家在起堤壩,我們還在起人工島?」

小人兒化身環保先鋒,全因為上年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風雲人物的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2018年8月,她於瑞典議會外發起「為氣候罷課」的行動,其後引發多個國家的學生響應,組織起”Fridays for Future”行動,每星期為引起大眾對氣候議題關注而罷課。去年3月15日,更掀起一場全球氣候大罷課,有來自一百二十五個國家共一百五十萬人參與,香港也有七百多人參與。自此香港每隔數月也會有氣候罷課,而堅持每星期有行動的暫時只有Lance一人。

Lance至少擁有三本關於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的書籍,Greta的言行對他影響甚深。
Lance至少擁有三本關於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的書籍,Greta的言行對他影響甚深。

問到Lance為何如此深被Greta影響,他說是因為Greta讓他意識到氣候問題的嚴重,及刻不容緩的行動需要。「有人跟我說不要搞,長大了才做吧;也有人說我不上學,才沒有未來呢。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情況的緊急。如果地球再升温1.5℃甚至2℃,會有很多災難。香港也會有很多地方水浸,到時大學都沒有了,都被水浸了。」

驟耳聽來可能會覺得他有點誇大其辭,並質疑為何只升了1.5℃的影響會如此之大。實際上,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指出,全球暖化確實會引發冰川融化並令海平面上升,全世界島國、低窪沿海地區將面臨海水淹沒。美國也有研究推算,如果氣候問題沒有好好處理,2050年將有三億人的家園面臨水浸風險,香港沿海地區如錦田、荔枝角、西九等一帶也會有被淹沒的風險。不過,原來上年全球已升温0.87℃,要控制升溫在1.5℃內,世界各地碳排放須在2030年前減半。

受譏笑也繼續行動

Lance之所以如此投入環保行動,還因為他在上個暑假到歐洲旅行時,參與了德國柏林的氣候遊行,讓他大開眼界。當地每星期也會有氣候罷課,而且氣氛相當熾熱,每人手執寫有不同標語的紙牌,進行整天的行動。香港9月也有氣候罷課,Lance原本興致勃勃打算參與,但其他學生因當時政治示威連連,擔心個人安全受到威脅,而取消行動。他們最終只在手臂上寫上”More than 1%”,寓意希望爭取香港的天然能源使用率超過1%,但Lance覺得這根本不能有效提高公眾對環保議題的關注。

去年7月,他參與了德國柏林的氣候罷課活動,目睹當地人對爭取環保議題的熱心,令他的環保意識再大大提高,回港後更積極實踐環保行動。
去年7月,他參與了德國柏林的氣候罷課活動,目睹當地人對爭取環保議題的熱心,令他的環保意識再大大提高,回港後更積極實踐環保行動。

見識過外地學生的行動力,回港後的反差,讓Lance憤然決定獨個兒也要繼續罷課行動。於是別人上課時,他卻拿起寫上標語的A4紙,在課室外的走廊游走喚起關注,同學當然一片嘩然。坐在一旁的媽媽Martina,回憶起也不禁啞然失笑,「當日我還遭其他家長私訊問發生了什麼事呢。」最後結果如何?Lance被老師抓住,着他到社工房。信念堅定的他卻還不心息,竟然花了整天認真地跟社工商討接下來的對策,讓人哭笑不得。最後,他決定以後一大早在打鐘前回校行動,這樣老師就拿他沒辦法了。

每個星期,也會有同學走來問他在做什麼,一開始還有些同學嘲笑他是idiot(蠢材),或指他做的事無用。問Lance會否感到失落,他卻果斷答道:「我只會為他們做不到環保不開心。我不會放棄的,Greta也做了一年,我做幾星期又有何不可?其實我不打算停的。」努力堅持過後終有一點成果,在他推廣綠色聖誕的一星期後,有家長在學校聖誕聯歡會當日,持着可重用的食物盒裝小食,跟他笑說道:「你看我聽你說了,我現在多環保。」Martina搭話說:「其實我相信很多人不做,不是因為不想做,而是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或有什麼可以做。」

