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家正
熱門文章
黃家正
正一大師

黃家正專欄:Good Will

194
03.05.2018

做音樂人最忌太固執,一成不變,故步自封。

我一向喜歡我的鋼琴座椅比較高,受以前的教授影響。但最近因為想尋找新的鋼琴發聲系統,不斷在網上看影片和讀一些資料,發覺到比較低的座椅可能更適合我。原因是我比較瘦弱,若果坐得太高的話比較難用整個身子的重心發聲。雖然低座椅會令到有一些的手臂動作比較麻煩,但這也算是個新方向。

另外我有另一個謬誤,便是手指的弧度。雖然我並不會用上極度彎曲的手指,但因我為人比較執着和肯定的關係,我喜愛彈出來的聲音非常清楚。但問題是當我本身手臂已經比較瘦弱,再加上太過articulated的發聲,那便令到整體的音色缺乏溫暖和厚度。我一直以來想從丹田和聲音的濃度去解決這個問題,但想不到一直以來我的老師其實也是對的:不要用彎手指,打平關節,放慢按鍵速度。

很深入了解我的老師很清楚我的為人非常「有決心」,”with strong conviction”,我對我自己認清的事情有非常強的主意。雖然我自問我並不是一個固執的人,但若果別人要改變我的想法,其實我是需要他們有比我更大的決心和主意去說服我的意見。我不是固執,但我是太強勢。

所以在成長的路程上有機會看到新的意見,不同的看法,而且嘗試去放下自己(可能絕對是對的)想法,你會發現雖然本身你可能已經有了答案,但原來新的可能性會比你本來的做法更好。

我也在想,除了音樂以外,我做人的方式會不會有很多時候也有同樣的問題?我想,絕對是有的。在音樂上起碼有些東西是抽離的,客觀性的,令別人可以跟我說一些我不知道的看法。相比下,別人可會告訴我我的為人有什麼不足、不夠、不好嗎?若果我行差踏錯,一意孤行, 故步自封,有人會提醒我嗎?

想下來,真的害怕。只可記得電影《Good Will Hunting》的一句:

“A best friend is someone who tells you the truth.”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眼鏡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