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中環Grappas’ Cellar即將結業 失去的不只是一間餐廳

5347
12.05.2019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本地Ska樂隊The Red Stripes是Grappa's的常客,跳脫輕快的音樂令場內氣氛高漲。(攝影師:Gary Jones)
本地Ska樂隊The Red Stripes是Grappa’s的常客,跳脫輕快的音樂令場內氣氛高漲。(攝影師:Gary Jones)

今年是中環怡和大廈地庫餐廳酒吧Grappa’s Cellar(下稱Grappa’s)開業第二十個年頭,也是它面臨結業的一年。餐廳日前收到業主香港置地通知,7月租約期滿將不獲續租。有消息指業主欲改建場地為美食廣場。舞蹈團體HK Swings創辦人Karen Tong發起保留Grappa’s的網上聯署,至今有三千多人響應。那麼多人感到可惜的原因何在?我們訪問於此開show、搞show的一群,了解Grappa’s的與別不同。

相信很多人都沒去過,甚至沒聽過Grappa’s。的確,它的地理位置偏離中環最熱鬧的蘭桂坊和SOHO。想在中環飲酒,很少人第一時間想到它。正因它不在中環核心地段,餐廳早年就想到以現場表演活動吸引人流,尤其周末。初期多舉辦小型的爵士、藍調、騷靈音樂會,後來被愈來愈多搞手相中,如Clockenflap的創辦人之一的Justin Sweeting,於是節目由爵士到搖滾、由話劇到棟篤笑都有。Grappa’s成為live show熱點,曾演出的單位包括愛爾蘭搖滾樂團The Cranberries已故主音Dolores O’Riordan、美國搖滾樂隊OK Go、殿堂級爵士樂手Georgie Fame、本地樂隊觸執毛、爵士樂結他手包以正、人稱阿V的印度裔棟篤笑藝人Vivek Mahbubani等等…可算是香港現場表演文化的重要搖籃。

阿V自小己經常到Grappa's Cellar睇show或表演,他認為那兒能凝聚到志同道合的社群。
阿V自小己經常到Grappa’s Cellar睇show或表演,他認為那兒能凝聚到志同道合的社群。

中環搞indie band騷,why not?

日本數字搖滾樂隊Toe於2008年首次於香港演出,正是選址Grappa’s。搞手之一、樂評人月鳥指當時是他首度籌辦較大型的音樂會,誤打誤撞找到這場地,他憶述:「有些人一心為了往餐廳吃飯,當晚被迫買飛入場,最後也樂在其中,臨走更買下唱片留念。在中環這個金融經濟中心玩Indie Show,這極端對比很有趣。」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Grappa’s,他笑言自己一直想再去進餐,當一晚中環人,「但看來沒有機會了。」

棟篤笑藝人阿V是Grappa’s的常客,自小已經常跟父母周末到該場地看為小朋友而設的話劇。十多年前他於此地開展棟篤笑演出,由台下觀眾變成台上表演者。他認為Grappa’s的特別之處,是它不只是讓人「食吓嘢,又有騷睇吓」的地方,表演節目是場地的核心,它能凝聚志同道合的人。他最深印象是iPhone2007年全球發布會後的派對:「我那時初出道,是表演嘉賓之一,同場有其他演出,我可以跟不同表演者交流。」阿V認為這類live show場地能在香港心臟地帶生存,變成有歷史之地,十分難得,直言不解業主為何改變方向。

Karen指配時不少地產商都把文化藝術元素加入其物業,而且做得有聲有色,希望怡和大廈的業主也能看見藝術對香港的價值。
Karen指現時不少地產商都把文化藝術元素加入其物業,而且做得有聲有色,希望怡和大廈的業主也能看見藝術對香港的價值。

免場租開放舞池 時光倒流八十年

記者身邊有朋友稱Grappa’s為「跳老舞的地方」,他們口中的「老舞」是流行於四十年代的Swing dance。把此舞蹈引進香港的是Hong Kong Swings創辦人Karen Tong,也正是網上聯署發起人。舞團自2006年起,每逢星期三晚,都會於Grappa’s舉行免費舞會,即使頭三、四年只得小貓三兩隻,場地仍免場租為他們開放舞池。發展到今天,每個星期三的舞池都擠滿人。

除了Grappa’s,Karen多來年曾於蘭桂坊不同酒吧舉辦舞會,但大多只合作一年,只有Grappa’s十三年來無間斷合作。不少活動搞手不約而同指出,在香港找場地極度困難。政府表演場地通常要半年至一年前預訂;在部分私人場地舉辦賣票活動,先被場地抽取高百分比的門票收入,所剩收入根本不夠支付表演者,活動搞手逼不得已把票價定得高昂,因此有Grappas’s這類免費場地是不可多得。

Karen對這地方充滿感情:「如果沒有這地方,我們這個社群根本無從建立。社會愈來愈疏離,它令人與人之間產生真實的連繫和歸屬感。」Karen又指不論大家有否參與過Grappa’s的活動,它的消失不只是一少撮人的事,因每個城市都需要文化藝術,讓個人與社群和社會連結。

場地開業二十年,無數本地和國際的表演者曾在那裡演出。
場地開業二十年,無數本地和國際的表演者曾在那裡演出。

難忘爵士樂活字典Georgie Fame

餐廳要結業,最大影響莫過於老闆本人。創辦人JR Robertson的兒子John Robertson現時是Grappa’s所屬的El Grande Holdings集團的市場經理,亦是主理餐廳內表演節目的負責人。Grappa’s是現時集團十三間餐廳中最老字號的,在John和家人的生命中佔上重要席位。他和家人都是樂迷,少年時期已常到live house看表演,沒想到後來會成為搞手:「辦活動讓我跟本地和國際的音樂圈中人建立了深厚關係,我很珍而重之。想起我們為英國爵士樂手Georgie Fame辦音樂會時,我帶他到處遊覽,他是爵士樂活字典,跟他相處非常難得。與從小聽到大的樂隊The Professionals、The Damned,和José González合作都十分難忘。」

被問到Grappa’s可有搬遷計劃,John指暫時未有,要找到如此格局的場地並不容易。集團並非首次面對旗下餐廳因業主不續約而結業,2016年位於太古廣場的Grappa’s Ristorante要結業時,一眾律師常客亦曾發起網上聯署希望留住餐廳,最終餐廳搬到附近的皇后大道東繼續營業。而當時的聯署人的理據單純是:「我們經常來吃飯,這是我們的community!」

三千多人聯署,期望保留這個可以看表演、跳舞、社交的回憶之地。業主會否看得見它的價值,回應這微小卻重要的訴求呢?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resize-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