由下而上做起

問Lance希望如何為環境作出改變,他就一貫說出比本來年紀成熟很多的話,「要在氣候問題上作出改變,最重要是有system change(制度上的改變)。可從兩個方法改變,包括bottom up(由下而上)和top down(由上而下)。」

2019年他由bottom up做起,先由自身在生活中作出改變。他向記者介紹了B3+2,即購物袋、水瓶、食物盒、杯及飲管(bag, bottle, box+cup, straw),平時外出他都會帶這些可重用的小品,以減少浪費。貪吃的他,還戒了牛,並少吃其他肉類。他也會盡量少坐飛機,跟家人歐遊時,除了來回兩程飛機,即使交通時間增加,中途他都是選乘火車等的陸路交通工具,以減少碳排放。

Martina說:「其實我們未必能做到完美的環保,愈多人做就愈好。每人每天做少少,最後就會有很大的改變。」Lance還會每月自發組織海灘清潔行動,希望感染更多人作出實質行動。他和媽媽在面書創建活動,每次總會引來十多二十人來參與。上個月,在大嶼山南部的清潔行動,他們撿拾了共180公斤的垃圾。另外,兩母子亦會以果皮製作環保酵素清潔劑,然後派發給朋友與鄰里,希望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有機會多嘗試實踐環保。

Martina和Lance兩母子經常一起做環保酵素清潔劑,Martina指酵素對自然無害,且清潔效能更佳。
Martina和Lance兩母子經常一起做環保酵素清潔劑,Martina指酵素對自然無害,且清潔效能更佳。

下一步是撼動制度

問他新一年的展望,他說計劃開始進行top down的行動。記得正式訪問前,記者打給媽媽Martina閒聊,她說:「他說他接下來想找東涌的嘉豪(東涌區議員李嘉豪)傾傾。」當下令記者不禁笑了笑,因為想像到一個小學生去找當區區議員商討如何改善區內問題,會是一個挺諧趣的畫面。但Lance卻是100%認真對待此事,且說得出做得到。於1月5日的東涌居民大會,他就踴躍向五位出席的區議員,發表對環保議題的看法。李嘉豪當天在面書打上對大會的總結,其中一段更對Lance的分享有正面回應,「而最特別的是,今天有一位小朋友準備了很豐富的環保政策與我們分享……他更要求我們反對明日大嶼計劃,我定不負他的所望。」

 Lance說他最喜歡的地方是科隆群島 (Galápagos Islands),有很多世界獨有的動物在島上棲息。看過大自然的美,令他更落力保護環境。
Lance說他最喜歡的地方是科隆群島 (Galápagos Islands),有很多世界獨有的動物在島上棲息。看過大自然的美,令他更落力保護環境。

Lance的行動力非凡,身為媽媽Martina也為此讚歎了一下:「這是年輕人的世代,我們香港最勁那班也是細路,細路就有着一股純真的力量。」他還加入了「350香港」關注氣候變化的組織,打算跟成員們一起草擬有關環保的問題,予有意角逐立法會議員的參選人。同時,他打算親自寫信給各間珍珠奶茶連鎖店,勸說他們減少用塑膠。接下來,他會出席有關可持續發展的會議,跟曾於《New York Times》獲獎的生態攝影師對談。其他人或會覺得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Martina卻輕嘆說:「其實他只有一個腦袋,如果大家也多做一點,就不用一個小朋友在想如何做。」

對呀,其實十歲的Lance,還是一個因為怕自己睡,把房間堆滿玩偶的小孩。當記者指着他從前的舊照笑指,跟現在的他不相像時,他是會天真、傻氣地脫下眼鏡,望着記者說:「不像嗎?脫了眼鏡就像了。」脫下粗框眼鏡的Lance,其實就是一副童真的稚臉。我看着他時在想:「也許我們都能再做更多。」

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1/tan200103salad-000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